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7章 如何待我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7章 如何待我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那個孩子,只是我發泄仇恨的工具罷了。”顧長夜說完,緩緩站起身走到路嬤嬤面前。

    路嬤嬤的眼睛微微睜大,略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看著顧長夜漆黑眸底涌動的戾氣,路嬤嬤也只是訝異了一瞬后,便明了的合上眼。

    “是老奴僭越了,老奴還有個疑問,憐兒小姐是不是并不知曉那些仇怨。”路嬤嬤恭敬地低下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冽的眼角微垂,緩緩說道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低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讓憐兒也陷入仇恨之中,她只要一生喜樂安康,剩下所有的恨意就我一個人背負就足夠了。”顧長夜負手走到窗前。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顧長夜,明明挺拔的背脊,卻布滿滄桑。

    他的二十七年,要比旁人的二十七年長上許多許多。

    母妃蒙冤而死,自己背負著冤屈,支撐著他活下來的人也慘死在奸人之手,他身上背負著未洗清的冤屈,和永遠無法解開的仇恨。

    路嬤嬤見證了他從一個天真的孩童,自巫蠱案事發,一夜之間,天真再無。

    她心疼顧長夜,什么榮華富貴,她倒希望顧長夜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,一輩子開心快樂便好了。

    路嬤嬤又輕嘆一聲,不再言語,轉身離開......

    入夜,明月皎皎,月輝鋪陳一地。

    夜梔幽香,明明一樹的梔子花盛放的燦爛,卻在這個夜里顯得有些寂寥。

    顧長夜一走進院子里,便看見花枝站在樹下仰著頭,望著一書的梔子花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噙著淺淺的笑。

    顧長夜想起那日在慕府,她站在樹下的那個燦爛笑容。

    那樣笑著的花枝,和太陽一樣,灼熱耀眼,明知會刺痛雙眼,可還是吸引著他人看向她。

    顧長夜抬腳走向她,靠近時才看清她笑容里的孤單。

    左側的臉頰一大片紅腫,上面是清晰可見的指印。

    看見那個巴掌印,顧長夜的眉頭下意識的蹙起。

    花枝準備轉身回屋時,才看到身側不知站了多久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王爺?您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

    花枝一邊說著,一邊慌張的低下頭,揉了揉有些微紅的眼睛,不想被他看出自己哭過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收回視線,微微轉動涼薄的眸光,“你讓嬤嬤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揉眼的動作一頓,良久喉嚨發出悶悶的‘嗯’聲。

    “挨打了?”

    花枝輕點頭,然后緩緩抬起頭看向一臉淡漠的顧長夜:“是我不好,惹路嬤嬤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你不好。”顧長夜冷聲說道:“是你隱瞞通房一事,自招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花枝點頭,緊接著又搖頭,想了想又點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還從未見過花枝這副模樣,眉梢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花枝吸了吸酸澀的鼻尖,弱聲說道:“怪我貪心,路嬤嬤待我太好了,我怕若我說出通房一事她會嫌棄我,所以才一直未坦白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搖什么頭?”

    “我本無心隱瞞,可又有心不言,連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有心無心了,總之是我的錯,路嬤嬤該打這一巴掌。”

    她說話時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失落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花枝變了許多。

    過去她從來不敢看著他的雙眼說話,每每目光和他相撞不是畏怕就是逃避。

    可如今她卻望著他的雙眼,不知是一味地認錯,還似是想向他傾訴。

    “矛盾。”顧長夜按住心頭的悸動,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然后他負手轉身面向梔子樹,抬頭看向落下的花瓣。

    “梔子花快凋零了。”身旁的花枝喃喃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光微動,許久沉聲說道:“是不是最近待你太好,你都不知道怕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微怔一下,以為是自己哪句話冒犯到他了,有些急切地說道:“沒有!我一直,一直對王爺都抱著敬畏之心的!”

    聽到她說沒有,顧長夜皺眉看向她:“沒有?你的意思是待你不好?”

    花枝一陣語噎。

    她只是說自己沒有不怕他,他怎么偏偏挑選了沒有兩個字,往別處想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幽幽地看著她,等著她回答。

    半晌,花枝的唇角清淺的彎起。

    “王爺不必待我多好,我欠王爺的太多,讓我來待王爺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眸光閃亮,不知捕捉了多少星辰裝進眼底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沉了沉,良久,伸手抓住她的手臂,將她困在梔子樹與自己的身體之間。

    “你要待我好?”他的聲音不知為何染上一抹喑啞,讓低沉的嗓音顯得十分誘惑。

    花枝被他身上陽剛的氣息包裹住,身體緊繃起來,有些呆傻地看著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涼薄的眼梢微抬,精致的薄唇就在她的眼前緩緩啟合。

    “要如何待我好?”

    顧長夜又靠近幾分。

    花枝的心跳隨著他的聲音一點一點加快,眸子顫抖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喜歡的人用這樣的聲音同她說話,讓一時忘掉了自己什么處境,也忘掉了他的身份,滿腦子里就只剩下一個他。

    花枝的心底立刻便給出一個答案。

    只要是他想要的,她都愿意不惜付出一切給他。

    可是花枝忘記開口回答,只是傻怔地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顧長夜見她看著自己癡傻的樣子,眼底一閃而過淺淺的笑意,卻快的讓人抓不住,便恢復了往常的冷漠。

    他微微俯身,湊到她耳畔低聲說道:“若是想報恩,那你可要抓緊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慕小姐進府那日,你可就要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心底的悸動,隨著顧長夜的聲音,慢慢地冷下來。

    她迎上顧長夜冷漠的雙眼,又仿佛在他的眼底看到一縷譏笑。

    花枝的眉頭微皺,最后又難過的松了開。

    最近的她,開始格外的喜歡做夢,她懊惱這樣的自己,偶爾的偶爾,也會在心底偷偷懊惱,他們二人為何不能再想過去那般。

    若他像過去那般冰冷、厭惡、嫌棄,她或許痛的麻木了,便不會這么難過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讓她觸碰到他的溫暖。

    一旦觸碰過溫暖,再去承受傷害時,便會格外的痛。

    她低垂眼眸,掩去眸光的失落,輕聲說道:“我知道,在慕小姐進府之前,阿奴會盡所能償還王爺的恩情,等慕小姐嫁進王府,得見王爺幸福阿奴便能心滿意足,倒是定不會讓王爺和慕小姐費心,阿奴自己會安靜的離開王府。”

    花枝每說一個字,心底便被割出一道傷。

    但花枝不知,她的話音落下,顧長夜的心底也騰起一股無名的火來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