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4章 掌中之物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4章 掌中之物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即便花枝做好心理準備,可老爺爺的那張臉,再看一次還是會讓人心驚。

    “丫頭,別勉強自己。”老爺爺輕聲說道,生怕嚇到她的樣子。

    花枝急忙用力搖頭,然后將他從地上攙扶起來,在椅子上坐好。

    “您剛才為何不和賈文說我醒了,就任他那樣打您?”

    老爺爺輕笑著說道:“傻孩子,要是說你醒了,那家伙不就又要欺負你了,我這把老骨頭本來也沒幾日活頭,挨兩下就挨兩下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沒幾日活頭?”花枝想起,剛剛那個賈文好像也說他活不了多久了,皺起眉問道:“那個賈文也這么說,這是什么意思?他要殺您嗎?”

    老爺爺一時沉默。

    花枝急切地問道:“老爺爺一定要告訴我,或許我能幫到您!”

    “幫什么!”他忽然板起臉來,認真地和她說道:“不用幫我!你好好躲著那個賈文,你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后救治的病人了,必須好好活下去!”

    花枝輕咬住下唇,看著他額間崎嶇不平的溝壑,夾著風雪滄桑,再看向身上所有的傷痕,便不再是心驚,而是心酸。

    看著花枝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,老爺爺嘆了一口氣,視線放遠:“我是被賈賀父子抓來的,他們要我制一種毒,我不肯做那種害人的東西,他們見我不服從,便又另尋他人,留著我又沒什么用,便開始折磨我,想將我置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花枝用力攥緊拳頭,低聲罵了一句:“渾蛋!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身中劇毒,隨時都有可能毒發,也不知能護你到幾時。”老爺爺說著,眸子里露出懊惱之色。

    花枝也垂下眸子,腦中忽然想到顧長夜,半晌喃喃說道:“他應該在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人再找你?”

    花枝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家人。

    顧長夜算是她的家人嗎?

    她唇角彎起淺笑,心底知道顧長夜不算她的家人,但還是聲音淡淡‘嗯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便讓她再做一個美夢吧。

    可是老爺爺的面上,沒有因為她有家人在尋找而露出喜色,愁聲說道:“小姑娘,不是我打擊你,若是家里沒有點身份地位,怕是你的家人找到這里,也無法將你帶走,這個賈賀父子背后有夏丞相撐腰,平常人家是對付不了他們的!”

    花枝的眼波流轉,心底也隱隱擔憂起來。

    如果賈家和夏丞相有關系,那顧長夜查到這里還會救她嗎?若是救了她,賈家父子會不會到夏丞相那里挑撥,讓顧長夜與夏丞相二人結下梁子?

    花枝腦子里胡思亂想著,越想越頭痛,皺著眉頭不肯松開。

    她不想顧長夜因她而為難。

    可轉念一想,也許是她將自己想得太重了,顧長夜或許根本就不會來救她。

    若是不來救她,花枝也不會怨他。但是一想到有可能會這樣,她的心底還是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見她愁眉不展的模樣,老爺爺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放心,老夫說過你是老夫最后一個病人,就一定會想辦法不讓那人傷害你,讓你活著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感激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然后她低下頭,心中暗暗懊惱自己,總是給旁人添麻煩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天空已經大亮,一夜過去,還是沒有找到半點花枝的蹤跡。

    顧長夜坐在書房里,合著眼睛,但并未睡著。

    李叢匆匆走進書房,拱手恭敬地說道:“王爺,城內所有的角落都搜過了,還是沒有阿奴的蹤跡。”

    宵禁一過,城門便會打開,若是花枝是逃走的,或是被有心之人帶走,那這之后便更難找到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皺起眉頭緩緩睜開眼,幽深的眸底涌動起的戾氣越發讓人膽顫。

    “派人在城門死守,不要放任何一個可疑的人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挨家搜查。”

    李叢震驚的看向他,“王爺,這樣怕是不好吧......如此大動干戈,怕是會被有心之人借題發揮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只手撐著頭,眼簾微垂,聲音中的寒意半分未減:“的確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然后幽幽說道:“人是你弄丟的,你說說應該怎么找?”

    李叢一陣語塞。

    見他不回答,顧長夜繼續說道:“以辦案的名義搜查,讓搜的人家就搜,不讓搜的就不搜,不必將搜什么為什么搜說清楚,看看能驚動哪位大佛。”

    李叢明了的低下頭,“是,我知道了王爺。”

    李叢正要轉身出去辦這件事,顧長夜忽然又出聲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還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默片刻,半晌,狀似漫不經心地問道:“昨日她為什么要出去?”

    想起昨日的事,李叢就一陣懊悔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沒有和阿奴一起進去呢?

    他相信阿奴是不會逃跑的,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李叢皺眉,一臉的喪氣,如實對顧長夜回答道:“昨日阿奴說要給路嬤嬤做個水枕,想出去挑選料子,到布莊后,卑職嫌布莊是女人家去的地方,就沒有跟她一起進去,所以才......”

    “水枕?”李叢后面說什么,顧長夜根本沒有在意,只注意到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李叢抬眼看向顧長夜,從他冷冰冰的臉上也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他幽幽說完,然后徹底將一雙冷冽的眼閉上。

    他一夜未睡,想必是要休息了吧?

    李叢想著,然后悄聲退下去。

    他退下去沒一會兒,顧長夜又緩緩睜開眼。

    水枕?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做如此多余的事有何用,她并不知道路嬤嬤討厭她,并不是因她閉口不言,隱瞞自己身為通房一事,而是因為她的母親是作惡多端的溫云歌。

    無論她做什么,都不會改變路嬤嬤對她的態度。

    顧長夜抬手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他不該為她如此費神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那丫頭此刻不知道在哪里,而且很有可能會出城,他的心底就莫名的焦躁。

    這股焦躁隨著花枝消失的越久,便越加濃烈。

    如果就此找不到她了......

    這么一想,顧長夜心底一股火涌了上來。

    永遠,她永遠都別想從他的掌中逃走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