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2章 大雨中的尋找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2章 大雨中的尋找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坐在屋內,用手揉著酸痛的額角。

    下午沈憐的歇斯底里,接近瘋狂的模樣還在眼前,擾的他頭痛。

    最近他時常問自己,到底是何時出了差錯。

    他向來謹慎,每一步都經過深思熟慮,卻沒想在沈憐這里還是出了差錯,竟讓她對自己生出這么深的執念。

    她竟連自己母親的遺物都......

    想起夜明珠,顧長夜額角的青筋又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來人。”

    一襲黑色皮甲衣的護衛走進來,“王爺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睜開眼,幽深的眸子里還殘留著未消散的怒氣,“派幾個人,去池塘西側的深溝下把夜明珠找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”護衛微微蹙眉,臉上露出猶豫的神情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他目光沉了沉,“說!”

    “回王爺,外面現在正下著大雨,西側的那道深溝本就危險,有二十多尺深,下面全是鋒利的碎石,天也黑了,只怕現在去找會有危險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引起顧長夜注意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何時下的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爺,半個時辰前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回到房間,滿腦子里全是今日沈憐歇斯底里的模樣,就連何時下雨的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略微停頓,然后緩緩站起身走到窗前。

    推開窗戶,窗外是密如銀針落下的連綿大雨。

    白日里還晴空萬里,眼下泛著暗黃的夜空,一眼望去是壓得很低的烏云。雨聲,雷聲,風聲,裹挾著涼意撞在心上。

    原來真的如她所說的那樣,下雨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頭微蹙起,又緩緩地松了開。

    “阿奴呢?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放低,卻比剛才少了一些怒氣。

    護衛低頭回道:“剛剛派人去看過,還在池塘邊。”

    “池塘邊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喃喃地說道,然后將手伸出窗外。

    雨絲落入掌心,絲絲涼意,安撫心神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睡一覺,安安穩穩地睡一覺。

    將所有的算計,籌謀,憤恨先放下,將它們先丟在雨中不管。

    只這一日,全都放下,也不會有什么影響吧?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合上眼,鼻尖嗅了嗅窗外潮濕的味道,良久向身后的人說道:“去將阿奴帶回來......”

    他頓了頓,又緩緩地說道:“......帶到我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護衛轉身走到門口,指尖剛碰到門,又忽然被顧長夜叫住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,還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顧長夜默聲片刻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今日沈憐最后的那番話。

    她那么害怕被他趕出王府,聽了那番話,此刻一定正不知所措或者傷心難過。

    好幾次,花枝都嘴硬說她只把他當做恩人。

    眼下這么大雨,還在池塘邊呆著,興許是在偷偷的哭吧。

    忽然,顧長夜就想親自去抓她回來,若是能撞見她偷哭的模樣,定要讓她好好解釋一下是為何。

    “把傘給我,我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護衛有些吃驚,“王爺,外面雨下的大,還是我去把阿奴帶回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親自過去抓她回來。”

    雖然顧長夜的臉上依然沒什么波瀾,但某一瞬間,護衛似乎在他的眼底看出一抹溫柔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便消失不見,護衛急忙低下頭心想定是自己看錯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今夜,沒有月光,雨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雨滴打在池塘邊的枝條上,像一只不懂憐惜的手,沒有絲毫溫柔可言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讓旁人跟上,右手執傘,左手提著燈籠,燭火隨著雨絲一起搖晃。

    走到池塘邊,卻沒有看見半個人影。

    顧長夜緊皺眉頭,又在池塘邊四處仔細找了找,還是沒有看見花枝的身影。

    莫不是回去了?

    他皺著眉頭走到今日花枝蹲的那個位置,不遠處便是那道深溝。

    雨水打濕顧長夜的衣擺,他卻似是沒感覺到一般。

    沒有看到花枝,他略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正準備轉身回去時,他忽然想到今日夜明珠被沈憐扔掉時,花枝的模樣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慌張地看著珠子向那道深溝里飛去,她便急忙起身想要接住珠子,可伸出去的手還是和珠子錯過。

    那模樣,可比他和沈憐兩個人都要著急。

    顧長夜倏然轉身,快步走到那個警示旁人危險的木牌旁邊,向那道深溝里看去。

    下面一片漆黑,只能聽見呼嘯而上的風聲,和不絕于耳的雨聲。

    那家伙不會傻到自己一個人下去找夜明珠吧?

    這個念頭一出,顧長夜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她再蠢但還是要命的。

    花枝向來最惜命,所以定不會做那種傻事的。

    想著,顧長夜緊皺的眉頭松開,轉身緩緩離開......

    豆大的雨珠砸在頭頂便是刺骨的涼意。

    花枝沒想到夏日的雨,竟也可以如此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衣裳已經全被雨水打濕,緊緊地貼在肌膚之上,深溝底的寒風一吹過,衣服的濕意便顯得更加不舒適。

    呼出熱氣,變成一片霧白,向上縹緲散去。

    她本是打著傘的,可手中拿著傘,又要提著燈,找起夜明珠來實在麻煩,她只好將傘扔到一旁,拿著燈籠在碎石中仔仔細細的翻找著。

    碎石尖銳,翻找時總會劃傷她的手,可花枝卻咬牙忍著那些痛意,頂著瓢潑大雨,不顧疼的錐心刺骨的寒疾。

    那顆夜明珠,對于顧長夜來說很重要。

    她一定要幫他找回來。

    可這深溝很大,花枝已經在這里找了許久,都沒有看見夜明珠的蹤跡。

    只她一個人尋找,不知道要找到何時。

    她輕輕咬住下唇,腦中一瞬間的空白。

    夜明珠。

    花枝眼睛倏地一亮。

    她怎么犯蠢了!那可是夜明珠,在黑暗中一定會發光的!

    花枝也沒有去細想,舉起燈籠,便將里面的燭火熄滅。

    一瞬間,她便陷入無邊黑暗中。

    看不見年云,看不見月,只有耳邊的風聲和雨聲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她又想起心底最怕的那段記憶。

    她躲在花府的地窖中,聽著外面凄厲的哭聲,和此刻的風雨聲像極了。

    冷風拂面,讓花枝清醒了幾分。

    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。

    花枝暗暗地安撫自己,想讓自己鎮定下來,眼下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找到夜明珠。

    她緩緩睜開因為害怕緊閉上的眼,在黑暗中,一點一點探索者。

    她的神經緊繃著,生怕自己不小心跌倒,在這些鋒利的碎石里跌倒,搞不到好一不小心會摔破腦袋。

    一個小小的亮點,出現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花枝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,小心翼翼的朝著那小小的光點移去。

    然后蹲下身,胡亂的翻開四周的碎石。

    夜明珠的光亮一點一點變大,照亮花枝的小臉。

    突然,一個涼薄的聲音在身后響起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呢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