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3章 為她心痛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3章 為她心痛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站起來轉身看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一身青衫立于傘下,左手燈籠里的燭火搖搖晃晃,將他罩在朦朧的燈光里,卻未曾給他冰冷的面頰沾上半點暖意。

    不真實,一切都顯得那么不真實。

    有一瞬間,花枝還以為自己是在夢境里。

    她好想跑過去,緊緊地抱住他,告訴他,她真的好喜歡他。

    這一生本無樂趣,卻因他生出萬般色彩。

    不過也只是一瞬,花枝便清醒了。

    這不是夢,她的手好痛,骨頭好痛,心也好痛,這些疼痛都提醒著她,這不是夢境。

    顧長夜不愛她,她也不能愛顧長夜。

    淚珠滾上眼角,她咬牙忍了忍,可是滾落出來。

    慶幸的是,雨下得很大,落在臉上,也就讓人不出她哭了。

    花枝逼著自己在唇角邊扯出一抹笑,朝顧長夜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卻沒想顧長夜突然沖她大吼一聲,“我問你你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花枝被他的吼聲嚇得向后瑟縮一下,良久顫抖的回答道:“我,我在......”

    她抬起手,將夜明珠舉到顧長夜的面前,“我在幫您找夜明珠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瞳孔微顫,看著她掌心里夜明珠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好像所有的風聲雨聲都停了。

    耳邊只有她的聲音。

    花枝的眼淚一直不受控制的落著,但她還是努力讓自己的聲音,聽起來和往常一樣。

    借著這場大雨,他便不會發現她在傷心難過。

    “王爺,下雨了,今日便不要罰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緩緩移到花枝的臉上,花枝站在雨中,渾身濕透顯得她瘦小的身軀更加單薄,她彎起眉眼,露出一抹笑,似是懸于夜空的月牙。

    淺淺,柔柔。

    像一根羽毛輕輕地劃過他的心頭,卻留下一陣刺痛。

    “不是怕死嗎?你就不怕死在這里都沒人發現。”他冰冷的開口。

    花枝吸了吸鼻子,眸子明亮地望著他,“我很小心的,我想著幫王爺找回來這個珠子,便絕對會活著將珠子帶回去的!”

    一會活著回來的。

    去柔麗的時候,她也這樣說過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頭皺的越發緊。

    她很矛盾。

    一時怕死,一是不要命。

    或許,她并不是怕死,只是想把這條命留給他,等到對的時候,便拿出來,全部給他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顧長夜心頭的那抹頭開始向四處蔓延。

    他不知為何心底會突然這樣難受,像是一把刀插在心口,而花枝是握著那把刀的人,她在緩緩地推著刀子,將刀推進他心臟的深處。

    “王爺給您!”花枝笑著將珠子向前又遞了遞,“這么重要的東西,王爺記得收好。”

    兩條手臂忽然變得格外沉重。

    她不曾知曉,就是因為這顆珠子的主人,他殺了她家中所有的人,將她拖進無盡的黑暗中,日日祈禱著她痛苦卻不能翻身。

    可她還是笑了,還把他當做恩人放在心底感激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不解但也知曉,正是因為花枝不知道,所以她才能說出報恩這種話。

    若有一日,她知曉一切的真相,她一定會恨他,恨不得他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頭越皺越緊,有一個念頭一直在自己的腦子里橫沖直撞,想要沖破他的封鎖。

    他既盼著那道思緒沖破,又害怕那道思緒沖破。

    最后,他緩緩合上眼,壓下此刻莫名情緒,冷聲說道:“你先拿著夜明珠,隨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花枝也感覺到顧長夜似乎有些異樣,可看出他面容上的疲累,也不敢多問,于是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走了沒兩步,顧長夜又忽然停下。

    花枝也倉促的停下腳步,看著神前顧長夜停下的背影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他一動不動的站著,似是在等著什么。

    許久,他有冷聲說道: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走到顧長夜身旁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淡淡瞥過花枝蒼白的臉,然后不動聲色的將傘遮住她的發頂。

    花枝感覺沒有雨再落在身上,抬起頭看了一眼,下一秒立刻反應過來,慌張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王爺!怎么、怎么可以讓您為我打傘?!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沉的吐出一口氣,半晌不耐煩地說道:“過來!”

    花枝畏怕的吞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顧長夜瞥見她那模樣,有些不悅地說道:“你是怕我吃了你?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搖頭。

    “過來!”

    顧長夜又重復一遍。

    花枝這才慌張的向他身旁靠去,她知道顧長夜向來不喜歡重復一件事。

    一把傘,一個燈籠,兩個人。

    茫茫的大雨,噼噼啪啪的打在傘上,也打人心上。

    本來惶恐的心,也隨著雨聲慢慢鎮定下來。

    她從沒有這樣和顧長夜并排走過。

    兩個人,沒有言語,可卻好像有很多話要說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,傘好像更傾向于她這一側。

    花枝想要抬頭看看確定一下,偏偏有沒有勇氣那做,只敢低著頭,努力和顧長夜的腳步平齊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她的肩膀不時會碰到顧長夜,碰一下,她便會如一只受驚的兔子,身體跟著顫一下。

    可身旁的顧長夜還是不言。

    第一次,好像她做什么,他都不會說她。

    花枝緊緊地握住夜明珠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身體是熱的,雖然只是短短一瞬的接觸,但她還是感覺到了。

    不像是夢境里的他,真實的他是溫暖的。

    花枝低著頭,唇畔不由自主的彎起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屏風后是迷蒙的霧氣。

    花枝將自己整個人都埋進沐浴的木桶里,

    熱水漫過肩頭,暖意直達骨頭里,讓寒疾帶來的痛苦減少許多。

    可花枝還是放松不下來,身體一直緊繃著。

    她和顧長夜從深溝回來后,顧長夜便直接將她帶回自己的屋子里,還命人準備了熱水,讓她沐浴。

    雖說是天虹池為顧長夜準備的房間,可到底是顧長夜的寢房。

    她這樣在顧長夜的寢房沐浴,不免讓她開始胡思亂想起來。

    于是,這一次她洗的時間格外長。

    她不知自己洗完會發生什么,便一直在水里磨蹭著,一直到浴桶里的水都變涼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不急著將她叫出來,只是心中有所掐算。

    “來人,給她換水。”

    花枝聽到顧長夜的聲音,在屏風后一驚,沒一會便看見四個小婢女,提著熱水走進來,幫她把涼掉的水換掉。

    她又在熱水中泡了一會兒,泡的自己頭都開始發暈,才又聽見屏風外的顧長夜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出來!難不成還想等本王去里面把你請出來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