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65章 阮姑娘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65章 阮姑娘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路嬤嬤的話,花枝聽得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路嬤嬤笑著輕點一下花枝的額頭上,“你這么聰明,以后不要再總把自己低賤啊之類的話掛在嘴邊,婆婆看得出來,阿奴好得很,不要妄自菲薄,但是剛才你和我說的那些話,不要再同第二個人提起,記住了嗎?”

    花枝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,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“可是,王爺他......”

    看見花枝眼底涌動的情緒,路嬤嬤輕笑,“心疼王爺?”

    花枝點點頭,然后回過神來,臉上頓時紅彤彤起來,急忙又搖頭。

    路嬤嬤柔聲接著說道:“后來王爺被送出宮,我和王爺便也斷了聯系,不過僅過了兩年王爺便被重新接回皇宮,因為避嫌,王爺和我少有來往,不過有一次,王爺曾來找過我,講了一些那兩年他在宮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被先皇送到阮成簡大人的家中照料,雖被奪了皇子之身,可王爺說那兩年是他此生里,最快樂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阮大人家有個獨女,待王爺十分的好,那時王爺的戴罪之身沒有洗清,所有人都避而不及時,只有阮小姐愿意靠近王爺,王爺那石頭脾氣,一開始沒少給阮小姐臉色看,可后來還是被阮小姐軟的沒了脾氣。”

    花枝聽著思緒開始飄遠。

    阮小姐。

    書房里的那幅畫......就是阮小姐嗎?

    “可惜,后來......”

    說著,路嬤嬤長嘆一口氣。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,“后來怎么了?”

    路嬤嬤眼底流出惋惜,良久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“后來阮家慘遭變故,連帶著阮小姐的夫婿沈家,整整加起來九十六個人,全部都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的眼睛睜大。

    路嬤嬤嘆著氣,走到一旁開始調制餡料,“那位姑娘實在是可惜了,慘遭歹人毒手,連具完尸都沒給留。”

    “那,王爺一定很傷心......”花枝眼底有些傷感的說道。

    阮姑娘一定對顧長夜很重要。

    他沒了母妃,失了父皇,看清了周圍很多人的面目,但也從阮姑娘身上體會到了真正的溫暖,讓他將她死死護在心底,想要珍藏。

    可最后,連這個人他也失去了。

    想著花枝的眼眶倏然變紅。

    她想象不到,若有朝一日顧長夜這個人要是不在了,她自己會不會瘋掉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卻早就體味過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忽然,花枝對于那幅畫的心結便解開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日顧長夜會那么生氣,關于阮姑娘,顧長夜就只剩下那幅畫了。

    她和阮姑娘比不了,她不指望顧長夜能將她看得那么重,但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,填補他心底一直刮著,從未停下的冷風。

    “阿奴,來。”路嬤嬤輕聲喚她。

    花枝收回思緒,走到路嬤嬤身旁。

    短短一會兒,路嬤嬤就已經揉好面團,調好餡料了。

    “婆婆,你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路嬤嬤朝她有些頑皮的眨眼,“王爺小時候最愛吃豆酥了,前幾日我便惦記著給王爺做,今日正好你來幫我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聽是顧長夜愛吃的,連忙點頭。

    “現在給婆婆講講,王爺是怎么救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想了想,最后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見到王爺是八歲時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書房內,顧長夜和李叢說完正事,李叢正準備轉身退下時,顧長夜忽然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把地上的東西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叢扭頭看向一地碎片,然后轉身有些呆愣的指著自己問道:“王爺,您是叫我收拾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冽的眉梢微抬,涼涼地說道:“對。”

    李叢轉過身,一臉委屈的蹲下身,一片一片的撿起來。

    他收拾好地面,站起身恭敬的離開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顧長夜微微皺眉,怎么那丫頭出去這么半天還沒有回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走到窗戶前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根本不見花枝的身影。

    顧長夜有些惱火,心想她越發的放肆起來了,讓她出去等著,怎么這么一會兒便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他轉身重新坐回到椅子上,拿起筆剛準備繼續批閱公文,可筆尖剛落下,他的動作又停住。

    不知花枝現在跑到哪里去偷懶了。

    過去總能聽到有人說阿奴懶,可顧長夜看見她時,她多半都是在賣力地干活。

    顧長夜便想或許是那幫下人看不慣她,所以才會那么說的。

    可現在看來,她是挺懶的,什么都做不好不說,需要她做什么的時候,他又總是跑不見。

    紙張上只留一下一個碩大的墨點,再無旁的字。

    顧長夜將筆重重的拍在桌上,卻因太過氣憤,一股內里涌出頓時筆桿斷成兩節。

    斷裂的部分翹起尖銳的木刺,在他手掌中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,鮮紅的血源源流出。

    顧長夜抽出帕子,在手上隨意的打了個結。

    這點小傷,他甚至不覺得痛。

    只是花枝的事越想越生氣。

    顧長夜站起身,走出書房,一身寒氣的走回自己的院子,直接推門進到偏房里,想看看花枝是不是在偷懶。

    可偏房里也沒有花枝的身影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步走進去。

    早上花枝換下的中衣還扔在床榻上,沒來得及收起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眉目一沉,細細思量著此刻那丫頭會躲在哪里。

    正想著時,目光忽然瞥到床榻里側的一個小盒子上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被吸引過去,良久伸出手,將盒子拿在手里掂了掂。

    很輕,也沒有上鎖。

    他輕輕打開盒子,撲面而來霧里看花的香氣。

    盒子里是一個嶄新的香囊,白色的囊袋上的刺繡只開了個頭,但能看出是祥云浪紋。

    這樣的圖案多半在男子衣服上出現,在香囊上繡出來還真是少見。

    越看越覺得眼熟。

    最后他低下頭看了自己身上一眼,瞬間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和他衣服上的圖案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心頭的惱火陡然滅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拿起盒中的香囊,然后將木盒隨手扔到一旁,人便躺倒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霧里看花的香氣一點一點撩撥著神經,讓他的一直都緊繃著的身體慢慢放松下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合上眼。

    那些擾人的畫面也沒有出現在眼前。

    昨夜他睡得很沉,可眼下他又泛起困意。

    等到花枝走進屋里時,便看見顧長夜緊握著她昨夜剛剛制作的香囊,躺在床榻上沉沉的睡著。

    兩只腳還穿著靴子,懸在床榻外側。

    知道他每日都緊繃著,一定很累,又想起今日路嬤嬤同自己講起的那些事,花枝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。

    只是這痛是為了顧長夜。

    她悄聲走過去,輕輕地幫他脫掉靴子,然后目光又落在他系了帕子的手上,已經有血將帕子洇濕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