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61章 蠱惑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61章 蠱惑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老奴伺候別人慣了,眼下讓別人來伺候,老奴反倒不舒服,王爺一直惦記著老奴,老奴便心滿意足,那兩個小婢女老奴讓她們去別處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吟片刻,說道:“嬤嬤的身體還是需要人伺候的,讓你在花園里迷路,那二人也該罰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微微蹙眉,“是老奴趕她走的,王爺未免也太嚴厲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路嬤嬤扭頭看向花枝笑起來,“怪不得這丫頭這么怕你,王爺冷著臉,老奴看了也害怕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低著頭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顧長夜冷聲命令道。

    花枝這才抬頭看向顧長夜,心下緊張的很。

    婆婆這時插嘴進來,“阿奴可是幫了老奴,王爺不會也要罰她吧?”

    顧長夜喉嚨里的話一頓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和花枝撞上,十分凌厲地盯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已經大約猜出了這位婆婆的身份,知道今天自己僭越了,本來因為畫的事,顧長夜還在氣頭上,眼下定是更氣惱了。

    于是,花枝低下頭乖巧的走向他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是我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錯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這位婆婆......嬤嬤的身份,僭越了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花枝被嚇到的模樣,開口說道:“王爺,老奴的身份同這丫頭沒什么兩樣,同為奴婢何來的僭越。”

    “路嬤嬤有所不知,阿奴和你可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顧長夜的視線一直落在花枝的身上,不曾挪動半分,“阿奴是王府里最下等的奴隸,不能同任何人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有些驚訝的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如此漂亮可人兒的姑娘,怎么是最下等的奴隸?

    路嬤嬤想了想,開口說道:“王爺,阿奴到底是幫了老奴,老奴很喜歡她,王爺若想找人照顧老奴,不如就讓阿奴到南苑陪老奴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沉默,半晌才開口緩緩說道:“她不行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微怔,不明白顧長夜怎么一面像是極討厭阿奴的樣子,怎么一面又不肯將阿奴割讓出來?

    她轉頭看向顧長夜身旁的花枝,在花枝微微抬頭的一瞬間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這丫頭的眉眼,像極了王爺一直惦念的阮靈姑娘。

    路嬤嬤笑著嘆氣,“既然如此,那便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嬤嬤,馬車已經在府外準備好了,我們走吧。”顧長夜面對路嬤嬤說話時,聲音柔和了些許。

    路嬤嬤點頭,笑著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轉身之前,微微低下頭靠近花枝,壓低聲音說道:“晚上再找你算賬。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躲開視線,不敢直視他的雙眼。

    顧長夜和路嬤嬤走在前面,花枝跟在他們的身后,心里一直打鼓。

    看來今天又免不了責罰了。

    沈憐在花園外等著,看見顧長夜和路嬤嬤走出來,笑著迎上去,然后看見他們身后的花枝,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見她,有些遲疑地問道:“這就是阮姑娘的......”

    沈憐收回在花枝身上的視線,甜甜地喚道:“嬤嬤,我叫沈憐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。”路嬤嬤恭敬朝她欠身。

    “路嬤嬤是長輩,不必如此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,沈憐急忙過去扶住路嬤嬤的雙臂,目光剛好落在她右手里的木杖,“這是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也看過去,才發現路嬤嬤手里多出來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哦,這是阿奴看老奴一個人走的費力,幫老奴做的木杖,雖然簡陋,但還挺好用的。”

    隨著路嬤嬤的話,顧長夜又轉頭看向花枝,恰好花枝也抬頭看向他,兩人的視線一撞上,花枝又立刻慌張的移開視線。

    她躲避的太過明顯,但顧長夜并沒有因此而惱火。

    因為有些事她是躲不掉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淡淡地說道,便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三個人離開,花枝才放松下來。

    她也沒想到今日這么巧,偏偏碰到的是照顧顧長夜長大的嬤嬤。

    顧長夜帶著路嬤嬤和沈憐去寒靜寺燒香拜佛。

    花枝知道寒靜寺較遠,他們今日可能回不來,但因為顧長夜白天說的晚上找她算賬,她還是提心吊膽到深夜。

    后來夜深了,還不見院子里有聲音,花枝這才確定顧長夜今夜回不來了,這才暫時安下心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可她沒想到的是,宮里有急事需要處理,將路嬤嬤和沈憐送到寒靜寺后,顧長夜直接回到宮里,將事情處理好后,便回到王府。

    已是子時,顧長夜也未敲門,直接推開門走進偏房。

    屋內沒點燭火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偏偏顧長夜有著貓的習性,步子輕,夜里事物也都看得清。

    他一步一步走到床榻邊,看著花枝窩在床榻里側,睡得香熟。

    明明盛夏的夜晚熱的緊,她偏偏將自己整個人裹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她的雙手緊緊地拉著被子,像是怕誰和她爭搶一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在床榻邊坐下,臉色緊繃地看著漆黑的屋子想著什么,良久側過身,抬手想要將花枝搖醒。

    他的手剛一觸碰到花枝的手頓時一僵。

    花枝的手很涼。

    她的寒疾已經落下病根,一年四季手腳都是涼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,直接將花枝的手抓進自己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她的手在顧長夜的手心里很嬌小,涼涼的,但顧長夜握著卻很舒服。

    顧長夜用指腹,輕輕地在她的手背上摩挲著,良久才回過神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回過神。

    他這是做什么呢?

    顧長夜緊蹙起眉頭,他越發相信自己是被花枝那雙眼睛蠱惑了。

    就因為那雙像極了阮靈的雙眼,他對花枝產生了憐憫之心。

    可這是不對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開始煩躁,此刻也沒有叫醒花枝教訓她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剛準備將她的手甩開回自己的房間,忽然睡夢中的花枝,反手緊緊地抓住她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為他的手比被子要溫暖很多,花枝的手抓得很緊,小臉上一副不舍得她走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眉心的褶皺加深,微微俯身想把手抽出來。

    傾身靠近她時,便能聞到她身上好聞的甜香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心頭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他又湊近幾分,凝視著花枝的睡顏。

    有人靠的這么近,也不見她有半點要轉醒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盯了半晌,也不見花枝有要放開自己手的跡象。

    醒著時不主動,睡著了倒是挺主動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唇角冷冷勾起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伸出手一把將睡得香熟的花枝撈進自己的懷中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