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75章 關心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75章 關心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我看你不是要救它,是想讓它死?”顧長夜看著花枝手中的雛燕,面上沒有絲毫波瀾,說話的尾音卻又幾分譏誚。

    “這燕子還小,很多東西都不能吃。你喂它小米,是想活活將它噎死?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失措地看著自己手中的燕子,然后抬起頭,唇角不由自主向下墜了一墜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該怎么喂它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還救它?”

    花枝無辜地眨眼,然后低頭避開他涼涼的視線,像是一個被大人訓斥的孩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的頭頂,然后緩緩移動目光,看著自己手心中攥著的那一小節手腕。

    他暗暗丈量,她實在太瘦了,還沒用力,便掐住了骨頭,他只有拇指和食指圈著還有些富余的空隙。

    他花大把的金子,救回一只丑燕子,那他自己喂養好了嗎?

    顧長夜一陣失神,半晌,他拉回思緒,懊惱的搖頭。

    想這些做什么,他買下花枝是想讓她受苦受難的,可不是為了把她養的白白胖胖的。

    “先給它一點水喝,一會再去廚房弄一點煮熟的雞蛋黃,用糖水調制成糊喂下去。”

    花枝緩緩抬起頭,眼底的光芒微亮,半晌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王爺真厲害!連這些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的神情滿是敬佩。

    顧長夜緊繃的眉心微微一松,然后撩起衣擺,在她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看著他坐下,花枝的身體緊繃起來。

    她總是不習慣,顧長夜和她平平靜靜的呆在一處。

    他們從來都是一個坐著一個站著,或者一個坐著一個跪著。

    像這樣做的平齊,心平氣和地說著話,好像也只有那次金豐山,顧長夜中毒和她躲進山洞時候的事了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失神的想著,雖然那次真的很危險,但是她的心里其實是隱隱開心的。

    忽然想到什么,花枝略微猶豫,然后開口問道:“王爺,上一次在金豐山遇襲,最后我失去意識,也不記得我們是怎么回去的了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經過她的側臉,又緩緩移開,眸色幽深,半晌聲音清淡且冷清的說道:“王府的伙食挺好,你應該少吃點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臉瞬間漲紅。

    他是在說她沉嗎?那么上次是他帶自己回到大營的?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花枝纖細的手,小心翼翼地給燕子喂下一點水,腦子里也在想金豐山那日的事。

    那天是暗衛將花枝抱回去的。

    但是暗衛的存在,除了他的心腹李叢之外再無旁人知曉,就連皇上也不知曉,他自然不能同花枝說實話。

    喂好水后,花枝站起身便朝門口走去,準備去廚房煮個雞蛋,一回頭發現顧長夜也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”花枝不明所以地看著他,“您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廚房。”

    “廚房?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給雛燕做吃食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皺著眉看著她。

    那雙眼具有一股吸力,花枝只要一迎上去,就感覺自己似乎要被吸進去一般。

    她喜歡顧長夜的眼睛,冷清的沒有雜質,深沉的讓人捉摸不透,可她也怕這雙眼睛,冰冷的刺骨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望進去,便會就此淪陷,再也拔不出來。

    見花枝望著自己發呆,改竄行也微微蹙眉冷水管恒催促道:“還不走?”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,連忙點頭,然后有些驚慌的轉過身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一時的慌亂,忘記了自己不能走在顧長夜身前的事情,哪有下人走在主子身前的規矩?

    但顧長夜也沒出聲提醒她,而是默聲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走到廚房時,里面沒有一個人,花枝很少來這里,在廚房內翻找了一陣,才尋到雞蛋的位置。

    顧長夜更是沒有到過王府里的這種地方,雖然這王府是他的,但在廚房這里,他卻是個外人。

    他背著手,沉步走到角落里的一口大黑鍋前,伸手將鍋蓋掀起。

    里面是幾個白面的饅頭,應是中午時下人們沒來得及吃的。

    花枝將雞蛋扔進燒開的水里,等著煮熟,抬頭時剛好看見顧長夜手里拿著鍋蓋,正準備放下。

    下一秒她急忙小跑到身旁,伸手將鍋蓋接過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蹙眉看著突然沖過來的花枝,不解她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花枝將鍋蓋扔到灶臺上,然后便轉身拉其他的袖子,仔仔細細地打量起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,灶臺上有很多黑灰的,看,把袖子都弄臟了!”花枝用自己少女清甜嗓音說著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卻聽著,特別像一個嘮嘮叨叨的嬤嬤。

    他今日穿的是一個寬袖大炮,剛剛袖子不小心擦到灶臺上,的確沾上幾塊黑色的痕跡。

    花枝低著頭,認真地處理著他袖子上的痕跡。

    顧長夜第一次發現,她似乎做什么事情都很認真。

    上次在他睡著時包扎傷口是這樣,這次也是。

    直到袖子再沒有臟的痕跡,花枝才滿意的幫他整理著衣袖,唇角上揚,滿意笑道:“好了,這種黑灰很好處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當我是個孩子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開口這樣問道,弄得花枝一怔。

    半晌,花枝才反應過來,一定是因為她剛才舉動太冒失,惹顧長夜生氣了。

    花枝微微低頭,輕聲說道:“我是怕王爺的衣袖被弄臟了,所以才......王爺是主子,才不是什么孩子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微抬眉梢。

    轉身走到一旁,不再理會她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的側影,心下一陣沮喪。

    她還是摸不透顧長夜的喜怒,總是胡亂的猜測,這樣的感覺讓她感覺自己很沒用,因為她完全不知道顧長夜需要什么。

    花枝走回到煮蛋的鍋前,估算著世間差不多了,便將雞蛋撈起,放進一個小碗里。

    恰好玲瓏走了進來,看見花枝碗里的雞蛋,一邊的唇角上揚,嘲諷道:“喲!這不是王爺的通房嗎?怎么還跑來廚房偷吃?你這窮酸的模樣,說出去不點讓別人看咱們王府的笑話?不知道還以為王爺的通房受了什么欺凌,連飯都不給吃呢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她一愣,然后看向自己手中的碗,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這個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別解釋了,看見你這副窮酸的模樣,我就惡心,也不知你用了什么招數,迷了王爺的眼,怎么就能看上你呢?你除了這張臉還算看得過去,渾身一股子下賤氣!”

    花枝被她說的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玲瓏的話一句接這一句,半點不給她把話插進去的機會。

    忽然,一個清冷的聲音,突然打斷玲瓏如炮擊般的話語。

    “那你覺得本王不該看上她,應該看上誰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