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6章 懷疑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6章 懷疑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南潯塔的構造奇特,從下至上,一層比一層小一圈,頂層景致最好,卻也最小。

    路嬤嬤和顧長夜向下看去,正好可以看見下面一層多出來的那一圈。

    一個藕粉色的身影趴在圍欄邊,沒一會兒,又打了一個噴嚏。

    路嬤嬤的眼睛微亮,“阿奴?”

    聽到頭頂的聲音,花枝抬起頭向上看去,正好看見路嬤嬤和顧長夜探出的頭來。

    她微怔一下,然后臉頰迅速漲紅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爺?!”

    她也是剛剛才爬上這塔,事先并不知道顧長夜和路嬤嬤也在這。

    都說天虹池最好的景色,一定要到南潯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昨夜的事,讓花枝的腦子很亂。

    也不僅是昨夜,這段時間的事,都讓花枝越發覺得雜亂。

    她不敢去顧長夜身旁侍奉,只好尋了此處靜靜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還是和他撞見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子漆黑,在上方幽幽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花枝便迎著他那不知是兇是惡的目光,想躲又不敢躲開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花枝臉上傻怔怔又古怪的神情,又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顧長夜,緊接著便露出一抹了然的淺笑。

    “阿奴,上來,嬤嬤正好腿疼著呢,你上來扶嬤嬤一把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的身后便跟著兩個小婢女,不讓她們扶著,偏偏叫了花枝,心底在盤算什么實在太明顯。

    顧長夜卻沒有出聲阻攔。

    花枝躊躇片刻,然后抬起腳小跑到頂層扶住路嬤嬤。

    路嬤嬤端詳了一下花枝,然后柔聲說道:“怎么回事?昨日看著還挺精神,怎么今日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?”

    聽了路嬤嬤的話,顧長夜的視線不動聲色的滑過花枝的臉。

    的確有些蒼白。

    又想起剛剛花枝一直在打噴嚏的樣子,顧長夜的眉心又不悅的緊皺。

    明明都給她喂了藥,怎么還是病了?

    “沒事,婆婆,我挺精神的。”花枝小聲說著。

    只要顧長夜在身旁,她說話時總會把聲音壓倒最低,就好像身旁趴著一只沉睡的惡犬,她怕驚醒那只惡犬的模樣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她無奈地搖頭。

    王府里這兩個小丫頭都不是讓人省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塔頂的風有些大,連帶著衣擺都隨風飄蕩。

    路嬤嬤雖腿腳不便,但身體卻沒有旁的大礙,反而看著比同齡人身子骨還要健朗。

    倒是花枝一個正是該精神勁足的年紀,反倒風一吹人就跟著瑟縮一下。

    路嬤嬤把手隨意地搭在畫花枝的手背上,可剛一挨上,便被驚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阿奴,怎么天氣這么熱,你的手怎么還這么涼?!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解釋,“我從小便有寒疾,所以手腳會比常人要涼一些,沒有關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寒疾?這還是聽你第一次說起,小姑娘家怎么還會染上如此重的寒疾?”路嬤嬤關切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聽到路嬤嬤問起,顧長夜雖然視線依然落在遠處,心思卻也飄到寒疾這件事上。

    關于寒疾這件事,花枝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。

    畢竟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露出一抹略微苦澀的笑,“是兒時的事了,其實我也記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心想或許是兒時家中窮困,才讓孩子染上的寒疾,不由得輕嘆一口氣。

    然后路嬤嬤微微偏頭,向身后的兩個小婢女說道:“既然阿奴身體不便,你們平日睡在一起,便不要讓她睡在靠窗的位置,她這身子是不能吹風的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兩個小婢女相互一看,面上都露出一副為難的神色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出端倪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兩個小婢女沒有一個人敢答話。

    路嬤嬤不知道花枝通房的身份,自然也不知道她并沒有和其他的小婢女住在一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眼下兩個小婢女也不知該如何回答,生怕自己會不小心說錯什么。

    “阿奴特殊,是不與她們住在一起的。”顧長夜忽然出聲,回答了路嬤嬤的話。

    路嬤嬤微怔,然后便笑著問道:“原來是這樣,阿奴自己一個人住?”

    顧長夜幽幽地看了花枝一眼,然后沉聲緩緩說道:“是,她只負責侍奉我,便住的離我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話,花枝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。

    她很害怕路嬤嬤知曉她是通房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路嬤嬤知道了,還能像現在這般親切的對她嗎?

    就連曾經一直對她好的小舞,都因為通房一事離她而去,路嬤嬤也一定會討厭她吧。

    越想,花枝的頭越低,不敢看向身旁的路嬤嬤。

    卻沒想路嬤嬤只抬手輕拍了兩下花枝的手背,滿是溫柔,意在安撫。

    “自己一個人住好,記得要將門窗關緊。”

    花枝抬頭怔怔地看著路嬤嬤。

    路嬤嬤正親切地笑著看著她。

    她忽然覺得眼眶一酸。

    雖然此事并未挑明,可顧長夜那樣回答,多少都會讓人懷疑。

    可路嬤嬤還是愿意選擇相信她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,輕聲說道:“謝謝婆婆。”

    等到天邊的太陽,染上艷紅,扯著色彩艷麗的天空墜入夜幕時,幾人才從南潯塔走下。

    將路嬤嬤送回房間,花枝的心又開始提起來。

    眼下又要剩下他們二人,也不知顧長夜會不會找她算昨夜的帳。

    “小姐呢?今日怎么樣了?”顧長夜走出路嬤嬤所居的院子,便沉聲問身旁的護衛。

    護衛答道:“回王爺,今日小姐一直在屋子里哭,送去的飯菜也沒有吃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色沉了沉,明顯對沈憐不吃飯這件事感到很不滿意。

    “不吃也給她送,餓了自然會吃。”

    他的語氣冷漠無情。

    可花枝知道他還是在意沈憐的,嘴上無情卻不代表心里也一樣無情,若沈憐一直不肯吃飯,他定是要去看她的。

    護衛低頭回應后,顧長夜便揮手令他下去。

    等花枝回過神,才發現四周只剩下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顧長夜板著面孔,沉步想自己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花枝跟在他的身后,也不敢言語。

    直到走到顧長夜的房間前,花枝才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昨日是她糊涂了,今日顧長夜定會趕她去和旁的小婢女一起睡吧。

    花枝暗想著,在門前定定的站著。

    卻沒想顧長夜走進屋子后,便轉身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進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抬起頭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他,“王爺,這是您的房間,昨日是我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她話說完,顧長夜抬起手一把將她拉進屋內,然后合上房門,將她的身體抵著門板上,將他籠罩在他身軀之下。

    “阿奴,你還想裝到什么時候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