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4章 監視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4章 監視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宋婉思的話說得好聽,從古至今后宮不可干涉朝政,可宋婉思做太后的這些年,對朝中的大小事皆要過問,仗著丞相夏禾的勢力,暗里分走了一般皇權。

    但好在她明面上還是在輔佐顧長錦,也沒有什么把柄抓到,顧長夜自然也不好動她。

    “長夜,這個事情就交給你了,先退下吧。”顧長錦撫著眉心,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應下,然后轉身和宋婉思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,一股暗流激烈的碰撞。

    顧長夜精致的面龐滿是寒意,無聲的警告著旁人,不要靠近他。

    走到宮門前,他翻身上馬,李叢也上馬跟在他的身側。

    “李叢,派幾個暗衛喬裝摸進赫然,查兵器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叢低頭應是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看向前方,良久,壓低聲音又開口說道:“讓宮里那幾個人盯緊宋婉思,她和那弩絕對有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李叢有些疑惑,“王爺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踢了下馬肚子,身下的馬匹便緩緩向前走去,“那個弩造型奇特,而且還是半成品,和我朝的弩箭完全不同,可宋婉思不過匆匆一眼,便知曉了我手中的是弩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頓了一下,最后沉沉說道:“或許,她早就知道那個弩箭了。”

    一個后宮之人,為何如此關心兵器的事?而且既然她早就知道有這種巧妙的弩箭存在,為何不早些告訴皇上?

    越想,顧長夜的眉頭皺得越緊。

    或許,宋婉思正在籌謀什么更可怕的事情......

    回到王府時,已經夜深。

    李叢捧著顧長夜處理好的公務,準備離開時,有些擔憂地看向依然坐在書桌前,翻看余下公文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王爺,夜深了,早些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用鼻音輕聲應道,卻不見任何準備起身回房休息的動作。

    李叢打量了一下顧長夜。

    他知道顧長夜夜里失眠的癥狀,所以很擔心顧長夜的身體,可最近顧長夜似乎休息得很好,過去他時有頭痛的毛病,最近也減輕不少。

    李叢不免有些好奇,猶豫半晌,最后忍不住輕聲問道:“王爺,這段時間,您夜里似乎休息得很好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皺著眉抬起頭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是見王爺最近似乎不怎么頭痛了,而且似乎也比過去看起來更加精神了。”李叢有些尷尬地笑笑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偏頭,視線冷漠地看著他,“你倒是很愛觀察我。”

    李叢摸著頭繼續尷尬地笑著:“我是關心王爺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再接話,低下頭,繼續處理手上的事務。

    李叢知趣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聽到關門聲,顧長夜緩緩停下寫字的動作。

    他的腦中,忽然滑過今日花枝站在花雨中笑的模樣。

    這些時日,他確實沒有再被那些夢魘騷擾。

    這些都因為花枝。

    抱著她入睡這件事,像是一種讓人上癮的藥,他每一夜都告訴自己是最后一次,從明日開始,他要像從前一般殘忍的待她。

    可當明日真的到來,他的身體便又會不受控制的,重復著前一夜的事情。

    縱使他不想承認,可他心底還是知道,他貪圖夜晚時床榻上,那一隅的安寧。

    最近花枝也學的更加乖巧了些,當抱住她時她不再反抗。

    她總是乖巧的窩在他的懷中,像是兒時陪伴孩童入睡的布娃娃。

    只是顧長夜的娃娃,構造精致,手感更好,會說話會呼吸,讓人不舍放手。

    顧長夜一只手在桌面上撐著頭,視線幽幽的望向窗外的夜色。

    不知她此時睡了沒有?

    過了許久,他緩緩站起身,走到一旁的書架旁,指尖輕緩地落在一本書上,拿出后走出書房。

    偏房里還有光亮,顧長夜推門走進去,便看見花枝趴在桌子上,腦袋上方是一個小小的竹籠,里面是她救下的那只小燕子。

    他輕聲走到她身旁。

    花枝合著眼睡得正香沉,有碎發貼在她的側臉上,粉嫩的唇微微張著均勻的喘著氣。

    她怎么在桌子上睡?

    一個念頭忽然在顧長夜的腦子里蹦出。

    難道,是在等他?

    酥麻的癢意在心頭蔓延,眼底是連他自己都未曾發覺的溫柔,他緩緩伸出手,用手指輕輕將花枝臉旁的碎發撥開,指尖還刻意的在她的臉頰輕輕滑過。

    趴在桌子上睡得不踏實,花枝感覺到臉上癢癢的,眼簾微動兩下,然后緩緩睜開眼。

    見她睜開眼,顧長夜眼底閃過一瞬慌張,不過轉瞬他便用冷漠蓋過那抹本不該有的慌張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

    花枝朦朧的睜著一雙杏眼,有些茫然地看著他,仿佛以為自己在做夢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服侍我入寢。”顧長夜冷冷地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聲音,花枝這才清醒過來,急忙起身。

    她有些慌亂的伸手,準備幫顧長夜脫去外衣,可目光觸及顧長夜手中拿的書籍,動作驀地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拿著書做什么?”她有些傻怔的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蹙起眉,輕咳一聲,然后隨手將書扔到桌上,“連退戰都解釋不出,丟人!”

    順著顧長夜的動作,花枝看向桌面的書,“百戰奇略?”

    “明日,將勝戰、敗戰、進戰、退戰四段,解釋給我聽。”

    花枝又是疑惑又是詫異地看向他,不解其意,“王爺為何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向來不喜輸給旁人。哪怕是你走出王府丟人,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沉聲說完,轉頭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知道他說的是今日曲水流觴的事。

    他是覺得他沒有答上退戰何意,覺得她丟人了?

    花枝有些懊惱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又讓他覺得丟人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這樣,她今日便回答那幫小姐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出她臉上的自責,眉心不由自主又蹙起,良久沉聲說道: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,幫他脫下外袍后,轉身將燭燈熄滅,在地上磨蹭了一陣才小心翼翼的從床尾挪進床榻里側。

    她身體蜷縮在里側,把被子全部讓給顧長夜。

    等到屋內徹底靜下來,花枝的身體才緩緩放松下來。

    下一秒,顧長夜的手臂突然伸過來,一把將她拖進他的懷中。

    花枝被嚇了一跳,卻也沒有反抗。

    這些天下來,她已經知道,顧長夜沒想對她做什么,只是想這樣抱著她。

    或許抱著她只是為了睡個好覺,可花枝還是愿意為自己編織一場夢境。

    夢里他喜歡她,只想抱著她一個人睡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