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78章 出游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78章 出游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月光照透窗紙,將窗外的樹影拉長至素白的墻面上,搖搖晃晃,讓看者有些頭暈目眩。

    在黑暗的屋里,花枝看不清墻面的樹影,但能看見透亮的窗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看著,半點睡意沒有。

    身旁,顧長夜平躺著,雙手交疊在腹部,涼被將自己裹得結結實實,半點沒余給她。

    倒是不冷,只是自小的習慣,身上不搭個被子,總覺得不踏實。

    花枝微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,然后像一個蝦米一樣,身體緩緩蜷縮起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說她還是通房,什么都沒有改變,可他又沒有強迫她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只是單純的在床榻上躺著,就好像是一對已經在一起十幾年的老夫妻,身旁有這樣一個人已成習慣,沒有什么干柴烈火,只是習慣躺在對方身旁。

    花枝在黑暗中搖頭,壓住心底隱隱的悸動,讓自己清醒幾分。

    眼下的一切都不真實,隨時都有可能會夢醒。

    顧長夜亦沒有睡著。

    他在想事情到底是何時出錯的,是去柔麗的時候,還是獻賀禮時,又或者在金豐山被刺客偷襲的時候。

    又是一夜,誰也沒有睡過去。

    在雞鳴之前,顧長夜起身下了床榻。

    將衣襟整理板正,顧長夜也沒有叫醒花枝的意思,而是直接離開。

    書房內,顧長夜將一個長長的木盒交給李叢。

    “派人將這個送給慕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叢接過木盒,眉心卻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顧長夜注意到他眉宇間的擔憂,沉聲問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王爺,您真的打算迎娶慕小姐為王妃嗎?”

    李叢按捺不住終于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了解李叢,跟在他身旁多年,是他的心腹,心底藏不住秘密,這幾日李叢的神情一直不太正常,想來想問這個問題許久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慕家的勢力于我有利,慕家小姐也甚合我心意,娶她不是再合適不過。”

    李叢躊躇片刻,輕聲說道:“可是王爺喜歡慕小姐嗎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喜歡,適合就行。”顧長夜執筆看向桌面的公文,滿不在乎的說道。

    李叢看著他,最后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雖然知道王爺身不由己,但卑職還是希望王爺能幸福,而不是像這樣犧牲自己一生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隨著李叢的話,顧長夜的手上一頓,然后唇角勾起一抹冷然的笑,“沒想到,你竟還信這些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不信?”

    “兒女情長本就多余,有何可信。”

    李叢低嘆,良久,淡淡地說道:“若是王爺一輩子冷情冷性也好,我是怕日后王爺再遇見一個自己歡喜的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看上哪個女人,自然也會有法子得到的。”顧長夜冷聲打斷李叢的話。

    李叢嘴巴微微張著,想要再說些什么,可最后還是將話咽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情之一字不去親嘗,旁人又怎么說得清楚,只是有些事明白的越晚,吃的苦頭便會越多。

    “王爺若沒有旁事,卑職先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叢躬身退出書房,準備找人將木盒送出王府。

    剛到王府大門口,正好和沈憐撞見。

    沈憐的視線無意中滑過李叢手中的木盒,眼底滑過疑惑。

    那木盒一看便是金玉軒的盒子。

    金玉軒在都城很有名,買的首飾胭脂都價值不菲。

    李叢一個男人,也未聽聞有心儀的女子,又怎么會花大把銀子買首飾。

    想來應是顧長夜買的。

    沈憐心底暗喜,覺得這是顧長夜買給她的,便攔住李叢,手伸向他手中的木盒。

    “這是王爺買的?”她的眼角滿是歡喜。

    李叢反應極快,一偏身便躲過她伸來的手。

    他恭敬的低下頭,聲音里卻有隱隱的疏離,“沈小姐,這不是給您的。”

    沈憐臉上的笑容變倏然一僵。

    她再看向木盒,眉頭緊了一緊,心頭劃過一個名字,聲音沉下去不少,“王爺送給阿奴的?”

    李叢微怔,緊接著唇角勾出一抹有些無奈的笑容,搖頭說道:“不是,沈小姐多想了,卑職還有要事,先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李叢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沈憐的臉色卻越來越陰沉。

    除了她以外,顧長夜從沒有給旁的女子買過首飾胭脂,又不是送給阿奴的,那會是誰?

    而且看樣子,那盒子是要送給府外的人。

    心底隱隱生出不安,沈憐左思右想,最后低聲對身后的子俏說道:“你想法子去探聽一下,王爺最近是否和府外的女子接觸過。”

    子俏低聲應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七月末時,都城下了幾次連綿的小雨。

    都城的節氣,要么半個月的烈烈炎日,不見半點雨水,若逢雨季,便是要下一段時日。

    顧長夜答應沈憐去天虹池的事,因為未停歇的雨一直被耽擱下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天氣轉晴,顧長夜想著過幾日應會忙起來,便準備立刻帶著沈憐和路嬤嬤去天虹池,住上三日。

    花枝正在院子內打掃,她白日里只需在書房奉茶便可,偶爾閑下來,無旁的事可做,便在院子里打掃。

    她不嫌累,其他下人也樂得偷閑,自然也就沒有人攔著她。

    長柳快步走進院子,看見她輕聲說道:“阿奴,王爺叫你收拾一下,到王府門口候著。”

    “王府門口?王爺要出門?”花枝直起身奇怪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爺準備帶小姐和路嬤嬤去天虹池,要你隨行。”

    花枝呆愣一下,然后低下頭弱弱的回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讓她去,她哪有敢說不的道理。

    這段時日,顧長夜每夜都會到偏房就寢,但再未強迫過花枝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一開始,花枝很不習慣,他們之間不再像從前那般劍拔弩張,顧長夜總是沉默,讓花枝覺得很陌生。

    可又好像什么都沒有改變,他依然冷漠。

    花枝轉身回房間收拾了幾件衣裳。

    她其實也沒有什么東西好收拾,衣裳只有三四件,上次府里給下人做新衣,獨獨落下了花枝,眼下收拾的幾件,還是顧長夜剛讓花枝做通房時,長柳送過來的。

    花枝對穿著沒什么要求,只是想著衣服破了便沒新的,對自己的衣服很仔細,所以衣裳即便穿過了,但還是像嶄新的。

    衣服打包好后,花枝將小燕子交給長柳,她不在的幾日拜托長柳幫忙照顧。

    等她走出王府門口時,車馬已經在門外停好。

    沈憐和路嬤嬤已經上了馬車,顧長夜就站在馬車前,背對著她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