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69章 失言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69章 失言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兩只手緊張的扯著衣擺,看了一眼慕慈,然后又轉頭看向顧長夜。

    后者神色淡淡的品著茶,良久不見她回答,才幽幽地說道:“知道就回答。”

    花枝轉過身,低低呼出一口氣,“此花此葉常相映,翠減紅衰愁殺人。”

    隨著她輕輕淺淺地聲音,顧長夜的視線緩緩落在花枝的身上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坐在對面的慕慈看著微微怔住,良久唇角才緩緩彎起,看向顧長夜夸贊道:“雖說各大氏族家的女子都允許讀書,但都城內讀書的女子依然不多,我之前聽聞,沈小姐自小便被王爺親自帶著教導讀書,還以為王爺只是平日里想給沈小姐找些事情做,卻沒想王府內竟連一個小婢女都有如此學問,想來王爺的眼界定比旁人更開闊,倒是慕慈顯得拙劣了。”

    這話夸了顧長夜,連帶著也夸了花枝,又不會顯得對顧長夜阿諛奉承,說話間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花枝是歡喜的,慕慈看向她的眼神很溫柔,還裝著贊許,應該是發自內心的。

    被他人贊賞,花枝當然是歡喜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瞥見她臉頰上飛起的紅暈,眼前突然閃過剛剛來時在馬車上,她漲紅著臉的模樣。

    比起剛剛窘迫時,將一張小臉急的像是個紅蘋果一樣,眼下的花枝,眼底閃爍著歡喜的光芒,白皙的臉上透著羞澀的粉嫩,像是一個水蜜桃。

    原來,她的臉紅有這么多種變化。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覺得口還是有些渴,又拿起茶杯輕抿一口,將喉嚨間的那點燥氣壓下去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學的。”顧長夜放下杯子時,兩瓣唇間流出低沉磁性的音節。

    慕慈有些不解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也隨著他的話,背脊繃緊。

    顧長夜斂起眼簾,幽幽說道:“她是偷的。”

    “偷的?”慕慈依然不解。

    花枝卻已經知道顧長夜意思,剛剛因為夸贊得來的喜悅頓時泄盡。

    話說的沒錯,這些的確是她偷來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瞥見花枝眼角的失落,可心底卻沒有過去懲治花枝時的滿足。

    慕慈疑惑的看看顧長夜,又看看花枝,半晌眉眼一轉,轉頭看向船外,問道:“原諒慕慈冒昧的問一句,王爺如今可否有心上人?”

    花枝的心跳錯亂了一拍。

    她雖未抬頭看向顧長夜,但耳朵卻不由自主的提起來。

    縱然她知曉顧長夜的心里裝了一個阮姑娘,可她還是好奇他親口說的答案。

    顧長夜抬起微微上挑、滿目疏離的眼,“慕小姐是個聰明人。”

    慕慈低頭淺笑,笑容里卻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“慕慈不是聰明,只是嫁娶之事對女子來說格外重要,我雖知曉此事我并不能左右,卻也想求個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求個明白......”顧長夜呢喃著重復了一遍慕慈的話,手指有意無意的劃過微涼的茶盞。

    良久,他勾了勾唇角,卻不減面容上的涼意,“我欣賞慕小姐的求個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個王妃,一個聽話,又有利于我的王妃,此事無關兒女情長。”

    花枝驚訝地抬起頭看向顧長夜,沒想他竟會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他的話說的太過直白,雖說冊封王妃或許確實如此,可如此說出來,哪個女子聽了心中會好受。

    誰不想嫁一個愛自己,疼惜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可對面的慕慈卻很淡然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這些我都知道,我父親身負樞密院要職,皇上對王爺又十分重視,或許......皇上早就在想王爺與我的婚事。我可以接受這件事,不求那些風花雪月,只求日后相敬如賓,但是慕慈想知道王爺的想法,王爺難道沒有喜歡的人嗎?若是娶了我,她會怎么想?”

    她會怎么想?

    顧長夜無意識的瞥向花枝,轉瞬又將視線移開,聲音毫無波瀾地回答道:“慕小姐多慮了,本王并沒有什么心上人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的回答,慕慈緩緩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而花枝依然訝異的模樣,仰著頭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顧長夜說他沒有心上人,那阮姑娘呢?還是不想同外人提及,所有想要敷衍過去?

    感覺到花枝的視線,顧長夜也并未理會。

    只是在心底暗暗滑過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她對他那么依戀,此刻在想什么?聽到他要冊封王妃,是不是很難受?

    常說傷人不見血的刀名叫情愛,越是在其中深陷,等到抽刀時,越是叫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顧長夜想看看情能傷人多深。

    慕慈輕聲開口:“說來王爺不要生氣,王爺還真是一個性情涼薄的人,都說王爺是都城所有女子的夢里人,可若真讓她們嫁給王爺,怕也會因為王爺的涼薄打退堂鼓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聽到慕慈的話回過神。

    不管顧長夜的心上人是誰,但通過剛才顧長夜和慕慈的話,至少花枝知道,他們二人的婚事,對與顧長夜來說很重要。

    慕慈的話,讓花枝誤以為她是因為不滿顧長夜的回答,不想嫁他了。

    花枝忽然急切地說道:“不是慕小姐想的那樣,王爺他其實很好的,雖然說起話來有些涼薄,但其實是個很溫暖的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梢微抬看向她。

    花枝說完半晌,才意識到自己失言了,慌張地捂住嘴,也不敢回頭看此刻顧長夜的神情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船艙內變得格外寂靜。

    最后,慕慈先開口打破寂靜,“看來阿奴很喜歡王爺?”

    花枝臉上一陣滾燙,連忙搖頭。

    “那阿奴不喜歡王爺?”

    花枝點點頭,可又覺得這樣點頭,會被別人錯認成她討厭顧長夜,她又急忙搖搖頭。

    慕慈拿著帕子掩住唇輕笑,“阿奴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花枝將頭低下,暗自懊惱自己的魯莽,是不是又讓慕小姐生出旁的誤會了?

    顧長夜目光幽深地看著花枝。

    他沒有看到花枝因為他的婚事,露出半點傷心難過的神情,她那模樣反倒比他本人還急著這個婚事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頭微不可見的蹙起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到一陣不悅。

    “說起來,上次我在皇宮見過阿奴,跟在沈小姐的身后,還以為阿奴是沈小姐的貼身婢女呢,卻沒想是侍奉王爺的。”

    提起皇宮的事,顧長夜將臉偏向另一側看著船外,臉色倏然陰沉。

    慕慈看著花枝,并未注意到顧長夜臉色的異常,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見你和另外一個小婢女拉扯著,面色也不太好看,是被人欺負了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