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58章 親切的畫中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58章 親切的畫中人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因為她說想要活下去,顧長夜便花一百兩黃金將她帶回王府。

    花枝收回思緒,看著眼前已褪去少年氣的男人。

    曾經她心中的敬仰,已全部化成愛意。

    “王爺當初為何要買下我呢?”

    她問完,顧長夜的臉色便緊繃起來。

    他的眸光變得幽深。

    顧長夜不知花枝為什么突然問起這個,心道她莫不是聽說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問這個?”

    花枝低下頭兩只手擺弄著衣擺,弱弱的回答道:“我只是好奇,王爺討厭我又丑又臟,我生的塊頭又不大,體力活也做得不好,王爺為何還要花那么多銀兩,把我買回來?”

    顧長夜未抬頭,所以花枝并沒有看到,此刻他眼底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是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......”花枝偏頭想了想,猶豫地說道:“或許只是王爺可憐我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隨著她的話冷笑一聲,并未開口正面回答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記得是我救得你就夠了。”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十分陰冷。

    花枝偷偷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記得,連帶著自己的命都愿意拿出來還給他。

    “王爺!”

    忽然書房的門被打開,子俏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惱火地抬起頭,因為子俏是沈憐房里的丫頭,他便給了許多優待,可她三番五次未經允許便闖進書房,已經觸及他的底線。

    他剛想開口處罰子俏,卻沒想子俏搶先開口說道:“王爺,小姐她剛剛想不開......上吊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騰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。

    他從來都是像帶著一張冰冷面具在臉上,可現在花枝卻從這張面具上,看到了波瀾。

    沈憐是他的心頭肉,她出事了,他定是著急的。

    也顧不上問清情況,顧長夜便沖出書房。

    花枝本也想跟上去,心想自己或許能有幫上忙的地方,可人還沒走到門口,子俏忽然沖到她的面前,兇狠的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花枝身體倒退,重重地撞到身后的書架上。

    書架被撞的劇烈晃動,最上面的一個木盒掉落下來,‘咚’的一聲掉在地上,頓時將盒子和蓋子摔成兩半。

    子俏看著摔壞的木盒,臉上露出驚慌。

    她目光閃爍的看向花枝,指著她的鼻子說道:“你,你不要跟去壞小姐的好事!還有這木盒是因為你撞到書架上,所以才會掉下來摔壞的!你自己想辦法和王爺解釋吧!”

    說完,子俏便慌張的扭頭跑掉。

    花枝低下頭看著地上摔成兩半的精致木盒,也有一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緩緩蹲下身子,將木盒的蓋子撿起,然后撿起從盒子里滾出的畫軸。

    畫軸上的帶子未系,花枝一拿起,畫軸便自己順勢攤開。

    一個傾城美人頓時落入眼簾。

    她坐在梔子樹下,有花瓣落在她的發頂,她的肩膀,她的衣角。

    女子的雙眸彎起,似是彎彎的月牙,唇畔的兩個淺淺梨渦讓人心醉。

    明明這是花枝第一次見這畫中的女子,可卻莫名地覺得親切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一路走的急匆匆,到達沈憐的房間時,李婆婆剛給沈憐蓋好被子。

    看見顧長夜,她滿是皺紋的臉立刻皺在一起,一副替沈憐委屈的模樣,抹著眼角的淚花說道:“王爺您可總算來了!”

    “憐兒呢?”顧長夜緊皺著眉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老奴已經服侍小姐躺下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目光越過李婆婆,看向躺在床榻上的沈憐,便抬腳走到床榻邊坐下。

    沈憐平躺在床榻上,面無血色,白皙的脖頸上一圈青紫的勒痕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皺的更深。

    沈憐緩緩睜開眼,看見他頓時眼中蒙上一層水汽。

    “你來了。”

    哪怕沈憐沒有喚他小叔叔,顧長夜也顧不上糾正她,輕聲問道:“可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沈憐唇角露出一抹笑,有氣無力地說道:“對不起,上次是我不好,你是對我最重要的人,我是真的怕你被別人搶走,一時接受不了,所以才會失控......我沒臉見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準做這種傻事了!”顧長夜倏然臉色繃緊,嚴厲地說道。

    他略停頓,聲音又柔和下來,“我永遠是你的小叔叔,不會被任何人搶走。”

    沈憐看著他點頭,眼淚已從眼角滾落。

    顧長夜面上沒有什么波瀾,心底卻是心疼的。

    沈憐到底還是個孩子,有些事要慢慢教給她,她才能懂。

    想著,顧長夜覺得是自己上次過分了。

    沈憐忍不住開口說道:“我以后再也不會因為阿奴的事情鬧了,所以不要生我的氣了,好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,眸色柔和下來,“我沒有生氣,這幾日你在房間里好好養身體,等你身體養好了,小叔叔便帶你去城外的天虹池。”

    沈憐過去就念叨著想去,他一直記得。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沈憐臉上的笑容燦爛起來,“好!”

    顧長夜安撫好沈憐后,便輕聲走出沈憐的房間,李婆婆便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照顧好小姐,如果再發生這樣的事,小姐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,你們就都不用活了!”

    感覺到顧長夜一身的寒氣,李婆婆連忙的點頭。

    等顧長夜走的不見身影,李婆婆才急忙轉身進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王爺呢?”沈憐已經在床榻上坐起來,臉上雖依然沒有血色,可是已經不見剛才楚楚可憐的模樣。

    李婆婆一副諂媚的樣子走上前,“王爺已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憐拿起一旁的小銅鏡,照著自己青紫的脖頸,嗔怨道:“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喲!這不弄成真的,怎么騙得了王爺啊!”

    “也是,只要能讓他消氣,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沈憐放下鏡子,眼角露出陰險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過一個通房而已,她忽然想通了,顧長夜到底是個男人,喜歡新鮮事物,等到他對花枝膩了,自然便會趕她走了。

    不能因為這種小事,和顧長夜生出隔閡。

    “這次事情辦得好。”說著,沈憐拿出一錠金子扔給李婆婆。

    李婆婆拿著金子歡喜地離開屋子。

    沈憐起身走到門口,面色陰冷可怖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讓任何人,將顧長夜從我身邊搶走的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回到書房時,看到花枝正站在他的書桌前,手中拿著一副畫軸看得出神。

    他眉頭緊鎖。

    都忘記她還在這了。

    他朝花枝走過去,正準備開口說話時,目光落到她手中的畫上。

    看清她手中的畫,顧長夜的臉色倏然露出狠戾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