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64章 巫蠱案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64章 巫蠱案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對其他下人雖然冷冰冰的,也總是板著臉,但其實很少真正責罰別人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花枝淺笑,“阿奴,我想去廚房做點東西,你來幫我打個下手,好嗎?”

    花枝微微抬眼看向她,見路嬤嬤笑的暖人,花枝的臉頰微微一紅,又低下頭,“好。”

    聽見她答應,路嬤嬤便走上前拉過她的手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不適應。

    昨日她是不知道路嬤嬤和顧長夜的關系,把她當做一個親切的‘婆婆’,所以相處起來沒什么負擔。

    可眼下她知道了路嬤嬤不是一般人,她對自己表現得親密,花枝的身體反倒更緊張,生怕顧長夜又忽然出現,說她不知分寸僭越了。

    似是感覺到她的不安,路嬤嬤輕輕拍拍她的手背,柔聲說道:“阿奴,不用緊張,你就繼續叫我婆婆吧,那樣我聽得親切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以。”花枝連忙搖頭,“我如此低賤的身份,怎么配得上!王爺聽了定會生氣的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立刻便看出了花枝的問題。

    這孩子實在太自卑了。

    她將自己看的太低,所以很多事情,哪怕顧長夜不說,她也不敢。

    “別害怕,我讓你叫你便這么叫,若是王爺要向你追究此事,婆婆護著你!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驚訝的看向她,然后便任由這路嬤嬤拉著她向前走。

    走出去幾步,花枝才發現路嬤嬤的手里,還拿著她昨日給她做的那個簡陋手杖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手杖微微發怔。

    路嬤嬤是個好人。

    顧長夜一定可以給她更好的手杖用,她本可以把花枝做的這個扔掉,可是她沒有。

    花枝的視線移到路嬤嬤花白的頭發上。

    兒時便缺乏父母疼愛的花枝,其實心里無限的渴望著來自長輩的疼愛。

    路嬤嬤溫暖的手,滿是暖意的眼勾起了她壓在心底的渴望。

    可最后又被花枝暗暗地壓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廚房,路嬤嬤帶著花枝洗手時,看見她泛紅的右手,有些詫異地問道:“這手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花枝慌張的將手藏到身后,“是我自己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她,最后悠悠地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對了,昨日你還沒有給婆婆講講王爺是怎么救得你呢。”

    花枝呆怔一下,然后低下頭躊躇起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該不該講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出她猶豫的樣子,一邊從一旁倒出面粉,一邊說道:“王爺兒時一直都是我照看的,婆婆身份低微,可待王爺卻是看作自己的心頭肉一般,可憐王爺十一歲那年便被送出皇宮,自那以后,我便很少見到王爺,對他的事情也知道的越來越少。”

    “送出皇宮?”花枝抬起頭好奇地看向路嬤嬤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也是,估摸著那時你還沒出生呢,所以那件事你應該不知道。”路嬤嬤說著,眼底蔓延出沉重。

    涉及顧長夜的過去,花枝的一顆心不安分地跳起來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顧長夜的過去。

    看出花枝眼底的渴望,路嬤嬤忽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阿奴,你給婆婆講講你和王爺的故事,婆婆便給你講講王爺過去的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猶豫,可不得不說,這個提議讓她有些心動。

    良久,花枝輕聲應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她眉眼柔和下來,低頭往面上倒著清水,一邊揉著面團,一邊講起顧長夜過去的故事。

    顧長夜是蜀國第六位皇子,他的母親蕭貴妃擁有著沉魚落雁之姿,曾經盛寵一時。

    母親深得盛寵,顧長夜又天資聰穎,年幼時便在眾皇子之中顯得格外優秀,本來朝廷上下,都將他看作太子的最佳人選,可卻沒想一朝東窗事發,顧長夜便淪為罪妃之子。

    起因是先皇的一場大病,無論太醫如何查看,都看不具體是什么病癥。

    先皇夜夜不眠,總說寢殿內有旁的人在,白日里精神越發萎靡,時常伴隨著頭痛欲裂。

    后來不知是誰的提議,請來一名蠱醫為先皇查看病情,蠱醫一看便說先皇這是中了蠱術。

    皇室之內最忌諱的便是巫蠱之術,聽完蠱醫的話后,先皇頓時大發雷霆,命人將皇宮上上下下徹查一遍,最后在蕭貴妃的床榻之下,找出一個綁著一撮頭發的小木偶。

    一夜之間,蕭貴妃所住的未央殿便血流成河,和蕭貴妃有關系的大臣也無一幸免

    蕭貴妃和顧長夜皆被押入水牢審問,那時顧長夜才只有七歲。

    七歲的年紀,卻要每日承受鞭刑。

    水牢用于審問的鞭子都是特制的,上面豎著一根根堅硬的倒刺,挨一下,鞭子就會連皮帶肉揭走一塊。

    聽到這,花枝的雙手緊握住。

    她想起顧長夜背后那些猙獰的傷疤,今日才明了,那些并不是什么光榮的戰傷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花枝急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路嬤嬤停下手,抬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花枝眼底的焦急和心疼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路嬤嬤抿嘴淺笑,心想小丫頭還是年紀小,那點對戀慕的人的小心思,是一點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她悠悠說道:“王爺在水牢里整整關了兩年才被放出,但蕭貴妃一直被關在水牢里審問,但一直不肯承認木偶是自己的,最后,蕭貴妃慘死水牢,巫蠱案不了了之,但先皇因為心有忌諱,便將王爺送出宮了。”

    這些故事,花枝都是今日第一次聽說,在王府內沒有人提起過這些,估摸著也沒有人敢提起。

    花枝皺眉細細思索,然后搖頭說道:“我不相信王爺的母妃會給先皇下蠱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再次抬起頭,這次有些訝異地看著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低著頭,沒有看到路嬤嬤的神情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。

    “蕭貴妃既然深的盛寵,王爺也被先皇看好,那他們完全沒必要弄這些手段,這樣不是反倒讓自己失了盛寵。而且,從皇上的夜不能寐,到忽然出現的蠱醫,再到發現木偶,這一切發展的也太過巧合了......”

    說到這花枝才抬起頭,看見路嬤嬤看著自己的神情,立刻意識到自己失言了,慌張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“我,我錯了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她,‘撲哧’一聲的笑出來。

    花枝不明白她為何突然笑了,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阿奴,你是個聰明的女孩,不要總是急著說自己錯了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笑著向她走過去,將手上的粉面在帕子上擦凈,看向花枝認真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皇宮里的事哪有什么巧合,但是真相已經被沉埋,再去談論真相,只會招來殺身之禍......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