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6章 人證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6章 人證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說到顧長夜時,花枝的眼睛是亮的。

    老爺爺看著花枝眼底星光閃爍的模樣,良久,垂首淺笑:“有人能救你出去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僅是我,您也能出去的!”花枝說話的聲音有些興奮。

    老爺爺目色柔和地看著她,然后搖頭說道:“小姑娘,我這將死之人,出不出去也無所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這樣說,只要離開這里,我一定跪下求王爺想法子治好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的狀況我自己最清楚,毒已入心脈,無藥可解。”

    說起自己的生死之事,老爺爺的眼底是一片從容,仿佛在說別人的般。

    花枝震驚地看著他,半晌有些不甘心說道:“老爺爺不是說自己的醫術很高嗎?一定有法子醫好自己的!”

    老爺爺輕笑著搖頭:“再好的醫術也是醫術,不是仙術,總有治不好的病,醫不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太過淡定,反倒讓花枝更加心痛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就這樣看著您死,明明您什么錯都沒有,錯的是賈賀他們父子!”

    花枝說著,心中蔓延出怨恨。

    老爺爺看著她的模樣,緩緩抬起沒有血跡的那只手,輕柔的拍了拍花枝的發頂:“他們終會罪有應得。”

    花枝緩緩抬起視線,毫不躲避地看著老爺爺那張可怖的臉,眼底滿是不舍和難過。

    “不必為我難過,我這一生行醫救人,生死離別看得太多,這事一時落到自己頭上,我反倒沒有多么的害怕。”老爺爺開玩笑似的沖她講道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頓,然后視線低垂,有些遺憾地模樣:“只可惜我還有一個心愿未了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握住他的手:“您還有什么心愿?我一定幫您完成!”

    老爺爺看著她一陣苦笑:“算了,你幫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說,我會盡自己所能,幫您完成心愿。”

    老爺爺看著她堅定的目光,默聲片刻,許久才悠悠說道:“我這一生也就只剩下這一個心愿,我有一個兒子,當初我將畢生全部醫術著成醫毒金鑒,那小子就是想學,而我因為她母親的交代,并不想讓他學習醫術,他一氣之下便離開了,如今過去這么多年,現在也不知他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如今我已想通,既然他想要,給他便是,只可惜我在外找了他許久,卻一直未能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花枝認真地說道:“老爺爺,若您信我,便把醫書交給我,我一定替您找到您的兒子,將醫書交給他。”

    老爺爺卻苦澀的一笑:“我信你,只是這醫書已經無法交到他的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本醫書里不僅有救人之法,還有用毒之法,我不想那本書落在賈家父子手里,以免他們日后拿去害人,便毀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緊蹙起眉頭。

    醫書已毀,的確有些難辦。

    見她面露難色,老爺爺笑著說道:“你不必同我一起煩惱此事,既然已經如此,我也只能就此放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爺爺,您相信我!”花枝倏然開口打斷他的話:“醫書的內容,您都還記得嗎?”

    老爺爺微怔,緩緩說道:“記得,當然記得,那上面每一個字都是從我寫的,我自然是全記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您現在一字不落的說給我聽,我盡自己所能將這些背下來。”

    老爺爺詫異地看著她,眼底滿是不可置信:“小姑娘,這醫書的內容可不少,怎么可能我說一遍你就記下來呢?”

    花枝淺笑:“我自小記性就特別好,有過目不忘的能力,雖然不知這樣光靠聽能記下多少,但總要試試!”

    老爺爺驚訝地看著她,半晌才低頭輕笑著搖頭,然后,抬起頭看著花枝說道:“小姑娘,你還真是厲害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一襲素黑金絲累麒麟常服,寬肩細腰,身姿挺拔的站在街上,引來四周不少人地注視。

    李叢從一旁匆匆走來,低頭輕聲說道:“王爺,東街已經搜完,沒有找到人,但是您搜城的事,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峻的臉上沒有什么神情,淡漠的問道:“有人慌了?”

    “賈家的家丁已經出來查探好幾次了。”

    賈家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面色微沉,他竟把賈家那個混小子給忘了。

    他沒去賈家查和夏禾有關的事,他們家倒是主動來請他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唇角勾起一抹不易讓人察覺的冷笑:“正好。”

    李叢接著低聲說道:“而且我剛剛查到,阿奴去的那家布莊老板好賭,前些時日欠了一屁股債,聽說都快把自己的布莊搭進去了,可昨日卻將這筆錢還清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深邃的眉眼向前看去,幽幽說道:“那就先到布莊走一趟,抓個人證,再去賈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到一炷香的時間,顧長夜便帶著人到了布莊。

    李叢先帶著侍衛,將里面無關的人全部清走,然后將布莊的老板和伙計全部聚到大屋子里。

    顧長夜坐在椅子上,視線在他們身上緩緩掃過,無聲卻攝人,將老板和伙計們都嚇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不知,王爺大駕光臨,有何貴干?”老板強作鎮定拱手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色一片淡然,說話的聲音的卻又散發著寒氣:“本王在搜城的事情,你應該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老板連忙說道,然后神色變得略有些尷尬:“可是,我們這里就是一家布莊,怕是沒有王爺要找的東西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本王在找什么?”顧長夜的眉梢微抬。

    被這么一問,老板的額頭頓時溢出一層冷汗,急忙說道:“不知不知!王爺要找什么,小的哪能知道?”

    顧長夜修長的雙腿交疊在一起,右手搭在腰間的刀柄上,有意無意的輕撫上面的龍紋,聲音幽幽地說道:“那不如告訴你,本王在找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女子,年紀不大,身著素衣,杏眼瓊鼻,貌美。”顧長夜低垂眼眸一字一字說著,腦子里浮現出花枝的臉。

    那頭聽著的眾人,額頭的冷汗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聲音陡然陰冷:“見沒見過這個女子?”

    “沒見過!布莊里每日來往的女子太多了,王爺說的這些特征,我每日都能見到好幾個,這實在太為難小的了!”說著,布莊老板拍著大腿一副委屈的模樣,像是蒙受了多大的冤屈。

    “沒見過?”顧長夜聲音里戾氣越發明顯:“給你們所有人最后一次機會,若是等我從賈府拿人回來,你們再說實話,就晚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