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8章 出府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8章 出府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自打路嬤嬤知道花枝是通房丫頭后,花枝每日照常到南苑,可無論她做什么,路嬤嬤對她都再沒有半點笑臉。

    此事她的確有錯,不該有所隱瞞。

    花枝不在乎路嬤嬤的冷漠和嫌惡,她只想求得路嬤嬤的原諒。

    因為路嬤嬤,她找回了自己,所以她是真的不想路嬤嬤討厭她。

    眼看著要入三伏天,路嬤嬤本來年紀大了,夜里睡覺時常盜汗,天一熱便睡得十分不安穩。

    花枝聽見在南苑照顧路嬤嬤起居的幾個婢女說起這事,便一直惦記這事。

    想著這時候路嬤嬤本就胃口不好,若晚上在睡不好,怕是身體撐不住,花枝便開始琢磨起怎樣才能讓路嬤嬤夜里睡得安穩的事。

    之前她曾給過路嬤嬤一個霧里看花的香囊,可這安神香的味道似乎對路嬤嬤沒什么用,她夜里睡得還是不安穩。

    后來花枝想到許是路嬤嬤畏熱,所以夜里才會睡得不踏實。花枝便想自己動手做個水枕。

    擇了個晴天,花枝將自己積攢的所有月俸都拿出來,準備出府看看料子。

    可剛走到王府門口,兩個護衛忽然出現攔在她身前,擋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王爺有令,不得允許,你不可踏出王府半步。”

    他們兩個出現的太突然,花枝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然后彎唇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在府內行動自由,她還以為顧長夜并沒有限制她的行動。現在看來,其實是將她的行動,限制在這個王府里了。

    即便她說了她不會逃走,可顧長夜還是半點不信她的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枝身后傳來一個男聲,轉頭看去才發現是李叢。

    兩個小護衛看見李叢恭敬的低下頭,“頭兒,王爺吩咐我們看好阿奴,沒有王爺允許阿奴不許擅自離府。”

    李叢看向阿奴,微微一笑,“阿奴你要出去?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叢待她向來有禮且溫和,而且說話也沒什么架子,花枝面對他自然也比和其他人說話時更加放松,他問起來,花枝便是實話實說道:“我要給路嬤嬤做個水枕,想出去看看料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李叢若有所思的想了想。

    花枝不想讓這兩個小護衛和李叢為難,急忙開口說道:“沒關系的李侍衛,我現在去找王爺說一聲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王爺現在不在王府。”李叢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花枝輕嘆一口氣,“既然這樣,那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沒事!我陪你出去,你們兩個若王爺回來,便和王爺通稟一聲,我負責看守阿奴。”李叢笑著打斷花枝的話,沖那兩個小護衛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頭兒......”

    “沒事的!走吧,阿奴。”

    說完李聰便大步朝前走去,也不看看兩個小護衛臉上為難的樣子。

    花枝急忙小跑跟上,回頭看了兩眼那兩個小護衛,有些猶豫地說道:“李侍衛,若是這樣先斬后奏,王爺肯定要生氣的吧?會不會責罰他們二人?”

    李叢歪頭看著她,語調甚是輕松地說道:“王爺不讓你出府,是怕你跑了。你是想逃跑嗎?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搖頭。

    李叢看她認真的模樣,輕笑:“那不就行了,你不逃跑,買完東西我把你完整無缺的送回王府,王爺頂多斥責我兩句,不會將他們怎樣的。”

    聽他說沒什么,花枝便悄悄把心放下來,畢竟李叢跟在顧長夜身邊多年,對顧長夜很了解,他說無事那多半是沒什么事的。

    “多謝李侍衛。”

    李叢擺擺手,不甚在意地說道:“謝什么,看守你是我們這幫人的職責之一。”

    他略微一頓,然后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這么說來,阿奴才是這王府里頂頂重要的人,還需這么多人日夜地盯著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愣了一下,緊接著抿唇被他逗笑。

    她一笑,李叢也跟著一怔,然后急忙移開眼,不敢再看花枝的笑顏。

    走到布莊前,二人停下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,就是這里,我要進去找找有沒有我要的料子。”

    李叢抱著臂膀點頭,“好,我在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李侍衛不和我一起進去?”花枝奇怪地問道。

    李叢看著布莊里面,擠滿的幾乎全是女子,蹙起眉頭很是不愿的說道:“算了吧!我最怕去這種女人家多的地方,我就在這等著你。”

    看出他是真不愿意進去,花枝掩唇輕笑,心想沒想到李侍衛竟然害怕去女子多地方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一人走進去。

    花枝在屋內轉了一圈,屋內女子格外的多,有的料子數量有限,有幾個好勝的女子為一匹布料在大聲爭搶著。

    一個伙計忙著招呼客人,一開始瞥見花枝走進來,看見她身上穿的普通素氣,不像什么有錢人,便沒想搭理她,可見她轉了一圈也沒有要走的意思,這才不耐煩地朝她走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位姑娘要買布嗎?要是不買,麻煩你趕緊離開,我們這店小人多,招待不下。”

    伙計說話的語氣很是不耐煩。

    花枝也不氣惱,緩緩轉身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一轉身,伙計原本厭煩的臉慢慢變成震驚。

    看背影他還當是一個身姿姣好的女子,這看臉才知道這位是個極品美人。

    “姑,姑娘這是要買什么?”伙計有些結巴的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沒有注意到伙計看自己時吃驚的神情,指著貨架最頂層的一塊布匹問道:“麻煩你,我想看一下那個料子。”

    伙計抬頭看了看,然后皺眉轉頭上下打量一番花枝。

    再漂亮,可看她穿的也不像個有錢人。

    “那匹布可是很貴的,是外番進來的頂級料子,你怕是......買不起吧!”

    花枝一聽,也露出難色,從身上把自己的月俸拿出來數了數,“我只有這些,不知可以買幾尺那個料子?”

    伙計看了一眼她手心中的碎銀,撲哧一聲笑出來,然后輕蔑地說道:“姑娘,你別逗我了行嗎?你這錢還是出去發叫花子吧!”

    不等花枝再說什么,伙計轉身看向站在店內最里面的兩個壯漢,招了招手:“過來!把這個要飯的打發走!”

    花枝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身上的錢少,讓她走便是了,為何要說的如此難聽?

    看著那兩個壯漢走過來粗魯地抓住她的胳膊,花枝第一次感到氣惱,從兩個壯漢的手中掙脫出:“我可以自己走!”

    剛從他們手中掙脫出,花枝向后倒退一步,卻不小心撞到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花枝呼出一口氣,準備轉身和身后的人道歉時,身后的人倒是搶先繞到她身前,滿是不懷好意地打量起她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!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