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1章 底線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1章 底線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沈憐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地上的花枝,然后轉頭扯住顧長夜的衣袖,“顧長夜!我不許你娶旁的女子,你選一個下賤的奴隸做通房我忍了,從小到大,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聽,只為了讓你再多喜歡我一點,現在你告訴我你要娶別人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一直冷冰冰地落在花枝的身上,未曾轉動半分。

    花枝也茫然失措的迎著他的視線,不知眼前到底是什么狀況。

    “顧長夜,既然你答應了母親照顧我,你便要照顧我一輩子!”沈憐大聲喊起來,聲音有些接近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她的嗓音尖細,很是刺耳,聽得顧長夜越加心煩。

    顧長夜向下壓住火氣,用力甩開沈憐的手,沉聲說道:“與你母親的誓言我沒有忘,至于到底怎樣照顧你,由我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太過冷漠無情,沈憐雙目睜大地望著他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感覺顧長夜離她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沈憐感到有些害怕,越是害怕越是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她只要顧長夜,無論用何方法,哪怕用阮靈的名義,將顧長夜強行捆在自己身旁也行

    沈憐伸手從懷中拿出顧長夜給她的那顆夜明珠,將上面清晰可見的靈字擺到顧長夜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對得起我的母親嗎?她肯定希望我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,你若真的將她看得如此之重,就應當擔起這個責任給我幸福!”

    顧長夜心底的煩躁越加濃烈。

    他向來不喜歡別人給自己套上枷鎖,對于沈憐,他給她衣食無憂,享受榮華富貴,可卻未曾想對她負一輩子的責任。

    想來阮靈也不會希望,他用娶沈憐為妻的這種方式照顧她一輩子。

    而沈憐卻想用阮靈的名義將他困住。

    越想越是惱火。

    “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。”顧長夜的聲音壓得很低,能聽出隱隱的怒氣。

    花枝看出他那副模樣,分明已經是怒火沖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偏偏沈憐還只顧著自己,繼續說道:“說什么將我母親視為最重要的人,也不過如此!當初我母親的死你就沒有半點責任嗎?你別忘了,是阮家在朝廷上不顧自己的腦袋,為你據理力爭,是我母親為了救你,差點成為殘廢!”

    “顧長夜!你欠我的,我不許你和慕家小姐成親,我要你娶我!”

    沈憐說著,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就好像顧長夜已經是她的,再無旁人能擋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花枝也從她的話里理清思緒。

    原來沈憐是阮靈的女兒,這些以前花枝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,顧長夜才會將沒有血緣關系的沈憐視為掌上明珠,百般寵溺。

    她是顧長夜心底最重之人唯一的骨肉,便是要他拼上性命,也要護沈憐一生順遂安康。

    卻不想他的守護,偏偏生出一段不該有的情債。

    “慕家小姐我是一定要娶的。”顧長夜冷聲說道:“還有,你弄錯了一點,我欠你母親,卻不欠你絲毫。”

    沈憐被他身上陰冷的戾氣嚇的向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然后她便意識到,她是真的將顧長夜惹急了,哪怕她這次一哭二鬧三上吊,他們之間的裂痕也無法修補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甘心。

    顧長夜只能是她的,她不甘心看著他與別的女人舉案齊眉。

    只要能將顧長夜留在自己身邊,讓她付出什么代價都可以。

    沈憐不知所措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夜明珠。

    她的母親是她唯一能留住顧長夜的籌碼,可現在這唯一的籌碼似乎對顧長夜也沒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“騙子......”

    沈憐喃喃地念叨,眼角一抹猩紅,憤恨地看著顧長夜,攥著夜明珠的手越發用力。

    然后她忽然轉身,將手中的夜明珠,用力的向西側那道攔路的深溝里扔去。

    花枝震驚地看著沈憐的動作,然后本能地想要起身抓住飛出去的珠子,可到底還是晚了一步,眼睜睜地看著夜明珠順著崎嶇坎坷的坡道滾下去,最終落入一片昏暗之中,再看不到蹤跡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在乎與母親的約定,那母親的遺物于你來說肯定也不算什么吧!”

    沈憐一邊說著,眼淚一邊向下落著,布滿面頰。

    顧長夜眼底也露出一抹愕然。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沈憐竟會癲狂至此,那是她母親的遺物,她竟然說丟便丟。

    “沈憐!”顧長夜怒吼出聲。

    他從未對沈憐吼過,這是第一次,直接將沈憐嚇得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剛剛就是我的底線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眼底是濃濃的黑霧,此刻正蹲坐著一只被激怒的兇獸。

    但顧長夜的理智還在,即便沈憐已經激怒他,但他還是沒有想過傷害她,而是壓低聲音,聲音陰冷的吼道:“來人!將小姐帶回房間,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房間半步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兩個小婢女匆匆跑過來,攙扶著沈憐離開,這一次沈憐并沒有做半點反抗,只是身體微微顫抖著。

    沈憐走出兩三步后,然后忽然轉頭,布滿的淚水的臉上倏然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顧長夜,你要慕家小姐也好,到時這個阿奴......”

    她意味深長地看向花枝,“這個阿奴,你便要打發出府吧?慕家小姐好歹也是世家子女,又怎能容忍自己的夫君身邊,有一個身份低賤的通房呢。”

    說完,沈憐便轉身大步離開,再沒有回過頭一次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色越發繃緊,目光幽幽地望著池塘,片刻驀地轉身離開,沒有給花枝半點視線。

    看著顧長夜離開,花枝的身體卻如墜冰窟一般。

    沈憐說的沒錯,一旦慕小姐過門,這個王府便再沒有她的容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無論之前慕小姐表現的多么親切,都是因為并不知道花枝通房的身份。

    若是慕小姐知曉了她是顧長夜的通房,又怎么可能再容忍她。

    花枝緩緩垂下眼眸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她也不會再強留在王府里,畢竟她要求的是顧長夜幸福,若她的存在讓慕小姐感到不快,她愿意離開。

    可心中還是留下遺憾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什么都沒有為顧長夜做,那么多的恩情,都沒能償還上.

    花枝踉蹌的從地上爬起,緩緩走到用來警示旁人的木牌前。

    那個夜明珠是阮姑娘的。

    她還記得,顧長夜拿著夜明珠的模樣。

    曾經的不解,如今已全部明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一個人,高過九霄之上的浮云,重過陸上所有的山川。

    可他們之間所隔的不是山海,而是生死離別。

    她愛著顧長夜,連他心底的那個人一起裝進自己心里,又怎舍得那人的重要之物被棄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昏暗的深溝,露出一抹淡然的笑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