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77章 還嘴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77章 還嘴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一路暈暈乎乎的,回到偏房時,才緩過神來。

    她的身量小,顧長夜一路將她提回來,也沒覺得廢多大力氣,想起之前說讓她少吃點的話,心底隱隱閃過一抹憂慮。

    這丫頭不會因為他的話,真的少吃吧?

    顧長夜將她扔到屋子里,便松開手。

    花枝轉身看著他,“王爺,剛才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朝桌子走去,撩起一百坐下,一只手輕柔的揉了揉桌面上,被絨布包裹著的雛燕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一個沒有碰過那個鐲子的人,能說出那個瑪瑙的種類嗎?”他語調冷漠地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歪頭細想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日她根本沒仔細看那個鐲子,更別提碰一下了,自然不記得那鐲子的樣式了。

    但玲瓏不同,他很仔細地看了,所以才能回答出顧長夜的問題。

    證實了自己的清白,花枝一陣歡喜,但同時心底有一點小小的失落。

    所以,剛才說如果她喜歡便送給她一個鐲子的話,是一個計策,并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花枝自己搖搖頭,心底自嘲一下。

    不要得意忘形,能證實清白已經很好了,怎么還想要別的?

    人總是貪得無厭,得了一點,便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見花枝站在門口半天未動,顧長夜皺眉看向她,“磨蹭什么?燕子都快餓死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這才想起燕子的事,急忙走過去,將碗里煮熟的雞蛋剝開,露出里面白嫩嫩的蛋清。

    但是顧長夜說燕子不能吃蛋清,花枝有小心翼翼的將蛋清剝成兩半,露出里面金黃的蛋黃。

    顧長夜在一旁看著,一股子熟雞蛋的香氣飄進鼻子里,一段被他遺忘的記憶陡然想起。

    他很少吃這樣的白煮蛋,倒是在阮府里,阮靈強迫他吃過一次。

    她說著這樣的雞蛋有營養,而且清清淡淡也很好吃。

    顧長夜嫌棄白煮蛋寡淡無味,本是拒絕的,但是阮靈愣是硬生生地將一小塊蛋清塞進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后來仔細品品,才發現雖然那個白煮蛋沒有什么滋味,但他并不討厭。

    這段記憶被想起,顧長夜忽然又想嘗嘗白煮蛋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花枝也正愁這個蛋清怎么辦,燕子不吃,扔掉又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她下意識地看向顧長夜,發現他也在盯著她手中的那一小塊蛋清。

    花枝糾結了片刻,最后還是鼓起勇氣問道:“王爺,您要吃蛋清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略微一怔,不過轉瞬便恢復往常冷漠淡然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扔掉?”

    他冷聲反問一句,將問題拋回給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看著手中白嫩嫩,十分誘人的蛋清,越發覺得浪費食物,于是弱弱地問道:“如果王爺不吃的話,我可以吃掉嗎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一句話幾乎弱的似是蚊蠅之聲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微挑一下眉頭,“我坐在這里,看著你吃?”

    花枝又一愣。

    讓王爺坐在這,看著她一個下人吃東西......

    的確不好。

    花枝也沒有多想,抬手將蛋清遞到顧長夜的唇邊,輕聲說道:“那,還是王爺吃吧,扔掉食物,豈不是很浪費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漆黑的眸子看著花枝。

    蛋清遞過來時,不小心蹭到顧長夜的嘴唇,一陣嫩滑的感覺,帶著蛋清的香氣。

    這其中還有花枝手上的甜香。

    顧長夜默聲片刻,然后緩緩張開嘴唇,輕輕咬住蛋清。

    將一半吃完,他還有些意猶未盡。

    花枝又將另一半遞過去。

    若是不喜歡,顧長夜絕對會生氣的拍開她的手,可是顧長夜沒有。

    花枝想他一定是喜歡的,唇角不由自主的微微彎起。

    顧長夜注意到她唇角的那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被顧長夜發現自己的小表情,花枝心頭一跳,慌張斂去笑意,低下頭,“沒,沒有,王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幽幽地看著她,然后緩緩垂下眼眸,張開嘴唇。

    這次連帶著花枝的手指一起咬住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花枝低低的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牙齒微微用力,感覺到花枝在顫抖,他才緩緩松開花枝的手指。

    另外一半的蛋清,已經被他的舌尖卷走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自己指尖上的齒痕。

    王爺一定是一時沒把握好,所以才咬錯了。

    花枝在心里這樣想著。

    而顧長夜自己知道,他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從剛剛開始,他的心底一直都有一點煩躁。

    在花枝的指尖咬這么一下,莫名舒爽了一些。

    花枝的指尖柔軟,還帶著點微甜。

    這塊蛋清似乎變得比之前那塊還要好吃。

    雖然被咬了,花枝也不敢有怨言,低頭將蛋黃一點一點碾碎,然后倒入一點清水,碗底已經有她事先加好的糖,攪拌成糊狀。

    然后花枝便拿著筷子,小心翼翼的喂給雛燕。

    因為太過小心,顧長夜能看出她手腕輕微的顫抖。

    大抵是在王府里總是挨說,花枝雖然笨手笨腳的,但無論做何事都很小心謹慎,沒有一個少女該有的張揚肆意。

    沈憐正好相反,看似溫婉穩重,可顧長夜也明白一些,沈憐讓他寵慣的,骨子全是不堪折辱的傲氣,若有人碰了她的傲氣,她定是要如炮仗一樣炸掉的。

    幸好沈憐有他,縱使她真的將何人炸傷了,只要他顧長夜在,便沒人敢動她。

    花枝沒有沈憐的好命,她一無所有,不敢擁有傲氣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不敢還嘴?

    想著,顧長夜冷聲問道:“剛才,為何不還嘴?”

    花枝喂食的動作一頓。

    還嘴?

    她哪里敢還,顧長夜說她身份低賤,從那日起,她便再沒有還嘴的資格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還嘴。”她弱弱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可這答案并沒有讓顧長夜滿意。

    他皺起眉頭,臉色有些陰沉,“為何?”

    花枝抬起頭看向他,眼底有些不解,“王爺,我的身份低賤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半晌,他抬手捏住花枝的下巴,深邃的目光望進她的眼底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記住了,你是我的奴隸,不是她的,你只需要對我唯命是從。”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他的話是在告訴她,她不需要向其他下人低頭嗎?

    顧長夜說完,將花枝的頭甩開。

    然后,起身走到床榻前,脫掉鞋子躺下。

    花枝驚愕地看著他,“王爺,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累了,今日在這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,之前我們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顧長夜冷冷地問道。

    然后她一只胳膊半撐起身體,看著花枝,一字一句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還是我的通房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