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67章 不悅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67章 不悅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溫云歌的女兒說要永遠護在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顧長夜眼底的情緒翻滾,最后也沒有思索清楚,自己此刻的心情到底是什么樣,只是覺得眼下這個扶著她頭的姿勢有些累,便將她抱起放回到床榻上。

    然后他重新走回到桌前,拿起盤中的一塊豆酥。

    剛剛他看到這盤豆酥,便猜到下午花枝跑去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張嘴咬下一口。

    還是兒時那個味道,一吃便是出自路嬤嬤之手。

    只不過他沒想到,路嬤嬤會如此喜歡花枝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和藹,可是她自己的手藝,可是很少愿意教給旁人的,也不愿旁人幫著打下手。之前顧長夜說讓路嬤嬤教教府上的廚子,都被拒絕了,路嬤嬤說若顧長夜想吃,她便親自為他做。

    才見過一面,她便愿意帶著花枝去廚房做豆酥,可見是真的很喜歡花枝。

    可惜顧長夜不再是小孩子,吃了兩塊便覺得過于甜膩,便不再吃了。

    他轉身走到床榻邊,將那個剛開始繡的香囊塞進花枝的手中,然后轉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夜空中掛著巨大的月亮,一縷浮云割碎月光。

    顧長夜回到自己的房間,將一本紅色的小冊子緩緩打開。

    里面寫著的是樞密院三品大臣,慕連之女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這是皇上送來的,其中含義再明顯不過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拿著冊子,心中卻在想著旁的事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花枝一身茶白色紗裙,站在王府大門口的馬車旁,等待顧長夜出來。

    湛藍的天空,和煦的陽光,代表著出游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說今日要去城東的蓮花園泛舟,要花枝隨身侍奉。

    花枝本來并未多想,可在外等了半天,發現今日泛舟顧長夜好像只帶了她,再沒有旁人了。

    路嬤嬤和沈憐呢?顧長夜不帶他們?

    正在心頭默默思考著,顧長夜一身青白長袍,窄腰寬袖,走起路時衣袂飄飄的走出來,手中一把折扇收攏起,加上他眉梢不近人情的涼薄,竟有幾分仙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是習武之人,平日更喜歡穿騎服款式的衣裳,行動起來更方便一些,花枝還是第一次見他穿這種文雅的衣裳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一時呆愣住。

    顧長夜走到她面前,漆黑的眸子打量了一下她的臉,然后冷聲開口:“發什么愣。”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來,然后慌張地低下頭,來逃避顧長夜的視線,害怕顧長夜斥責她的慢吞。

    顧長夜睨了她一眼,瞟到她粉紅的耳根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淡淡地說完,然后撩起衣擺走上馬車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份上不了馬車,只能在馬車旁跟著,一直走到城東,這段距離不近,也要走上半個時辰。

    頭頂的陽光越照越烈,走了沒一會,花枝的額頭上便溢出一層細密的汗。

    顧長夜坐在馬車上輕輕撩起簾子,從縫隙中看見花枝白皙的臉上晶瑩的汗珠。

    她很少走出王府,尤其是白日里走在熱鬧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即便身上穿的衣裳已經很樸素了,臉上也沒有抹什么胭脂粉黛,可周圍還是有人不時地盯著她看。

    他放下簾子,半晌,和炎熱的天氣格格不入的清冷嗓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阿奴,上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微微一怔,馬車停下,她慢吞吞走上馬車。

    顧長夜合著眼靠在軟墊上,沉聲說道:“車子里有些悶,你來扇風。”

    花枝便點頭身子移到顧長夜的身旁。

    顧長夜將手中的折扇地給她,花枝接過,便沖這他賣力的扇起來。

    車子里雖沒有日頭,但到底空氣不流通,是有些憋悶。

    花枝擦了擦額角的汗珠,打量起合著眼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她扇風的原因,顧長夜的臉上沒有一點汗水,顯得格外清爽。

    可想到這么熱,或許會中暑,花枝又隱隱為他擔憂起來。

    良久,花枝壯起膽子問道:“王爺,您頭暈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為睜開眼,但眉心肉眼可見的皺起來。

    他似是在想什么,沉默片刻才幽幽的回答,“暈。”

    花枝心想可別再中暑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放下折扇,輕輕拿起顧長夜的手,在他拇指和食指相連的手掌之上輕柔的按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睜開眼,看著她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低著頭,怕他氣惱,聲音弱弱的回答:“王爺不是頭暈嗎?我怕是中暑了,多按按合谷穴,可以讓王爺好受些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了一眼輕柔柔按著自己的那只小手。

    她連這個都知道?

    這次他也懶得去問花枝是怎么知道這些的。

    猜也能猜出來,定是過去偷聽來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移到她的臉上,從不讓自己頭腦放空的他,難得的思緒飄遠。

    因為花枝在書房侍奉時的笨手笨腳,他時常忘記花枝異于常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若花枝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兒,生得傾城貌,身懷麒麟巧,想來她這個年紀,上門求親的人定能把她家門檻踏破了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他的心頭忽然莫名的不悅起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

    顧長夜回過神,發現花枝正眨著眼睛,很是無辜地望著她。

    她是感覺到頭頂有一道火辣辣的視線,抬起頭發現,顧長夜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,而且這種視線,是過去從未有過的,花枝越發心慌,這才實在忍不住出聲喚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色繃緊,將視線移開。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他,不明白剛剛為什么他要那樣盯著自己看。

    感覺到花枝的手沒有動作了,顧長夜合上眼不耐的說道:“繼續。”

    花枝這才低下頭,繼續輕柔的按著合谷穴。

    忽然,車外一陣馬鳴,馬車跟著一陣劇烈晃動。

    本來行使的平穩,花枝沒有一點防備,身體控制不住的隨著晃動,向后傾倒。

    車內的空間狹小,花枝倒是不害怕摔壞哪里,只是想來免不了磕碰痛了。

    可還未等她人觸地呢,一只手突然攬過她的腰身,下一秒她的身體換了方向,向前跌去。

    花枝睜開眼,看著面前顧長夜那張冷峻的臉,一陣發愣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子也望著她,攬著她腰的手卻不自覺的動了動。

    她的腰肢很纖細,不盈一握。

    配上她水光瀲滟的杏眼,讓人忍不住用力收緊手臂,將她揉進身體里,好好疼惜一番。

    想著,顧長夜的手臂真的漸漸收力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