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56章 真正的安神香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56章 真正的安神香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被撞的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頭頂傳來顧長夜冰冷的嗓音,花枝的身體倏然繃緊。

    她驚慌地抬起頭,看向只穿著中衣站在門前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這么晚他穿成這模樣,花枝便立刻想到什么,驚恐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,我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幽深的眸子落在她身上,上下掃視一番。

    他抬腳走進屋內,背著身子將門合上。

    看見他關門,花枝便更加緊張。

    “我問你,想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想回去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冷冽地看著花枝,一步一步向她靠近,最后將她逼迫到退無可退時,二人才停下步子。

    “阿奴,不要挑戰我的耐性,你最好每夜都回到這個房間里,否則,下次就不只是讓人把你抓回來這么簡單了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的氣勢太過強大,壓迫的花枝只能巴巴的仰頭望著他,不敢移開視線半分。

    下一秒,顧長夜一只胳膊將花枝夾起,直接將她扔到床榻上。

    顧不上身體摔得鈍痛,花枝手忙腳亂的揪起一旁的被子,將自己整個包裹進去,在被子里顫抖地說道:“王爺,我不舒服,今日可不可以放過我?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那一團被子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什么今日不舒服,都是借口。

    她就如此不愿做他的通房?還是說她根本看不上他這個王位,心里只惦記著勾引皇上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火氣又被勾起,抬手一把扯開花枝的被子,滿眼怒火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不想浪費力氣,你最好自己主動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,我是真的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急切的說著,可未等說完,顧長夜便脫掉鞋子,躺到床榻上。

    他閉著眼睛,眼底有一片青虛的痕跡,一看便是沒有休息好的樣子。

    花枝知道他失眠的毛病,過去長柳念叨過這件事,她便一直記在心上,所以才會做出霧里看花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本就是想來看看她在做什么,警告她一下,可怎么一眨眼自己又躺到床榻上了?

    他暗暗蹙起眉頭。

    花枝縮在床榻的角落里,看到他皺眉,以為他不舒服,心里又怕他,又忍不住想要去關心他。

    他偶有頭痛的毛病,一定也是平日里睡不好落下的病。

    忽然,花枝想起,上次顧長夜似乎對霧里看花的香氣很喜歡。

    她摸向自己的腰間,但發現自己的身上已經沒有香囊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拿出自己身上的一張帕子。

    “王爺,這個帕子上有霧里看花的味道,若是無法入睡,便將這個帕子鋪在枕上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幽幽睜開眼,看向她手中的帕子。

    是一張粗麻制的簡陋帕子,看起來十分寒酸,但好在很干凈。

    花枝也知道自己的這條帕子寒酸,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王爺,我就只有這一條帕子......”

    她偷偷向顧長夜瞄去一眼,發現他臉色緊繃著,以為自己又惹他生氣了,便緩緩地要收回手。

    他肯定覺得這個帕子惡心,還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“給我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聲開口。

    花枝震驚的看向他,不確定剛剛是不是自己聽錯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面無表情地看著她,又將那二字重復一遍,“給我。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將帕子遞過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拿著帕子,并未像花枝所說的那樣將帕子鋪在枕上,只是攥在手心中,看著她冷聲命令道:“躺下。”

    花枝畏懼地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歡把話再重復一遍。”說完,他緩緩合上眼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的臉,雙手緊張扯著自己的衣角。

    看起來顧長夜并沒有打算強迫她的樣子。

    或許他只是想在這里睡一覺而已。

    雖然,他躺在自己身側也是一種煎熬,但卻也比他發起火,壓在她身上時的模樣好多了。

    躊躇半晌,花枝才慢吞吞的爬過去躺好。

    二人之間的距離幾乎可以再躺一人。

    顧長夜感覺到她整個人瑟縮在最里側,但沒有出聲說什么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手,一道掌風掠出去,燭火一晃便瞬間熄滅。

    屋內驟黑,花枝的心也跟著緊張的一跳,身體緊繃起來。

    半晌,花枝聽著顧長夜均勻的呼吸,心里暗暗想他是不是睡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她壓低聲音弱弱的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確定他睡著了,花枝這才松一口氣。

    昨日一整夜她都緊繃著,眼下一放松下來,困意頓時襲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她便沉沉睡過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睜開眼,偏過頭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的睡顏很乖巧,和她醒著時一樣,連呼吸都小心翼翼,放的很輕,像是怕吵到他一樣。

    這幾日,王府里有關她的閑言碎語越發多起來,顧長夜聽侍衛講了一些,甚是難聽,若換成旁的女子,怕是聽了都會想不開。

    若她每日都躲在這偏房里,或許可以躲掉那些傷人的話,可她偏偏要往那個破院子里跑。

    這便是她自找的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花枝,連他自己都未發覺,他向來喜歡緊皺的眉頭緩緩地松開。

    他將手心中攥著的手帕放到鼻間輕嗅,白檀橘皮的清香沁人心脾,混著花枝身上那股泛著暖意的甜香。

    閉上眼睛,那些擾人的畫面也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呼吸慢慢放緩,困意襲來。

    剛準備入睡,忽然一個溫暖的身體緊貼到他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他倏然睜開眼,皺眉看向身旁。

    涼被都蓋在顧長夜的身上,花枝整個人都在外面,雖是夏夜熱得很,但花枝從小怕冷怕慣了,本能的便向身旁的被子湊過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若有所思地看著睡夢中的花枝,她的頭頂著他的胳膊,在睡夢中還蹭了蹭。

    窗外的夜風吹進來,帶著霧里看花的香氣在床榻上蔓延開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光微微一顫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他便確認了,霧里看花的香氣雖是安神,可真正讓他有困意的是花枝身上那股泛著暖意的甜香。

    本來懸在半空想要推開花枝的手,又慢慢地縮回來......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花枝醒來時,身旁已不見顧長夜的身影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自己身側的床榻一陣發怔。

    她沒想到,自己真的成了顧長夜的暖床通房。

    花枝垂下眼簾,卻掩不住眼底的失落。

    她不想成為他的通房,失去最后的尊嚴,可她又無力向他反抗。

    換好衣裳,花枝走到前院,所有的下人看到她都會刻意將視線移開,偏偏又不掩飾眼中的輕蔑。

    雖然從前就和他們關系不好,可眼下他們對花枝的厭惡更變本加厲。

    花枝壓下心底的難過,向前邁出一步。

    突然,不知何處飛過來的石頭,狠狠地砸在她的頭上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