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7章 錯過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7章 錯過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他的聲音里沒有半點溫度,掃視眾人的視線像一把嗜血的刀,屠戮著眾人。

    大多人只是聽聞過顧長夜的恐怖,卻沒人親見過。

    可今日在這布莊里,他們終于知道顧長夜的恐怖之在。

    僅僅是從口中吐出幾個字,便讓下面的人感到膽戰心驚。

    若他開口說想讓誰死,那定不會饒過此人。

    “有誰想說?”他的下巴微揚,傲視著跪在下面的眾人,淡漠的問道。

    終于有人受不住這種煎熬,從伙計中央跪爬到前面:“王爺,我說!前日是有一名衣著普通素氣,但是長得十分貌美的女子來過店里,被賈公子帶走了,王爺您放過我吧!”

    聽他說完,顧長夜的眸光中陰影又加深幾分。

    顧長夜手不動聲色的握緊刀柄,眉眼里的殺氣毫不掩飾。

    “帶上他,去賈府。”顧長夜冷聲命令完,便站起身大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李叢低頭應是,然后回頭惱火地看著跪在地上,身體不停的打顫的那個伙計。

    這人正是前日他抓著追問阿奴下落的那個伙計,那天還和他打馬虎,無論如何都不肯承認見過阿奴。

    越想,李叢越生氣。

    那日他也是急糊涂了,怎么就沒看出這人在說謊。

    李叢一腳將那個伙計踹翻在地,發泄自己的怒火,然后一揮手,厲聲開口:“把這家伙給我綁起來帶走!”

    阿奴已經被賈文帶走兩日,是他犯蠢把阿奴弄丟不說,還耽擱了救她的時間。

    李叢懊惱的想著,現在只希望阿奴不要被那個賈文欺負了,否則不說王爺會不會責罰他,他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的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帶人剛到賈宅,未等說清來意,賈賀便急匆匆的小跑出來,滿臉恭維地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恭親王殿下!久仰大名,在下有失遠迎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在賈賀的臉上一掃而過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賈老爺的消息倒是靈通,本王要來,賈老爺竟然一點也不驚訝,好像早就知道我要來一樣?”

    賈賀身子一頓,半晌抬頭訕訕的賠笑道:“王爺從昨日就開始搜城,大街小巷都傳遍了,我這能不知道嘛,所以早早就準備好,恭迎王爺大駕光臨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,也不想繼續和他廢話,沉聲說道:“既然賈老爺早就準備好了,那便開始搜吧。”

    說著,顧長夜的視線微微一動,身后的李叢立刻明白其意,輕輕點頭,然后立刻帶著人小跑進大宅里。

    “這......”賈老爺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顧長夜的人,進入宅子里開始翻找,嘴巴微張著,一副想說什么,又說不出的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抬腳走進去,賈賀跟在他身后不時的抬眼偷看他的臉色,想從中得出一點他喜怒的線索,可卻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“不知王爺到底在找什么,和在下說說,或許在下能幫王爺找找?”賈賀試探性的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我在找什么?”顧長夜冷冷地反問道。

    賈賀被他問的心下咯噔一聲,還以為顧長夜已經知道什么了,但到底平日和形形色色的人都打過交道,轉眼他便鎮定下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這就問倒在下了,王爺要找什么,在下可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不動聲色轉向他,滿眼的冷傲,許久他又將視線緩緩地轉向前方,沉聲說道:“一個女子。”

    賈賀倒吸一口涼氣,暗想自家那小子這次真的是捅到馬蜂窩上了!

    不過他轉念一想,不過是一個女子,或許事情也沒有他想的那么嚴重。

    賈賀又開口問道:“王爺是何等身份的人,要女人不是一招手便有一大把,不如在下為您引薦幾位佳人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頭隨著賈賀的話微微一皺,眼底隱隱露出幾分不悅。

    “賈老爺便是用這樣的法子,打點朝廷的人嗎?”

    賈賀后背冒出一層細密的冷汗,連忙說道:“不是不是!王爺誤會了!”

    他頓了頓,又低聲問道:“王爺為了找人如此大動干戈,想必此女子的身份定是非同一般吧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腳步緩緩停下,良久他轉身面向賈賀,眸子幽深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特別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賈賀正準備暗松一口氣時,又聽見顧長夜聲音毫無波瀾的繼續說道:“但,我不喜旁人碰她。”

    賈賀被他聲音里隱隱的怒氣,嚇得一陣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他在心底又暗罵起賈文。

    那個混賬,搶誰的女人不好,搶到這位活閻王的頭上了!

    與此同時,賈文從賈宅的后門甚是悠閑地走進來。

    走到后院時,看到家中有這么多護衛,頓時心下一慌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顧長夜的人這么快就搜到他們家來了。

    賈賀讓他將花枝處理了,可他聽聞顧長夜的人花了大半日才搜完一個東街,心里便想著他們應該也不會這么快搜到自己家頭上,出了賈宅他扭頭便去青樓喝花酒去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玩了大半日才回來,卻沒想顧長夜已經帶人過來了。

    看著外面的人一個屋子一個屋子排查的樣子,應該是還沒有查到他的房間。

    賈文一想到花枝還在他的房中躺著,眼下這么多人怕是也不好將人處理掉,他便頭大起來。

    他抓頭苦惱了一陣,忽然眼珠一轉,心下有了主意,趁沒有人注意時,悄聲摸回自己房間。

    賈文沖進屋子時,花枝正坐在桌前,聽老爺爺講著醫書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二人太過專注,都沒有注意到門外的腳步聲,賈文突然沖進來,讓花枝都來不及回到床榻上繼續裝作昏迷。

    看見花枝醒了,賈文眼睛一亮:“小美人!你醒了!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站起身,一臉防備地看著他:“你別過來!”

    賈文似是沒聽見花枝說的話,興奮的搓著手朝她走去。

    老爺爺擋在花枝身前,蒼老的聲音染上一點兇意:“賈文,你不能傷害這丫頭,那個恭親王不是在找她嗎?要是她有個三長兩短,你覺得那位王爺會放過你們家嗎?”

    賈文的動作猛地停住,愕然想起此時可不是貪圖美色的時候,外面還有麻煩馬上就要找過來了。

    他堆滿橫肉的臉倏然兇狠,幾步上前,用力推開擋在花枝身前的老爺爺:“滾開!”

    連反抗的機會都沒給花枝,賈文將花枝一把扛起,朝右側的墻壁走去,抬手轉動右數第二個瓷瓶后,便聽到墻后面一陣機關滾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空白的墻面立刻如兩扇門般,自動的緩緩打開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