章節目錄 第54章 共枕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54章 共枕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以為他反悔了,驚叫出聲,“王爺!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顧長夜合上眼,眉心煩躁的蹙起。

    半晌,黑夜中傳來顧長夜疲累的聲音,“我累了,再出聲,我就封上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花枝便不再言語,連呼吸的聲音都盡量放弱,生怕打擾到他。

    可偏偏她的心跳聲,格外的響亮。

    至少她自己是這樣認為的。

    上一次剿匪之行是同屋,這一次,竟然要和顧長夜同床共枕。

    花枝的心跳一下快過一下。

    這樣躺在一張床榻上,是不是就算是她的通房了?

    花枝一個人胡思亂想著。

    她緊張地看著黑暗中顧長夜躺著的方向。

    顧長夜閉著眼睛,鼻間那股花枝身上的香氣還沒有散去。

    剛剛他本覺得有些困頓了,可此刻卻又睡不著。

    全因身旁花枝的視線太‘吵’。

    她不是夜盲嗎?什么都看不到,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顧長夜低沉的嘆出一口氣,幽幽說道:“睡不著?那就繼續剛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花枝被嚇得一哆嗦,本能的合上眼裝作睡著的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睜開眼,扭頭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緊抿著唇,一看就是無心入睡。

    顧長夜心想,或許花枝不是對他不說謊,而是她根本不會說謊,一說謊就全部寫在臉上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他的眉眼微微一沉,對于皇宮的事情,心中滑過一抹疑惑,不過夜深了,他也沒有緊抓著不放,又將臉轉回原位,重新合上眼。

    整整一夜,花枝未曾入睡。

    她閉著眼不敢睜開,可躺在顧長夜的身旁,也不敢入睡。

    雙手被綁在身后,顧長夜也沒有幫她解開,只能保持最不舒服的姿勢側躺著,一條胳膊都已經被自己壓發麻,她也不敢挪動身體,生怕吵醒顧長夜。

    卻不知,這一夜顧長夜也沒有睡著。

    雖合著眼,但顧長夜的心思一直注意著身旁的花枝。

    知道她也是在裝睡,顧長夜也沒想要戳穿她。

    卯時剛到,顧長夜便起身穿戴。

    花枝以為他平日里都是這個時辰起,也沒有多想,只是念著他終于要離開了,她也不用再這樣緊繃著了。

    她偷偷將眼睛睜開一條縫隙,看著他穿戴整齊,然后又轉身向床榻這邊走來,花枝急忙將眼睛又合上。

    顧長夜在床榻邊站了片刻,然后驀地彎腰靠近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再一次緊繃起來。

    耳邊是他越來越近的呼吸,讓花枝想起昨夜,他的唇貼在自己耳垂上時的滾燙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顧長夜想要做什么,身體不自控地微顫起來。

    被綁在身后的雙手倏然一松。

    顧長夜和她緩緩拉開距離,然后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一直聽到關門的聲音,花枝才敢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屋內已經變得空蕩蕩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自己已經被松開的雙手,一陣發怔。

    她想,自己或許永遠也無法看懂顧長夜這個人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坐在書房里,一只手輕揉著太陽穴,來緩解一夜未眠留下的頭痛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李叢走進來,將一張紙呈到顧長夜桌前,“我在金豐山那名死掉的刺客的手臂上,發現了這個樣式的文身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接過紙,視線在上面掃過,是一只飛翔的獵鷹紋樣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線索了,那就繼續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叢重新接回紙張,忍不住開口說道:“沒想到阿奴下手還真是又穩又狠,昨日我去看了那刺客脖子上的傷口,一看傷口就是極深的,看阿奴平日膽子挺小的樣子,還真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微垂眼眸,思緒隨著他的話飄遠。

    “本來不敢,可那人要殺你,再不敢也要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話在腦海里響起。

    她愿意在危險時擋在他的身前,也愿意為了他克服懦弱,將手中的利刃對準他人。

    想到這,心頭沒來由的一跳,顧長夜緊蹙眉心,抬手捂住心口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從未有過。

    看見他忽然捂住心口,李叢以為他是身體哪里不適,急忙開口問道:“王爺,您身體不舒服嗎?”

    “無事。”他淡淡地說道,然后便背靠在椅子上合上眼。

    定是他昨夜沒有休息好,所以才會有剛才那種陌生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叢作揖應答,然后便恭敬的退出房間。

    本以為可以小憩一會兒,可李叢前腳剛走,后腳沈憐的婢女子俏便一臉焦急地跑進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快去看看小姐吧!小姐已經病了好幾日,可就是不吃不喝,再這樣下去,人就要堅持不住了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睜開眼。

    自打從皇宮回來后,他便一直沒見過沈憐。

    前幾日他收花枝做通房的事,沈憐還為此大鬧了一次,那幾日他正是煩躁的當頭,不想自己將火氣發在她身上,便也沒有去見她,任由著她鬧了。

    “病了?怎么現在才說?”顧長夜冷聲問道。

    子俏急忙說道:“小姐不讓說,這幾日小姐一直郁郁寡歡,但總是念叨著不想您擔心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鼻間沉沉的嘆出一口氣,然后站起身,向沈憐的院子而去。

    “憐兒。”

    他在門外輕聲喚道,未得到回應,猶豫片刻直接推門走進去。

    屋內卻不見半個人影。

    顧長夜正疑惑時,忽然門后閃出一個人影,下一秒便從背后緊緊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?”沈憐緊緊抱著他的腰。

    她并沒有生病,是她讓子俏將顧長夜騙來的,這段時間因為她鬧脾氣,顧長夜一直躲著不見她,她只能想出這個方法了。

    這幾日,她感覺自己幾乎快要瘋掉了。

    她聲音里是顫抖的哭意,“顧長夜你是故意的嗎?明明知道我喜歡你,為何要收阿奴做通房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難受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背脊繃緊,良久,沉聲說道:“憐兒,松手,這樣成何體統!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!我放手的話,你就會離我越來越遠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小叔叔!”

    “我喜歡你,我不要你做我的小叔叔,顧長夜你不要阿奴好不好,要我吧!我也可以......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顧長夜低吼一聲,打斷了沈憐的話。

    他硬生生將腰間沈憐的手拿開,轉過身看向沈憐,冷冽的臉龐緊繃著,對她是從沒有過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有些界限我是不允許你越過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沈憐仰頭望著他,胸腔里燒的不知是對顧長夜不解風情的怨火,還是被花枝搶走心上人的妒火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,看著顧長夜一字一句問道:“所以,你承認你喜歡上阿奴了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