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57章 一眼萬年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57章 一眼萬年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石頭不偏不倚的砸在額角上,瞬間便有鮮血流出來。

    花枝急忙捂住傷口,然后向石頭飛來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玲瓏和幾個小婢女站在不遠處,捂嘴偷笑著。

    在她們身后是眼底裝滿難過的小舞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小舞,嘴巴張了張,最后什么也沒說出來又合了上。

    她已經是顧長夜的通房,再解釋那么多又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花枝緊緊地捂著額頭上的傷口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“我看王爺也就是一時新鮮,她成不了氣候的,你看這都幾日了,王爺除了夜里去她的房間,白日里對她半點不理睬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的啊!一個通房,連妾都不如,她還以為自己用點手段,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?做夢吧,這種下賤的人不用給她好臉色!”

    花枝低下頭,不停地告訴自己,不要理會周遭的閑言碎語。

    可這些話落在耳里,還是讓人難受。

    明明她本就一無所有,可眼下她發現自己還在不斷地失去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負手立在書房的窗口前。

    窗外,陽光和煦,梁上的燕成雙成對,銜著不知從哪里撿的樹枝筑成巢穴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深遠,身旁是一封已經拆開的信。

    這封信是宮里的人帶出來的,顧長夜兒時照顧過他的路嬤嬤,因為年紀大了,顧長夜便想請皇上給個特許,讓他將路嬤嬤帶回王府,安度晚年。

    皇上已經同意此事,只等著三日后,他派人去接路嬤嬤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兒時除了母妃的陪伴,便是路嬤嬤的悉心照顧。

    那時,他年紀尚小,還沒有遇見阮靈,在皇子中并不受寵,受盡旁人冷落。

    路嬤嬤并沒有像其他勢力的奴婢一樣,對他置之不理,顧長夜很是感激,如今路嬤嬤年紀大了,換成他來照顧自是應當。

    “李叢,你去安排一下,三日后去將路嬤嬤接回王府吧。”

    李叢點頭應答,“是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重新回到窗外,忽然看到院子門口的身影,眸光一沉。

    花枝見顧長夜看到自己,腳下的步子下意識后退一步,緊接著又停住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見她額頭上的傷口,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花枝已經將額頭上的傷口簡單的處理過。

    傷口不大但很深,每碰一下,花枝都會疼的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處理好傷口后,她也不知是怎么了,不由自主的便走到書房這里。

    雖然她眼下的所有委屈,都是因顧長夜而起,可眼下她只有顧長夜一人是心底的依靠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在花枝額頭的傷口上停留片刻,然后沉聲對身后的李叢說道: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叢應是,匆匆退下。

    等到李叢離開,顧長夜才又冷冽的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見顧長夜叫她,花枝微怔,躊躇片刻才挪動腳,向顧長夜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到窗前停下,卑微的低下頭,“王爺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膽子大了,這里是你該來的地方嗎?”顧長夜冷聲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本能的打個哆嗦,搖搖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停在她額頭的傷口上,微微蹙眉,但并未打算去過問傷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進來。”他冷聲說完,便轉身走進屋內。

    一聽到讓她進書房,花枝有些驚慌。

    見她遲遲沒有進來,顧長夜不耐煩地又重復一遍,“進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這才緊張的抓著衣擺走進去。

    “茶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低頭寫著奏折,聲音冷漠的命令著。

    花枝已經有些時日沒有來書房侍奉,聽到顧長夜的命令,一時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半晌,顧長夜抬起頭,眸光冷冽地看著她,“怎么?難不成你以為成為通房后,這些事情都不用做了嗎?”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用力搖頭,然后急忙走到他身旁,拿起一旁的茶壺,將他手旁的茶杯續滿。

    顧長夜淡淡地瞥了一眼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指尖上還殘留著未擦凈的血跡,應是額頭傷口留下的。

    心底莫名的一跳,顧長夜強行把視線收回,讓自己不要去在意花枝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低頭沉默的處理著公事,花枝在一旁也不敢做聲。

    她靜靜地看著顧長夜的側臉。

    無論做什么事情,他永遠都很認真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一陣出神。

    感覺到花枝的視線,讓顧長夜有些不舒服,他有些不悅的開口:“你有什么想說的嗎?”

    花枝驚醒,連忙搖頭,想了想又弱弱的開口問道:“王爺,我有件事情想問你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微挑眉頭,并未看向她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王爺當初為何要買下我?”

    她很早就想問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那段記憶,是花枝黑暗可怖的過去里,唯一值得珍藏的記憶。

    那時的花枝又丑又瘦,在鬼市里屬于下等貨,就算是買回家做體力活,也沒有人愿意要。

    為了不虧本,販賣花枝的人便將她和瘋犬關在一個大鐵籠子內,讓她和其搏斗,以此吸引別人的眼球來換取錢財。

    可她哪有什么和瘋犬搏斗的能力,被關進去就只能干等著被撕碎吃掉。

    她已經絕望,并沒有打算反抗,反倒盼望著那兩條瘋犬,能快點結束她的生命,這樣她還能少遭點罪。

    正是這時,顧長夜忽然出現。

    二十歲的他還帶著未完全褪去的少年氣,白衣玉冠,將鐵籠子的鎖鏈一刀劈開。

    在花枝眨眼的瞬間,那兩條瘋犬就便死在顧長夜的刀下。

    “這個孩子,我要帶走。”他冷面冷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販賣花枝的男人有些不滿顧長夜的插手,語氣蠻橫地說道:“你是什么人?想帶走這個孩子要一百兩黃金,你付得起?”

    花枝哪里值一百兩黃金,男人是掐準了,沒人愿意花一百兩黃金買走她這種又丑又沒用的奴隸,才隨口說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偏頭,唇角噙著一抹冷笑,語氣有些輕蔑地問道:“你值一百兩黃金?”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他,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他是在問自己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轉過身,俊秀的臉上卻鋪滿了寒意。

    可那一眼,還是讓八歲的花枝記了一輩子。

    “想活下去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花枝能看出他眼中的嫌棄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看著面前的手,本來已經沒有了生的念頭,忽然因為面前這個男子,她又很想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無所有的花枝,在顧長夜打破牢籠后,花枝擁有的一切都變成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想活下去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