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63章 在意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63章 在意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看著顧長夜幽深的眸子,像一潭墨色的湖水,一眼望不到底。

    看著花枝的臉一陣紅一陣白,顧長夜的眉心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良久,沉聲說道:“還磨蹭什么?馬上到書房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便負手轉身離開屋子。

    等到屋子里顧長夜的氣息消失殆盡時,花枝的身體晃悠悠的向后倒退,一直到背脊抵在墻壁上,支撐著她整個人不倒下才停下來。

    這樣的報恩法子,實在太傷人,尤其是在花枝知道顧長夜心中已有一個人存在后。

    她越發覺得自己不堪。

    再怎么勸說自己,只要顧長夜想要,她付出一切都可以,可眼下顧長夜要她無心無痛的交出自己,她卻不愿了。

    良久,花枝換好衣裳,走到書房。

    書房里,顧長夜坐在書桌前,低頭寫著什么,身姿挺拔,一絲不茍。

    茶壺里沒有熱水,明顯就是在等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沒有出聲,低頭在茶壺里放上新的茶葉,將泡茶用的清泉水倒入壺中,最后點燃小爐子,將茶壺放在上煮起茶來。

    她以前不會做這些,顧長夜也不用她做這些,后來她被顧長夜強行調到書房侍奉后,特意找長柳教的她。

    學是學會了,可她煮的茶并不好喝,茶葉的量她拿不準,火候也不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眼梢微微抬起,視線悠悠地落在花枝的背上。

    她一身鵝黃色的紗裙,一半的發盤在頭頂,另一半的發散落下來,落在背脊中央,身姿娉娉婷婷,如一朵嬌軟的小花,讓人忍不住去采擷。

    這讓顧長夜想起昨夜。

    她窩在自己的懷中,柔軟的發絲貼在側臉上,他忍不住抬手撥開,指尖剛好觸到花枝嬌嫩的肌膚。

    這七年,她一直臟著臉,本以為會生的十分粗糙,卻沒想肌膚還是柔軟的異于常人。

    所有觸碰過花枝的記憶,此刻涌上來,讓顧長夜的眸色越發深起來。

    茶壺里的水咕咚咕咚地冒著泡,花枝心不在焉的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,呆怔朝茶壺伸出手,手心一握住茶壺的把手,立刻被燙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疼的嘴里發出‘嘶’一聲,手下意識的一縮,茶壺便從手中掉落。

    眼看著茶壺要落在地面時,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,一把將花枝向后拽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,花枝的背脊撞到一個結實的胸膛,而茶壺也掉落在地面,摔得四分五裂,滾燙的茶水濺的四處都是。

    花枝仰頭向后看去,剛好看到身后顧長夜冷薄堅硬的下頜線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?”顧長夜也低頭看向她,冷聲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不知所措的搖頭。

    “這么點小事都做不好。”他的視線瞥向地上的碎片,又低頭看向花枝泛紅的手心。

    花枝的右手手心里有許多傷痕,全是過去做工時留下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蹙眉,心頭有些不舒服,轉而想起剛才花枝被燙到時,自己幾乎是立刻站起身,他就暗暗覺得懊惱。

    自打皇宮一事之后,他對花枝的在意有些過頭了,實在不該。

    “王爺,我去收拾碎片......”花枝看著他弱聲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本想象從前一樣沖她發火,可眼下卻擠不出半點火氣,最后只是淡淡的‘嗯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可花枝依然仰頭看著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,“看什么?還不去收拾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嘴唇輕輕翕動兩下,良久才猶猶豫豫的說道:“王爺......您先放開我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這才發現,自己的手還圈著花枝的腰。

    本來面無表情的臉此刻繃得更緊,他冷哼一聲,猛地將花枝推出去。

    花枝并未多想,只在心里念著今日又讓顧長夜不開心了,她當真是笨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,還未伸手將碎片撿起時,門外忽然傳來敲門聲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坐回到位置上,沉沉說道:“進來。”

    李叢走進來,一眼便看見蹲在地上,準備撿碎片的花枝。

    然后看向顧長夜,發現他的臉色緊繃著,看起來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李從心想,看來自己來得不是時候,估計剛剛顧長夜定是剛對阿奴發完脾氣。

    見李叢定定地看著花枝,顧長夜眉眼更加不悅的沉下去,冷聲問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哦,王爺文身的事,有頭緒了......”

    說著李叢又瞥向花枝,不知她在這里,有些話是不是不方便說。

    顧長夜猜到李叢的顧慮,也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扭頭,指著地上的碎片,“那這個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了,出去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聲音有些不耐煩了,花枝急忙站起身,低頭離開書房。

    等到書房的門合上,顧長夜抬手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他偶爾覺得花枝所做的一切,都是她精心籌謀的手段,偶爾又覺得,她好像沒有那么多的心機。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他開始分不清真假了。

    皇宮之事,她出現在皇上面前,難道真的并非她所愿?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

    李叢的聲音將顧長夜的思緒喚回,看向李叢時,顧長夜的眉眼已經恢復往日冷淡。

    “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暗衛們拿著那個刺客身上的紋樣四處查探,最終摸到了......鬼市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鬼市。”顧長夜沉聲重復一遍這二字,眉頭緊皺起來。

    鬼市背后的人一直很神秘,此前顧長夜也派暗衛去摸過鬼市的底細,但很多線索中途便莫名的被切斷了。

    有傳聞說鬼市背后的人同皇室有關聯,顧長夜覺得此言并非空穴來風,鬼市明明做著見不得光的買賣,卻依然能安穩這么久,定是有個擁有滔天勢力的人在背后護著。

    “線索到鬼市就斷了。”李叢有些泄氣地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點頭,神情上倒也沒有什么波瀾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,他就知道那個躲在暗地里的人,沒有那么好抓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花枝垂頭喪氣的走在長廊上。

    她越是想對顧長夜好,處理好二人莫名矛盾的關系,他們之間的關系反倒越是冰冷僵硬。

    “阿奴。”

    花枝抬頭看向叫她的人。

    路嬤嬤站在不遠處,看著她和藹地笑著。

    看見路嬤嬤,花枝急忙低下頭,迎上去恭敬地說道:“見過路嬤嬤。”

    她的樣子比昨日多了幾分恭敬,少了幾分親切。

    路嬤嬤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這個孩子看起來和其他下人不一樣,別人雖是下人,可大多每日笑呵呵的,哪怕是見了顧長夜沈憐,臉上雖恭敬卻從容。

    可這個孩子不一樣,她敬著顧長夜,但依然掩不住畏懼,一看便是沒少被顧長夜責罰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