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0章 憤怒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0章 憤怒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恭親王府。

    顧長夜坐在書房內,打開暗衛剛剛交給他的信件。

    他只是冷薄地掃視一眼,便將信紙重新疊起,然后置于燭火上,看著火苗一點一點將信紙吞噬成灰燼。

    信上是暗衛的匯報。

    龍城首富賈賀家底之所以如此豐厚,是因為他們家中主要在做瓷器生意,而且也不是普通的瓷器。

    兩年前,賈賀花重金在龍城打造一個巨大的穴窯,又將各地的巧手師傅都請去,因為燒制的瓷器各個純凈,沒有瑕疵,后來被夏禾引薦給皇上,于是賈家便開始為皇家敬供瓷器。

    此次賈賀來都城,是為了敬供給皇上一個名為‘肉腐留骨’的骨董。

    明面上沒有什么異常。

    唯一奇怪的便是,那個不知道裝了什么,賈賀護的極緊的箱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派暗衛去調查那個箱子,可那些箱子一進賈賀在都城的宅邸,便沒了蹤影。

    那箱子里的東西是賈賀帶給夏禾的,藏得這么緊,定有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想著,忽然一陣敲門聲打斷他的思緒。

    “進。”

    兩個小護衛低頭走進來,顧長夜淡淡的抬眼看向他們。

    這兩個人是他派去負責每日跟著花枝的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爺,今日阿奴說要出府,王爺當時不在府內,我們沒來得及匯報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微動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她......頭兒跟著她出去了,到現在還沒有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李叢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手搭在桌面上,一下一下的敲打著。

    屋內只剩下他手指敲打桌面時發出的聲響,兩個小護衛也看出他此刻是系是弩,一時膽戰心驚起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!”

    這時李叢著急忙慌的沖進書房,打破寂靜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向他,眼梢泛出冷意。

    可李叢也顧不上去細想此刻顧長夜為何這樣的神情,焦急的開口說道:“王爺,阿奴不見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帶阿奴去城西的布莊,結果她人進去后,就再也沒出來過,我問了店里的伙計,他們都說沒見過阿奴。”

    李叢說完,看著顧長夜緩緩勾起唇角,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這才意識到,顧長夜生氣了。

    把阿奴弄丟李從自己也很懊惱,他急忙單膝跪下,低著頭說道:“王爺,是我不好,將阿奴弄丟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站起身,面色沒有一點波瀾的走到李叢面前。

    下一秒,抬起腳便踹在李叢的肩膀上,將他一腳踹倒地上。

    這一腳踹的實實在在,用了全力,李叢忙用內里壓住喉間翻滾的氣血。

    從頭到尾,顧長夜的臉色都沒有半點改變。

    一旁的兩個小護衛,被顧長夜這一腳嚇得齊齊向后退縮一步。

    “去,把人給我找回來。”顧長夜冷聲說道,明明聲音沒有半點波瀾,偏偏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。

    李叢從地上爬起,恢復單膝跪下的姿勢,低頭應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急忙起身沖了出去,兩個小護衛也跟在他的身后急匆匆地離開。

    屋內只剩下顧長夜一人。

    他轉身重新回到桌前坐下,眉心緩緩蹙起。

    上一次花枝不見是被人抓到鬼市,差點被賣掉,這一次難道又是被人抓走了?

    腦海里突然滑過那一次,在鬼市里,花枝撞進他的懷中,然后驚慌失措的抱著他的模樣。

    越想,顧長夜的眉心越是緊鎖。

    果然不能放那家伙出府,只要出去這個門,她總是能碰到點事情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合上眼,長呼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半晌,他終于坐不住,站起身走出書房。

    “備馬。”

    一旁有人湊上來,“王爺,備馬去何處?”

    “鬼市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花枝揉著酸痛的后頸,緩緩坐起身,掃視著四周。

    她躺在一張巨大的圓形床榻上,飄逸的紫色紗幔從高高的房頂垂落下來,一點微風吹過,便會帶著紗幔輕舞起。

    床榻的對面是門,而除了那扇門外,再看不到其余通向外面的門,甚至連扇窗戶都沒有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很大的屋子,四周擺滿的金銀玉器,一眼看去變質每一個都價值不菲,床榻的不遠處,擺著一張不過剛過人膝蓋處的小桌幾,上方擺放著一個紫砂香爐,和幾盤水果糕點。

    一縷青煙從香爐上方的鏤空處緩緩升起。

    花枝皺眉回憶著發生了什么,半晌才回想起自己是被賈文的人抓來的。

    這里應該是賈文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花枝慌張的低頭看著自己身上,見自己身上的衣服完整,沒什么異常,才暗暗松一口氣。

    她嘆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沒想到她會這么倒霉,怎么總是能落到壞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估計李叢應該已經回到王府,把她不見的事情告訴給顧長夜了。

    這次又要顧長夜來救她嗎?

    花枝皺眉懊惱,自己未免太無能了,總說要保護顧長夜報恩,可怎么幾次三番都是顧長夜來救她。

    這恩情倒是像雪球一樣,越滾越大了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就在這里干等著被救。

    先不說旁的,賈文不知何時就會回來,若是干等著,豈不是要被他欺負了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我來了!”

    正想著,一臉惡心笑著的賈文就推門走進來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立刻緊張地繃起,暗想這個賈文未免也不太不禁想了,這么快就回來了。

    看起花枝坐在床榻上,賈文有些迫不及待地搓著手:“醒了?醒了好,本少爺還是喜歡醒著的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說著賈文便朝她走過去。

    花枝急忙從床榻上站起來,躲到一旁:“你別過來!”

    賈文嘿嘿笑:“我不過去,怎么抱你啊!”

    花枝一陣惡心,面對著他向后倒退著。

    “賈文,你還是放我走吧,現在外面肯定全是找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花枝深吸一口氣后,冷靜的沖賈文說道。

    哪怕聽到外面有找花枝的人,賈文也半點慌張的神色都沒有,語氣里還滿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找你又能怎么樣?誰還敢把我們賈家怎么樣!我們賈家可是給皇上供瓷器的,有錢!背后還有人撐著腰,我倒要看看,誰敢和我賈文搶女人!”

    “你說話的口氣未免太大了,這里是都城,在天子腳下犯法,便是王公貴族都會遭懲!”

    “呵,小美人你太傻了,你這種身份普通的丫頭,皇上還會管你一個普通丫頭的事?”

    說著賈文一步沖了上去,根本不給花枝逃的機會,緊緊的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是還在想著那位俊俏的公子來救你?別想了,本少爺可比他有錢多了,你跟了本少爺,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,賈文便噘著嘴要往花枝的嘴上親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