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74章 用心的道歉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74章 用心的道歉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一時沒明白花枝的話,只是隨著她那委屈的小表情,心底跟著一顫。

    他看向花枝合著的手心,又抬頭看了一眼廊檐上空空的鳥巢,眉梢微微一抬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確實挺閑的,還有時間爬梯子偷鳥。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搖頭否認,“我沒有偷,那燕巢壞了,這只小燕子被大燕子拋棄扔在這,我看著可憐,便想幫幫它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又瞥了一眼燕巢,發現那上面的確有一道長長的裂縫,看起來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顧長夜收回視線看向花枝還在顫抖的手。

    “把手心打開。”

    花枝眼睛紅紅地看著他,吸了吸鼻子,半晌沒有鼓起勇氣打開手心查看小燕子的情況,只是能感覺手心中的毛茸茸一動不動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小燕子已經死了,她慌亂地搖了搖頭,有些抗拒攤開手心。

    顧長夜有些不耐煩地說道:“你若再這樣將它收在手心里,便是沒讓你捏死,也讓你悶死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一僵。

    然后,花枝緊閉上眼睛,一點一點攤開手心。

    一只黑色的毛茸茸,躺在花枝的手心之中,可憐兮兮的喘著氣。

    顧長夜將視線轉移向花枝。

    她緊閉著眼睛,鼻間也微微噤著,滿面的不忍,看著還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王爺,它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也不急著回答她,眼睛一點一點從上至下地看著花枝,細細思索著自己的問題。

    她旁的地方都和阮靈不像,唯有那雙眼睛,像極了阮靈。

    清澈見底,如星辰,如泉水,如螢火。

    裝滿天真,卻也媚人。

    過去溫云歌最嫉妒阮靈的容貌在自己之上,卻沒想她生的孩子竟然如此像阮靈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

    見顧長夜許久未出聲,花枝忍不住睜開一只眼。

    顧長夜急忙移開視線,然后緩緩說道:“沒死。”

    睜開眼睛看向手心,發現小燕子真的還有呼吸,眼底的光芒亮起,歡喜地說道:“真的沒死!”

    然后她便意識到,自己身旁的是顧長夜。

    而且,這么半天,她還再被顧長夜抱著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謝謝您,又救了我。”她低聲怯怯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淡淡地應了一聲,然后思緒又隨著她話中的又字飄遠。

    他已經救過她幾次了?為何總是救她?

    “本來不敢,可那人要殺你,再不敢也要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會變強,然后站在你身旁,永遠護著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話忽然在腦海里響起,心底的那種異樣又開始蔓延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

    花枝又輕聲喚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起來有些奇怪,他的臉沒有悲喜,花枝自然也看不出他到底再想什么,只是覺得今日他的神情有些怪,和往常不一樣。

    聽到花枝的聲音,顧長夜瞥了她一眼,然后將視線落在花枝手心中的小可憐。

    “你要幫它?”

    花枝在顧長夜總是本能的膽怯,被他這么一問,猶豫好半晌才輕輕地點頭。

    “雛燕愛吵鬧,你最好看緊了,若是吵到我,我便直皆了解了它。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錯愕地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她以為顧長夜會直接冷聲告訴她,不許救這只燕子。

    忽然花枝想起路嬤嬤說的話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冷漠涼薄只是表面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,眼底的光越發柔軟。

    旁人不懂他,因為沒有人真的去了解他心里的那份柔軟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,不由自主的前起唇角,梨渦淺淺,明艷動人。

    “謝謝王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淡淡地應道,視線淡淡的在她的臉上滑過,心底那股一樣忽然混進一股甜蜜。

    然后花枝的笑容有一點一點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那個,您能放下我嗎?”

    花枝支支吾吾的說完,然后身體又緊繃起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這才也跟著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花枝還被他抱著呢。

    他蹙起眉頭,然后有些惱火的將花枝放下。

    雖是看出他惱火,可他的動作還算柔和,若換了過去,怕是自己要被他一把扔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驚訝地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顧長夜感覺到花枝的視線,語氣不和的說道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連忙搖頭,挪開視線,然后想到今日路嬤嬤的話,又將實現轉回來,急切地說道:“王爺,那日的事是我錯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她要說什么,顧長夜微側著臉,視線涼涼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低下頭,看不見神情,但能從語氣里聽出她很認真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不該打聽王爺的事,也不該隨意提起,更不該用王爺的事,來反抗王爺的命令,萬般不該,實在該罰。”

    花枝略微停頓,輕咬住下嘴唇,似乎再做什么掙扎,最后好不容易鼓起最大的勇氣,抬起頭堅定地看著顧長夜說道:“但那日我說的是心里話,我敬重王爺,聽了那個故事也很感動,我不想成為玷污那份感情的人,所以,王爺一定要細細思考我的話,若是氣我惱我,便罵我罰我......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花枝的聲音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到底骨子里就怕他,鼓起的勇氣轉瞬用光,只剩下畏怕,“......只要不趕我出王府就好。”

    再次提起那日的事,顧長夜的火氣又沖上來,可聽到花枝怕自己趕她走時,他心底的顫抖又開始,火氣也跟著消退。

    他深知那份顫抖,同恐懼時的顫抖不是一樣的,可又說不出它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罰定要罰你的,等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他冷聲說完,便轉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見他回了屋內,花枝暗松一口氣,然后眼底的歡喜滿溢出來。

    果然和路嬤嬤說的一樣,用心的道歉,顧長夜是能聽到的。

    花枝暗暗鼓勵自己,之后要和他一點一點將誤解解開。

    她小跑回屋內,將虛弱的小燕子,放在一塊柔軟的小絨布上。

    然后便開始犯起愁來。

    她一時腦熱心急將燕子救下來,可去不知道該如何救它。

    它看起來很虛弱,是不是應該給它吃點東西?

    想著,花枝跑出去開始尋找燕子能吃的東西,她先跑到后廚拿了些小雞可以吃的小米,然后又找了些果子,急忙跑回偏房。

    顧長夜站在窗口,看著院子里來去匆匆的花枝,眉心的皺褶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偏房門口時,花枝正想辦法讓小燕子張開嘴,將小米喂進它的嘴里。

    他又低聲輕嘆。

    真的是笨。

    顧長夜走路像貓,無聲無息,走到花枝身旁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制止了她喂食的動作。

    花枝被他嚇到,抬起頭錯愕地看著他,然后看向自己手腕上骨節分明,修長好看的手,心跟著‘砰砰’地跳著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