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1章 還不想死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1章 還不想死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驚恐的睜大眼睛,胃里一陣翻滾,惡心的想要吐,偏偏任她使出全身的力氣,都無法從賈文的懷中掙脫出。

    要是被他親上一口,她便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花枝將頭轉開,躲過賈文親過來的嘴,然后抬起腳狠狠地踩在賈文的腳上,專挑小腳指的位置,還用力的碾了一碾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賈文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,攬著花枝腰間的手立刻松開。

    花枝用力將他推了個踉蹌,然后急忙朝門口跑去。

    可還沒等跑到門口,賈文已經追到她身后,抬起手便揪住花枝的頭發。

    “媽的!咬我我都原諒你了,還他媽敢踩我!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!本來想好好疼你,現在看來是應該讓你疼一下,你才知道乖乖聽話!”

    說著,賈文扯著花枝的長發,便將她向床榻邊拖去。

    頭皮撕裂的疼痛,讓花枝倒吸著涼氣,沒掙扎兩下,賈文一把便將她摟到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!!”花枝的腿胡亂蹬著,希望自己能一腳將他踹開。

    可偏偏賈文這個胖子還生的挺靈巧,全都躲了過去。

    見花枝不老實,他抬起手便在花枝的臉上扇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花枝疼的眼前一陣眩暈。

    “乖一點!你還能少吃點苦頭!”賈文冷哼一聲,然后快速地解開身上的腰帶,將花枝的手綁在身后。

    花枝終于忍不住懼意,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,眼看著賈文的身體越靠越近,她恨不得咬舌自盡。

    念頭一出,花枝一陣絕望。

    她的命她一直都有好珍惜著。

    這條命是顧長夜就回來的,她一直寶貴著,只想把這條命留給顧長夜。

    可眼下,她怕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寧可死,也不想被賈文碰一下。

    想著,花枝把眼睛一閉,然后便準備用力咬舌頭。

    忽然門外一陣兇狠的踹門聲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你給老子滾出來!你今天是不是又在外面惹禍了?!”

    門外是一個有幾分蒼老的聲音。

    賈文的動作立刻停住,滿臉的不耐煩,又有些害怕的神情。

    門外的吼聲越來越大,“賈文!怎么回事!你馬上給老子滾出來!”

    賈文最終不耐煩的從花枝身上爬起來,拿起一個手帕塞進花枝的嘴里。

    他捏住花枝的臉,壓低聲音半是威脅半是哄地說道:“你最好乖乖的,不要搞出什么動靜,等回來本少爺會好好獎賞你的,要是不聽話,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

    說完,賈文轉身走到門口,來開門閃身出去。

    門緩緩合上,但是門外的聲音,花枝還是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是不是又出去惹禍了?!”

    “爹,我哪有?”

    “城西布莊老板要借的錢是你給的?”

    “是,那點銀子對咱們家來說也不算什么吧!爹,我這是賣那老板一個人情,日后肯定有能用得著他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哼!你小子不要和我扯別的!阿大說你從外面帶回來一個姑娘,你怎么滿腦子里除了吃吃吃,就是女人呢?!你知不知道我們這次來做什么的,夏丞相可囑咐過,讓我們一定要低調再低調!這里是都城,離皇上近著呢,你要是惹出什么麻煩,被什么認捅到皇上那去,就不說你強占民女治什么罪......”

    那蒼老的聲音略微一頓,然后陡然壓低:“就我們家的底子一翻查,那可是要全家掉腦袋的!”

    花枝蹭著身體從床榻上坐起,一邊四處打量著有沒有可以逃跑的地方。

    奈何這屋子里,除了正對著床榻的那扇門,便再無任何能出去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門外,賈文開口說道:“爹你放心,我知道孰輕孰重,不會出半點岔子的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我看你根本不知道!”蒼老的聲音憤憤的哼了一聲,然后又壓低聲音問道:“夏丞相要的東西都放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放好了,和‘肉腐留骨’都在密室里,不會有人發現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老東西呢?”

    “也在密室里,半死不活的,估摸著也活不了幾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把這兩樣東西都送走后,記得把密室里的次品帶走,找地方賣了,也能換一筆不少的金子,雖說是次品,但我們家制瓷的技術,還是一頂一的,旁人定看不出那瓷器里面有假,肯定還當皇家的好玩意買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賈文連忙應著,但能聽出其中的敷衍:“爹,我累了,先休息了!”

    “咳!行吧,你要是搶了誰家的姑娘,就給我把事情處理干凈點,別給我添麻煩!”

    “好的爹!”

    對話結束,一個腳步聲漸漸遠去。

    花枝已經在他們說話的功夫,從床榻上站起來,四處轉著想法子把綁著手的帶子解開。

    可轉了一圈,也沒找到什么東西能解開帶子的。

    賈文已經推門走進來,一雙小三角眼微微瞇著,饒有興趣地看著站在桌邊的花枝。

    “喲,小美人站起來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花枝皺著眉頭怒視著他,腦子里轉著過去王府里管事李婆婆時常罵她的那些臟話。

    她此刻急的想全部罵給這個賈文聽。

    奈何嘴被堵住,她除了嗚嗚聲再發不出別的聲音。

    賈文晃著膀子,痞里痞氣朝她走去:“小美人,我為了你也算是吃了不少苦頭,上次在龍城,你那個小情郎可是結結實實的踹了我一腳,我怎么想這些賬我都要在你的身上討回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氣得眼眶泛紅,又不敢讓賈文看出,她此刻心底正害怕的微顫著。

    看著賈文像是又要撲過來的樣子,花枝轉身就要跑,去沒想到一轉身被一旁的桌腳絆住,整個人失控向前倒去。

    賈文眼睜睜地看著花枝身體向一旁倒去,額頭狠狠地撞在墻面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的身體滑落在地上,額頭上流出一大片鮮血。

    “媽的!你尋死?!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花枝聽到賈文的怒吼聲。

    然后在心底苦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剛剛這一下,真的不是她要尋死。

    若非迫不得已,她怎么會尋死,只要能跑,她便會盡力的跑,好好把這條命珍惜著。

    感覺到額頭的劇痛,花枝心底泛起酸澀。

    她就要死了嗎?

    她還沒好好和路嬤嬤說一句對不起,王府里的那只小燕子也還沒有放生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到底還是欠了顧長夜。

    他的恩,這輩子還不清了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