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71章 喜歡的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71章 喜歡的人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含著眼淚望著他,睫毛上沾染著一滴晶瑩的淚珠,隨著眨眼,那滴淚珠掉落在顧長夜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疼?”

    顧長夜聲音略有些低啞的問道,問完自己的眼底閃過一瞬訝異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為何這樣問。

    她疼或不疼,與自己何干。

    花枝也沒想到他為何這樣問,最后在他的手心之中輕輕搖頭,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見她搖頭,顧長夜的煩躁又向上竄了一竄。

    她將花枝甩開,將火氣往下一壓,隨手整理一下有些褶皺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慕小姐的確強于其他的世家小姐,落落大方,我很中意。”

    聽顧長夜如此說,花枝低下頭,生怕自己失落的神情被他撞見。

    “下次賞花宴,你也同去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花枝又驚訝地抬起頭看向他。

    明明她笨手笨腳的,顧長夜為何還總是要帶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糾結的扯著衣擺,最后實在按捺不住,怯聲的說道:“王爺......我笨手笨腳的,帶著我恐怕會有失您的顏面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喉間溢出一聲冷笑。

    “有失顏面。”他一字一句地重復,然后看向低著頭的花枝,涼薄的眼里染上一點譏諷,“你也知道你笨手笨腳,侍奉做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花枝自責的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起身,一把將跪在地上的花枝扯起。

    “侍奉做得不好,通房你做好了嗎?”

    花枝呆怔怔地看了他一陣,然后臉頰一點一點紅起來,好半晌才想起搖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臉上的羞澀,一點一點向下蔓延,將白皙的脖頸也染得粉紅。

    那種喉嚨里干燥的感覺又襲上來,喉結本能的上下翻動。

    他緩緩靠近花枝,那股讓人舒適的香氣在鼻尖繚繞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我忍耐有限,今日你必須將你該做的事情做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心臟如雷鼓般地跳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突然將她打橫抱起,放到床榻上,微涼的唇貼在花枝的耳垂上。

    比起之前幾次,他多了幾分耐心,甚至隱約能感覺出有幾分溫柔。

    花枝沒有掙扎,只是腦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的思緒,一會落在昨日路嬤嬤那日做的豆酥上,一會落在今日慕小姐溫柔的目光上。

    最后落在藏在顧長夜書房里的畫中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王爺有喜歡的人吧?”

    花枝的聲音輕飄飄的進入顧長夜的耳里,但他卻沒有仔細去聽,只是用唇貼著花枝的臉頰磨蹭。

    之前他只一心顧著報復花枝,并沒有真的在意觸碰花枝時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這一次他才意識到,當指尖觸碰到花枝細膩的肌膚時,自己的心跳便會加快一些。

    “王爺,對不起,我聽路嬤嬤說了阮姑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身體倏然一頓。

    “王爺責罰我吧,我實在不愿看到王爺為了懲罰我,而辜負了對阮姑娘的情......”

    隨著花枝的話顧長夜緩緩抬起身體,眸光里的寒冰,變成尖銳的利刃直刺花枝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王爺的心上人不是阮姑娘嗎?”花枝鼓起勇氣抬起眼簾看著顧長夜,“王爺必須娶慕小姐,因為她是皇上看好的人,也是最適合王爺的人,但我不是必須,王爺可以罵我,罰我,但沒有必要因為我弄臟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面色越來越沉,像是潑了層墨一樣黑。

    花枝能感覺到他身上掩蓋不住的戾氣,知道自己剛剛真的觸及了他的底線。

    下一秒顧長夜低下頭,在她的耳垂上兇狠地咬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花枝沒料到會這樣,一時沒忍住叫出了聲音。

    等到顧長夜放開她時,花枝的耳垂已經流出點點鮮紅。

    “再從你的嘴里聽到阮姑娘這三個字,我便會讓你死!”

    他冷冰冰的說完,直接起身離開偏方。

    房門‘嘭’的一聲合上,將花枝的心都帶的顫抖不停。

    顧長夜離開了,屋子里的寒氣依然不減。

    花枝縮進被子里,抱緊自己的臂膀,身體不停地顫抖。

    她剛剛真的說錯話了,她從沒有見過顧長夜那副模樣,骨子里隱藏的血腥氣已經全部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或許從今日后,顧長夜再不會碰她一下,或許明日,顧長夜便會將她趕回從前的那個小破屋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一氣之下,將她趕出王府。

    可剛才那種情況,她不得不開口說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顧長夜的那份心意以后,便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,不想讓自己玷污了顧長夜與阮姑娘的那份感情。

    想著,花枝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。

    她不會離開王府的,若是顧長夜明日真的要趕她走嗎,那她便一直跪著求他,隨便他要罵要打,只要不離開王府就行。

    顧長夜氣沖沖地回到自己的房間,屋內并未點燃燭燈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他摸著夜色,走到床榻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實在不愿看到王爺為了懲罰我,而辜負了對阮姑娘的情......”

    說這話時,花枝的聲音里是壓制不住地哭意。

    越是回想,顧長夜便越是覺得心里有一股難言的感受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躺倒在床榻上,一只手臂擋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阮靈的臉出現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曾經也以為自己對阮靈是不是生出了男女之情,可后來他反復思索,否定了這個想法。

    阮靈十五歲時嫁到沈家,他半點傷心難過的滋味都沒有,反倒真心為她開心,希望她能幸福。

    她也真的幸福過,有一個愛她體貼她的丈夫,有一個可愛伶俐的女兒。

    只是好景不長,沈家遭人陷害,未得先皇批準,被有心之人先斬后奏的抄了家。

    等顧長夜趕到時,沈府里已經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他瘋了般的尋找阮靈,最后在后院小小的屋子里找到她的尸體。

    她的已經頭被人割走,只剩下一具軀干。

    顧長夜甚至不敢確認那就是她,只是走到那具尸體身旁時,看見她左臂上那道一寸長的傷疤時,才感覺到撕心裂肺的心痛。

    那道傷疤,是因為顧長夜留下的,為了幫他擋掉暗殺刺客刺來的劍。

    他從未愛過阮靈,但對她的感情,卻遠超于兒女情長。

    自沈家被滅門的那天起,他只想讓溫云歌償命,后來溫云歌償命了,可他還是覺不夠。

    原來讓罪人痛快的死,是不足以消滅仇恨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找到溫云歌消失的女兒,籌謀著讓她一生在自己仇人的手下侍奉,受盡侮辱與欺凌。

    可為何他開始想要旁的了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