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8章 賈家的勾當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8章 賈家的勾當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被賈文扔在密室的地上,然后賈文又轉身將老爺爺也粗暴地扔進來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乖乖在這里等我,等本少爺把外面的事情處理好,就立刻回來找你!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惡心的說完,轉身走出密室,將密室的墻壁重新合上。

    “你!渾蛋放我出去!”花枝惱火的沖到墻壁前,用力的敲打著墻面。

    老爺爺站在她身后,輕嘆一聲:“小姑娘,不要白費力氣了,外面聽不到密室里的聲音,現在我們只能盼著那位王爺能搜到這里,將你救出去。”

    花枝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這個密室從外面看根本無法發現,又聽不到這里的聲音,顧長夜要怎么發現她在這里呢?

    她轉身掃視一圈密室內部,除了地上擺放的幾個大箱子,這個密室顯得十分空蕩。

    “賈文的屋子里怎么會有個密室?”花枝有些奇怪地問道。

    老爺爺挑了處干凈的位置,有些費力的坐下,笑著說道:“賈家見不得人的秘密太多,有這么一個密室,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花枝走到一個大箱子前緩緩停下,發現這些箱子都沒有上鎖:“藏得這么緊,怎么都不上鎖?”

    “那父子倆恨不得每日都要進來挨個箱子查看一遍,每次都開一遍鎖,怕麻煩,后來也就不鎖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蹲下身子,將其中一個箱子打開,里面裝滿了防止磕碰的木屑,正中央是一個泛灰的瓷器,釉澤瑩潤,紋理規則,瓶底是蜀國的刻印,有一大片露胎,特別的地方就在這里,露臺的位置泛著森森的白,乍一眼看去像是死人的骨頭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個瓷器叫肉腐留骨,賈賀父子此次來都城,就是親自護送這個瓷器獻給皇上。”老爺爺在花枝身后解釋道。

    花枝對瓷器本身并不感興趣,但是王府內就很多官窯瓷器,也有很多民間大師制作的瓷器,她見得多了,自然也是能看出一點好壞的。

    這肉腐留骨一眼看去便只是瓷中極品,不帶半點瑕疵,上面的紋路規則對稱,釉光低沉大氣。

    花枝伸手輕輕撫過露胎的位置,手感細膩輕柔。

    因為是官要出來的瓷器,瓷土都是皇家御貢的高嶺土,自然是極好的。

    “老爺爺,醫書還剩多少?”花枝合上箱子,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七十九章毒經。”

    花枝回頭笑著說道:“那繼續吧。”

    老爺爺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她:“你真的都記下來了?”

    花枝低頭思忖片刻,然后緩緩點點頭:“嗯,但是我還是希望老爺爺您出去,親自將醫書交給您的兒子。”

    老爺爺怔怔地看了她一陣,然后垂眸輕笑:“小姑娘,你真的很厲害。”

    這是他第二次這樣說花枝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多厲害,只是盡自己所能罷了。”花枝說完,將視線移到另一個箱子上,眸底卻有淺淺的失落。

    她哪有什么厲害,還不是每一次都只能等著他來救自己。

    花枝暗暗握緊拳頭,心中隱隱不甘。

    老爺爺在后面柔聲講著醫書剩下的部分,花枝則一邊聽著一邊伸手打開另外一個箱子。

    里面是同樣是木屑和瓷器,只是沒有肉腐留骨的待遇,這個箱子里裝了四五個瓷器。

    花枝伸出指尖緩緩滑過露胎的位置,眉頭微微輕蹙起,然后拿起其中一個瓷器,看向瓶底,并沒有官窯的刻印。

    她又起身走到另一個箱子前,打開后同樣看向瓶底,又摸了摸露胎的位置。

    密室里大約有四十多個這樣的箱子,花枝每一個都打開仔細看了一番。

    等到老爺爺將剩下的醫書講完,花枝還有三個箱子未打開。

    看著花枝眉頭緊鎖的模樣,老爺爺好奇地問道:“怎么了小姑娘?是發現什么了?”

    花枝拿起一個瓷器,指著瓶底的刻印問道:“老爺爺,您知道這個刻印,為什么蜀字旁邊會有一個撇嗎?”

    “我聽那個賈賀和他兒子說起過,官窯里偶爾也會燒制出有瑕疵的瓷器,這類瓷器不能貢獻給皇室,多半在刻印上做了標記,之后會統一銷毀。”老爺爺沒有反問她為什么問起這個,耐心的講給她聽。

    花枝略微沉思的點頭:“難怪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賈家在做什么勾當了。”

    聽花枝這么說,老爺爺也來了興趣:“他們家不就是偷偷將那些有瑕疵的官窯賣了嗎?”

    花枝嬌俏的小臉上,陡然擺出十分認真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不只是這樣,賈家父子犯的可是殺頭大罪。”

    “和那些瓷器有關?”老爺爺也被她說話的樣子帶的認真起來。

    花枝用力地點頭。

    老爺爺說道:“我也看過那些瓷器,沒有什么異常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用看的的確發現不了異常,要細看,很細很細的看。”

    老爺爺被她說的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花枝回身翻找一圈,然后從箱子里拿出一個有缺口的瓷器。

    “這個瓷器上有個缺口。”花枝指尖指著不平的缺口說道:“就算是瑕疵品,但畢竟也是官窯,缺口不該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你在說什么呢?老夫越來越聽不懂,別和老爺爺賣關子了,老夫也不是很懂瓷器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瓷器的問題,是......”花枝看向他,唇角淺淺彎起,兩個梨渦在唇畔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“瓷土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賈宅后院。

    李叢走到顧長夜身旁,壓低聲音說道:“王爺,沒找到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一沉。

    他確定人是被賈文帶走的,應該就在賈宅里。

    可是花枝就和那些箱子一樣,在這個宅子里不見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作聲,沉默抬腿向前走去,剛轉過長廊,就和從屋子里匆匆走出來的賈文正好撞見。

    “誒!你,你小子怎么在這里!”賈文看到顧長夜,眉眼一瞪。

    上次被他狠狠地踹了一腳,賈文一直記著這個仇。

    跟在顧長夜身后的賈賀,不知道他們二人還有過這段恩怨,聽見賈文說話的語氣,頓時后背緊繃起,心肝脾肺一起打顫,一個箭步竄上去,狠狠地打在賈文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“閉嘴!”賈賀低吼一聲,然后轉過臉。給顧長夜賠了一個十分難看的笑容:“王爺,小兒從小到大被我寵溺壞了,王爺不要和他一般見識,等之后我定會好好教訓他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賈文聽到自己父親的話,震驚的看向冷著臉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爹,你說他就是恭親王?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