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70章 莫名的問題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70章 莫名的問題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上次在皇宮內,花枝只顧著和子俏拉扯,自然是沒有留意旁人。

    沒想到上次的事慕小姐竟然撞見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垂眼簾,狀似沒有在聽她們的話。

    慕慈的視線微微一轉移到顧長夜的身上,“不知王爺可知這件事?”

    顧長夜默聲片刻,淡淡說道:“哦?還有這種事?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見另外一個小婢女拉扯著阿奴,阿奴臉上分明是不愿的神情,說來也奇怪,沈小姐性格溫柔善良,可也不見她出手訓斥一下那個小婢女。”

    “慕小姐。”顧長夜忽然沉聲開口:“憐兒自有她的思量分寸,想來是阿奴做了什么錯事,正被訓斥。”

    他頓了頓,幽深帶刺的視線看向慕慈,“外人傳我過于寵溺憐兒,此傳言并非虛假,我并不喜歡他人對憐兒的事怕評頭論足。”

    慕慈閉上嘴,唇角彎起卻掩不住其中的尷尬。

    花枝垂著頭,眼中更加失落。

    他到底還是護著沈憐,哪怕旁人告訴他,她是不愿的,他也還是不信。

    碧波輕舟,推開層層湖水,迎著清風,船緩緩地靠岸。

    上岸后,慕慈微微欠身,柔聲說道:“從前只聞王爺威名,今日有幸能同王爺說上幾句,慕慈才知王爺不僅一身好武功,學識更是出眾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唇角輕輕彎起,客氣疏離的一笑,“慕小姐過獎。”

    “過幾日家父想在家中舉辦賞花宴,不知到時王爺可否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慕小姐說完,顧長夜便開口打斷她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慕小姐眼中漫上笑意,“那慕慈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點頭,看著慕小姐走遠后,花枝便也跟在顧長夜身后也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回王府的路上,顧長夜一直合著眼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分明面色上沒有喜怒,但花枝卻隱約覺得顧長夜似乎在生氣。

    他在氣什么?是因為今日她多嘴失言,還是因為今日慕小姐幫她說了幾句話?

    剛走進王府,便看到沈憐迎面跑過來。

    看見花枝走在顧長夜身后,沈憐的眼中閃過一抹怨毒,不過當顧長夜看向她時,那抹怨毒便轉瞬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了?”沈憐嘟著唇,軟糯的嗓音帶著點撒嬌的嗔怪。

    自從沈憐說以后再也不要叫顧長夜小叔叔后,便真的再沒開口叫過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微微皺起,“叫小叔叔。”

    沈憐將頭轉到一旁,一臉不愿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有些無奈,卻不再糾正此事,畢竟沈憐的身體剛恢復,自從上次她想不開鬧得那一通后,顧長夜對她便更加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。”他淡淡地說道,但并未將慕小姐的事說出。

    沈憐本想問個清楚,但轉念一想,顧長夜向來不喜歡旁人追問,想來帶著花枝出門應該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憐兒,小叔叔還要忙,有事的話明日再說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打斷沈憐的話,然后便匆匆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沈憐沒想到顧長夜會對她的反應如此冷淡,一時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花枝躊躇一下,有些猶豫地看了一眼沈憐,然后也小跑著跟上顧長夜。

    顧長夜說他有事要忙,花枝以為他會回書房,一直低著頭跟在他身后,等再抬頭時才發現他們竟已回到偏房。

    他推開門走進屋內在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此時花枝完全摸不透他在想什么,也不敢出聲去問,只好低著頭乖巧地站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屋內靜的連呼吸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慕家小姐怎么樣?”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開口,將一旁的花枝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花枝微微詫異地看向顧長夜,不知他是不是在問自己,見顧長夜也回過頭看向自己,花枝又急忙將頭低下。

    他沒有在重復第二遍,只是靜默地看著花枝。

    許久,花枝才支吾地回答道:“我身份卑微,怎敢隨意評論慕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問你,你便照實說。”顧長夜右手修長的手指敲打著桌面,發出‘噠噠’聲響。

    花枝抬頭正好對上顧長夜的眼睛,心底暗暗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慕小姐很好,是王爺的良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顧長夜這個哦尾音拖得有些長,顯得漫不經心又意味深長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怕那么好的姑娘不愿嫁給我,今日才會那樣夸贊我?”

    花枝以為顧長夜要追究今日她唐突失言的事,想也未想,直接跪在他身旁,“王爺,我知錯了。”

    見她突然跪下,顧長夜感覺到自己額角的青筋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他是有些惱火。

    可今日的惱火不是因為花枝不知分寸的插嘴,也不是因為慕慈提起皇宮那日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細細思索為何惱火,卻也尋不出個結果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這惱火是因為花枝。

    “你說說她哪里好?”他聲音陡然沉下去不少。

    花枝抬起頭不知所措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慕小姐她人漂亮又溫柔,知書達理,溫婉可人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呆呆的細數著慕慈的好,卻見顧長夜的臉色越來越陰沉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她是合適的王妃人選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神情讓花枝摸不著頭腦,完全不知道他此刻問這些是想要聽到什么答案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沉默片刻,然后便低下頭,對他實話實說道:“慕小姐很適合王爺,樞密院三品大臣之女,她若能嫁給王爺,慕大人在朝中定是要偏向王爺的。而且,慕小姐是個心如明鏡的女子,得妻如此,夫復何求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周身漫出寒氣,敲打桌面的手指亂了節奏,然后便停止敲打的動作,伸手抬起花枝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用了點力氣,捏的花枝下巴有些痛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我不喜歡別人說謊,我要聽實話。”

    花枝錯愕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這些就是實話,她覺得慕小姐很好,很適合王妃之位。

    雖然心里有些難過,但她希望顧長夜能得到最好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瞇起眼,像一只盯緊獵物的狼,打量著花枝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被迫仰起頭看著他,長長的羽睫微微顫抖,眼底是不解的慌亂。

    但不是因為說謊,而是因為此刻顧長夜的無名怒火。

    她的話里沒有摻半點假。

    意識到這件事后,顧長夜心頭的火焰,反倒燃的更旺。

    捏著她下巴的手越發用力,花枝甚至聽到自己下頜骨咯吱咯吱作響的聲音,痛得她眼角泛起淚花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”她的喉嚨里不由自主的溢出一聲呢喃,滿是委屈,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一聲呢喃,惹得顧長夜捏著花枝下巴的手一酥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