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4章 懷抱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4章 懷抱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被顧長夜的話驚得站起,帶起一片水花。

    雖然知曉顧長夜不會突然闖進來,可她還是急忙的將身上擦干,拿起一旁干凈的衣裳。

    換好后,她又在屏風后躊躇半晌,才慢吞吞的走出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就站在屏風外,看著她挪著小步子低著頭走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發絲還濕著,用一根極其普通的木簪,將一頭墨發在頭頂綰起,只余幾縷碎發貼著白皙脖頸,雖然低著頭,但顧長夜還是能看見她雙眼微微泛著紅腫。

    花枝抬眼瞥向他,恰好和他的視線撞上后,又急忙慌張的將視線移開。

    “王爺,我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剛說出三個字,顧長夜忽然轉身走到桌旁坐下,用手指敲打了一下桌上的瓷碗,聲音清冷的說道:“把這個喝了。”

    她呆怔地看著那個瓷碗,一時不知眼下這是何情況。

    花枝許久未有動作,顧長夜右手撐著頭,眸子轉向她,淡漠的上下打量著她。

    今日總算知道為何她明明不傻,長得也不像笨的,卻總是給人一種笨的錯覺。

    她的反應太慢,做何事反應都慢半拍。

    就因為她這個性子,在王府受欺負也實屬正常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顧長夜幽幽開口。

    花枝這才挪著步子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這次顧長夜沒有再重復一遍之前的話,只是看著她,下巴微微向瓷碗的方向一抬。

    花枝便明了他的意思,端起碗將里面的湯汁全部飲下。

    一股濃濃的藥味,還很苦,盡管她忍耐了,可還是被苦的忍不住禁了禁鼻子。

    她明明受不住苦,還強裝作無事的小表情落在顧長夜的眼底,讓他覺得有幾分好笑,面上卻依然一副淡漠涼薄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王爺,這是什么?”將碗里的東西喝的干凈,她才想起來問顧長夜給自己喝了什么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挑起眉頭,“都不知道是什么就喝那么干凈,你就不怕我給你喝的是毒藥?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!”花枝急忙搖頭,倒是急著替他辯解道:“王爺不是那種人,不會害我的!”

    “不會害你?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冷笑一聲,“別忘了,我可親手喂你吃過斷腸草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心底咯噔一聲。

    她真的把這事忘得一干二凈了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個不記仇的人,對顧長夜更是寬容的不得了,柔麗的事情,自她解毒之后便全都拋之腦后了。

    眼下被他提起,花枝才又想起,看著被自己喝的很干凈的碗底,花枝的嘴唇有些緊張抿住。

    看著她有些怕了模樣,顧長夜合上眼,淡淡地說道:“放心,只是驅寒的湯藥,不然你想得了傷寒再傳給我嗎?”

    他的話冷冷的,可花枝的心底卻是一暖。

    花枝看向一旁的桌面,夜明珠已經被放進一個小盒子里,里面是紅色的綢緞,夜明珠放在上面顯得格外晶瑩圓潤。

    對這顆夜明珠,花枝總有一種莫名的熟悉。

    好像是很久之前,她曾見過。

    想著,花枝暗暗在心底搖頭。

    胡思亂想什么,如此珍稀的東西,她怎么可能見過。

    這珠子對于顧長夜來說很重要,能找回來就好。

    屋內一時安靜下來,顧長夜閉著眼睛仿佛睡過去一般,花枝就站在他的面前,不知自己眼下該做些什么,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良久,她弱弱的問道:“王爺,夜深了,您早些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睜開眼,看著花枝低著頭轉身,他忽然站起身一把拉住花枝的胳膊。

    桌面上安靜的燭火,隨著顧長夜起身時的動作,跳了一跳,然后倏然熄滅,屋內只剩下桌面的夜明珠,幽幽的發著光。

    花枝只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,回過神時,自己已經被顧長夜抱到床榻上。

    身體陷在柔軟的被褥之中,顧長夜滾燙的呼吸噴在面頰上,讓花枝本能的緊繃起身體。

    “王爺!”花枝驚叫一聲,雙手用力撐住顧長夜的胸膛,想要阻止他的靠近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和顧長夜的力量懸殊,之前幾次掙扎時,花枝便感覺到就算自己全力掙扎,只要顧長夜不放過她,她便逃不掉。

    即便徒勞,她還是用力抵著顧長夜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王爺,不要!”

    花枝望著顧長夜涼薄的面龐,感覺著他低沉的呼吸,心底一面顫抖,一面猜想著即將來臨的狂風暴雨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卻沒有如她所想的那般,怒吼或者將她的雙手捆綁起來。

    他在黑暗中沉默著。

    花枝看不清他眼底情緒,漆黑的眸子里裝的是旁人永遠看不出猜不透的心事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的他身上沒有從前的戾氣,也沒有了每次要把她拆吞入腹的感覺。

    顧長夜胸膛的溫度很快便穿透他的寢衣,傳遞到花枝抵著他胸膛的雙手上,且越發變得滾燙。

    和他的手一樣,溫熱的發燙。

    花枝一陣失神,抵著他的雙臂一松。

    感覺到她的松動,顧長夜慢慢的壓低身體靠近她,直到和她相貼為止。

    “不要鬧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沉沉的響在耳畔。

    花枝第一次聽到他用這樣的語氣和自己說話。

    依然強硬,雖少了幾分疏離,還帶著些疲累的沙啞。

    好像再說,他只是累了,想要歇歇而已。

    花枝的心和著他的聲音微顫,雙手依然橫在二人之間,卻在舍不得推開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攬著她的腰,扯過一旁的被子蓋上,便再沒有旁的動作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靜靜地抱著她,一只手微微用力的扣住她的腰肢,將小小的她塞進自己的懷中,不讓她向后躲開半分,獨占著她。

    屋內只有窗外的蟬聲唱,還有二人錯開的呼吸聲。

    他的懷抱太過溫暖,甚至讓花枝忘記了,過去在他身旁時的不安與畏怕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衣衫上有一股淡淡草木香,花枝緩緩閉上眼,讓自己慢慢陷進這股清冷卻讓人心安的氣味中。

    或許這只是個夢,但她愿意陷進這個夢中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感覺到花枝的手臂慢慢地抱住他,然后像一只想要取暖的貓兒般,將自己的頭埋在他的胸膛里蹭了蹭。

    只一瞬,便戳中了他心底的柔軟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便聽到花枝的呼吸聲漸漸沉下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睜開眼,低頭看著我在懷中睡得香熟的花枝,眼底染上一片自己都未能察覺的溫柔。

    她的眼圈還泛著紅,顧長夜忍不住抬手,用指腹輕撫過她眼簾。

    為何要哭?

    外面的雨再大,但是在那個深溝底,他還是分辨出了她臉上的水珠,哪些是雨,哪些是淚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