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55章 畫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55章 畫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承認你喜歡上阿奴了?”

    沈憐的質問,讓顧長夜的心頭失控的一跳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閃過一抹錯亂,但只是一閃而過,緊接著周身冒出戾氣。

    “我對她,沒有半點喜歡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低的好似從深淵中發出。

    感覺到顧長夜生氣了,可沈憐依然固執的追問:“你說你不喜歡她,那為何要選她做通房?”

    “你還小,這種事不該你過問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?阿奴的年紀和我一邊大!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你總說不一樣,到底哪里不一樣?”沈憐紅著眼睛看著他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每夜顧長夜都會給其他女子愛憐,沈憐的心就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因為母親的囑托,你不敢辜負,所以你才一直將我當作親人,那你大可不必,我已經長大了,若你真想照顧好我,那便不要再把我當做個孩子,而是把我當做一個女子,愛我照顧我,那才是我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默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幽幽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歡她,對你,也沒有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沈憐失措地看著他,下一秒眼淚決堤,“同樣都是不喜歡,那你為何愿意碰那個阿奴,也不愿意碰我?就因為她長得比我漂亮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顧長夜冷冰冰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好!你可以不要我,但我也不許你碰阿奴,只要不是她,我可以接受任何一個人成為你的通房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蹙起眉頭,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因為她配不上你!哪怕只是通房,她也不配!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,忽然覺得眼前的沈憐很陌生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她對花枝表現得很友善,可眼下那些友善全部變成了憎惡。

    就好像過去的那些,全部都是偽裝給他看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事,你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停頓一下,接著繼續沉聲說道:“今日你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,這幾日便在屋內反省,沒有我的允許,不許離開屋子半步。”

    說完,顧長夜越過她向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沈憐握緊拳頭,指甲陷進掌心肉內,卻感覺不到半點疼痛。

    “騙子!!你分明就是對她動心了!”

    身后是沈憐聲嘶力竭的怒吼。

    顧長夜回到書房,走到書架前,從最上面取下一個精致的木盒。

    本來冰冷的視線,落在木盒上的瞬間變得溫柔。

    他輕輕打開木盒,盒子里用白色的錦緞包裹著一個畫軸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伸出手,指尖落在畫軸之上,反復的摩挲,每一下都裝滿了許多的不舍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舍得打開畫軸,每看一次這幅畫,都會讓他體驗一次和畫中人生離死別的滋味。

    可他又總是想去看這幅畫,因為他也只剩下這幅畫,可以懷念那個人。

    他拿起畫軸,小心翼翼的攤開。

    畫上一名女子坐在梔子花下,雙瞳剪水,巧笑倩兮地望著飛舞落下的花瓣。

    她的笑,穿過了時光,穿過了畫紙,仿佛就在顧長夜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長夜,別人說的那些都不要聽,不要信,若日后再有人欺負你,姐姐便去將他們打跑!”

    顧長夜合上眼,掩去眸中痛苦地神色。

    如今,這個將他護在身后的女子,已經不在人世了,換他來護著她的女兒,可他卻沒有做好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我沒有照顧好憐兒。”顧長夜看向畫上的阮靈,輕聲說道:“這些年我一直將她如視珍寶,卻沒想讓她生出了旁的心思,是我辜負了你的囑托。”

    他低垂眼眸,向來涼薄的眉眼出現裂縫,從中流出一抹悲傷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的女兒,等同于我的至親,我對她半點男女之情都沒有,你放心,我會幫她尋找一個好的夫家,定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傷害的。”

    向畫中人傾訴完,顧長夜又恢復往日的涼薄,將畫軸重新收回木盒中,準備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收回手時不小心碰到一旁的畫軸,最上面的一副便從高處掉落下來。

    綁畫軸的繩子未系好,畫軸一落地,便順勢在地上攤開。

    顧長夜低頭看過去,眸色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是之前花枝畫的那副假的百鶴朝仙圖。

    半闔眼的菩薩剛好與他的視線對上。

    “騙子!!你分明就是對她動心了!”

    顧長夜想起沈憐說的話,心頭又失控地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他怎么可能會對花枝動心?他恨她討厭她,而且對她半點動心的感覺沒有,怎么可能喜歡。

    女子最重要的便是清譽,他只是想用通房一事毀掉花枝的清譽罷了。

    他抬手煩躁的將畫軸合上,隨手扔到一處角落,便轉身走出書房。

    今夜他并不打算去找花枝,若是他夜夜都與她糾纏,定會讓花枝以為自己有多癡迷于她。

    向自己的房間走去時,顧長夜忽然發現偏房內沒有一點光亮。

    顧長夜瞥向站在角落里的侍衛,冷聲開口:“阿奴呢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爺,今日阿奴也回她之前住的那個院子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皺起眉頭,“還沒回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還真是敢挑戰他的耐性。

    顧長夜轉身想去把她抓回來,可走到院子門口時又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“你們去將她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命令完,便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他不應在花枝身上浪費太多精力,這種事情交給侍衛去做正好。

    窗外,夜風吹得樹枝沙沙作響。

    顧長夜洗漱沐浴好之后,便躺在榻上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明明已經感到很累,可偏偏就是無法入睡。

    只要一閉上眼睛,痛苦地記憶便會清晰的浮在眼前。

    這是多年的老毛病,他已經很久沒有安穩的睡過一覺了,那些噩夢從不曾被他遺忘。

    顧長夜煩躁的翻個身,卻還是沒有睡意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緩緩睜開眼,猶豫片刻還是起身,從一旁的抽屜里拿出一個香囊。

    重新躺下,他將香囊放在鼻尖輕嗅。

    香氣已經淡的快沒有了。

    心底略有些失望,顧長夜惱火的將香囊一把丟在地上。

    自從有了花枝的這個香囊,他倒是睡得還不錯。

    可這件事卻讓顧長夜感到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盛夏的夜,連人心都變得比往日更加焦躁。

    輾轉反側不得眠,最終顧長夜終于耐不住,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他走到屋外,抬頭看向清冷的月光,然而他的眸光要比月光更加清冷。

    偏房的窗戶還亮著。

    他皺眉看過去,腳下不由自主的向偏房走去。

    未等他伸手推門,偏房的門忽然自己打開。

    花枝沒想到門口站著人,直接向外走出去,一頭便撞在顧長夜的胸膛上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