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9章 曲水流觴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9章 曲水流觴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八月初十,慕大人在家中辦賞花宴,邀請了朝中各位大臣。

    往日顧長夜是不喜這種活動的,可今時不同往日,雖然他還沒有和慕小姐定親,可卻知曉這是皇上為他挑選的王妃,多半是不會換人了。

    這一趟,還是要去的。

    因著請帖上也邀請了沈憐,她便也一同前去。

    花枝本想在府中陪著路嬤嬤,可偏偏顧長夜也要把她帶上,她不敢違令,只好插在幾個隨行的小婢女中。

    慕家雖不比王府,但宅邸也很巨大。

    “看來王爺是真的下定決心迎娶慕家小姐了,不然也沒見王爺給誰這么大的面子,參加什么賞花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聽說慕小姐人長得漂亮,琴棋書畫樣樣都會,父親又是樞密院的,對王爺定是有利的!估摸著過不了多久,便會派人上門提親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說那個阿奴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還能怎么辦?等迎娶了王妃,她一個下賤的通房定是要被打發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你說一個女子,沒了清白嫁人都難,這銀子也是有數的,若是用光了,日后可怎么辦啊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她那種人總有法子活下去,出了王府,還有青樓收她呢!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兩個小婢女,壓低聲音說著,不是還回頭瞥一眼花枝,看似小聲其實半點背著花枝的意思都沒有。

    花枝只是低下頭,裝作沒有聽到的樣子,但是心底跟著她們的話一陣難過。

    大概是這幾日,她自己甜蜜過了頭,都忘記自己在王府的日子可能不多了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沈憐,也聽到兩個小婢女的說話聲,半晌她冷聲打斷那二人,“閉嘴!這里是慕府,別在這里給我丟人現眼!”

    聽到訓斥,二人急忙把嘴閉緊。

    花枝看見沈憐微微側頭看向自己,眼里是一片冰冷,沒有怨恨,沒有嫉妒。

    只有一片冷漠。

    因著這種宴席大多是男女不同席,沈憐被慕府的下人引到后院。

    慕慈還邀請了幾位平日里要好的世家小姐,慕大人在后院一處賞花的好地點,辟出一方空地,讓她們單獨成席。

    沈憐剛剛入座,便看到一個身穿鵝黃色八仙祥瑞裙的女子,淺笑著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沈小姐吧?之前在皇宮中我們有過一面之緣,只是那時沒時間說句話,今日總算能把你請到府上,好好說說話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說話時柔聲細語,讓聽者如沐春風。

    “慕小姐?”沈憐看著她,眼底也不見什么笑意,只是淡淡地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慕慈輕輕點頭,也沒有因為沈憐的冷淡生氣。

    沈憐身后的小婢女都下意識的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因著沈憐及笄那日的鬧劇,很多都知道了,恭王府這位掌上明珠,對自己的小叔叔有著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眼下和這位,未來可能成為王爺妻子的女子對上,身后的下人都隱隱有些怕沈憐一時沖動,再和慕小姐發生爭吵。

    不過卻沒有如他們所想。

    沈憐只是淡淡地對慕慈上下打量一番,便收回視線,輕聲說道:“慕小姐的確和傳聞中說的一樣端莊大方。”

    聽到夸獎,慕慈輕笑。

    花枝站在婢女們的最后一個,心想沈憐當真是變了許多。

    正想著,便聽見慕慈忽然開口叫道:“阿奴?”

    花枝下意識地抬頭。

    看清最后一排的人,慕小姐的笑容又加深幾分,“果真是阿奴,我還想著今日你會不會來。”

    沈憐并不知曉之前顧長夜帶花枝見過慕慈,眼下見慕慈認識花枝,有些詫異,“慕小姐認識阿奴?”

    “認識,上一次和王爺游湖,便是阿奴跟隨王爺去的。”慕小姐笑著回答,面上不帶半分心機。

    沈憐的拳頭暗暗握緊,面上淺淺一笑后又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“慕慈!我們來曲水流觴啊!”不遠處幾個女子笑著喚道。

    慕慈回頭應是,然后轉頭看向沈憐,“沈小姐也一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曲水流觴其實是一種酒令,眾人在環曲的細水流旁坐好,用托胖盛著酒壺和杯子,讓其順流漂下,酒壺停在誰面前,便要飲下一杯,并賦詩一首。

    大多是世家子女愛玩的玩意兒,以前沈憐也玩。

    她自認為自己玩的還不錯,便也沒什么抗拒,只是站起身后,略微停頓片刻,然后頭也不回的悠悠說道:“不如讓阿奴也來玩吧,我和那邊的姐姐妹妹們不太熟,我有些緊張,想讓阿奴陪著我。”

    慕慈看向她,半晌輕笑著說道:“好啊,不過是一個游戲而已,我們沒有那么多規矩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時愣住。

    沈憐微微側身,視線幽幽的轉向她,“阿奴,陪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后背升起一股涼意。

    她本以為沈憐已經放下顧長夜了。

    可現在看來,似乎并沒有......

    沈憐扯著花枝的手腕,在曲水前屈腿坐下。

    花枝蹙起眉頭,壓低聲音說道:“小姐,我只是一個下人,怎么能和主子同席”

    “都說了陪我而已,這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沈憐說話的時候,不見面上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花枝收回視線,滿面愁容的看向面前清澈的曲水溝。

    雖然知道規則,可她從沒有玩過什么曲水流觴,一時心里也沒個底。

    順著清澈的曲水,托盤一路向下,在前面停下三次,眼看著距離她們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花枝緊抓著裙擺,心底暗暗祈禱著不要停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阿奴,沒關系的,你不過是一個下人,若真是停在你面前,你做不出詩來,便由我替你也可以。”沈憐清清淡淡地說道。

    四周的女子聽見沈憐的話,分分看向花枝,有的掩嘴輕聲笑起來。

    花枝將頭更低了幾分。

    慕慈坐在花枝的另一側,看見花枝垂頭的樣子,柔聲說道:“阿奴不必勉強自己,不過是個游戲,盡自己所能便可。”

    花枝感激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再回頭時,盛著酒壺的托盤已經悠悠的停在眼前。

    眾人的視線也跟著托盤停在花枝身上。

    花枝稍微怔楞一下。

    大概她是將這輩子的好運氣,都用在和顧長夜相遇的這件事上了,所以她才會這么倒霉。

    花枝的眼底閃過慌亂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沈憐,暗暗的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心中的那口怨氣,無論如何都要發泄掉,這個慕小姐和阿奴,她一個都沒打算放過。

    曲水流觴只是個開始,只要能讓這個小賤人出丑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