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10章 詆毀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10章 詆毀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落入一個懷抱之中,可她此刻的心思全在那頭的老爺爺身上,根本沒去想抱住她的人是誰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!!我要去救他!”花枝一邊撕心裂肺的喊著,一邊使出全身的力氣,想從那只圈著她的手臂之中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可身后的人力氣很大,任她如何掙扎都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賈文將小刀狠狠地拔出,老爺爺的身體緩緩癱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她哭著嘶喊,聲音里滿是無助。

    忽然身后的人抬起另一只手,從身后粗暴地捏住花枝的下巴,將她的臉強行轉向一旁,強迫她看向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顧長夜涼薄的臉落入視線中,花枝的背脊緊緊貼著他的胸膛,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從花枝的發頂,一點一點,一寸都不肯落下的向下移著,一直滑過她白皙的脖頸,停在她有些凌亂的領口前。

    除了額頭上纏了有些礙眼的細布,看她露出的肌膚再無旁的傷痕,應是還沒被賈文欺負過。

    顧長夜冰冷的眼底隱隱一松。

    看見他,花枝的心一陣歡喜,掙扎的動作慢慢弱下來。

    可轉瞬,那因他而起的歡喜,也因他慢慢散去。

    “救?你拿什么救?你連自己都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冰冷刺骨,無情到讓人絕望,猶如一只枯手輕蔑的扼住她的咽喉,讓她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......我可以......”花枝抽泣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口,一只手緊緊地抓著顧長夜的衣袖,雙目無助地望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的雙眼,心臟驀地揪緊。

    他不知自己為何忽然沒有耐心等夏禾的出現,提前沖進賈宅,也不知為何自己剛剛一到這里,看見花枝要跑向賈文時,身體會不受控制地阻止她,將她拖入自己的懷中。

    他更不知自己此刻的心痛是為何。

    因為解不開的問題太多,顧長夜又開始煩躁起來,捏著她下巴的手倏然用力。

    “沒有我,你什么都做不了!”他看著花枝泛紅的雙眼,涼薄的兩瓣唇吐出冰冷的音節。

    然后他轉頭看向賈文。

    賈文站在不遠處,手中握著小刀,嘴巴微張,震驚地看著門口的顧長夜,結巴的開口問道:“王,王爺?您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這時,賈賀也急匆匆地跑過來,看見顧長夜一臉陰冷殺氣地站在門口,懷里還抱著一個女子,賈賀的臉頓時變得煞白。

    “王爺,這是怎么回事?您怎么又回來了?”賈賀在一旁有些慌張的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卻對他們兩父子說的話聽而不聞,冷聲命令道:“把這個賈文抓起來!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一落下,李叢立刻帶著兩名侍衛朝賈文走去。

    賈文雙腿控制不住的打起顫來,手足無措的看向門口的賈賀。

    見顧長夜是來真的了,賈賀一個箭步沖到賈文身前,不肯讓李叢拿人,皺眉喊道:“恭親王為何胡亂抓人,小兒可是觸犯了什么王法?”

    “未曾經過我的允許,帶走了我的人,就足以讓他死上百次。”顧長夜一邊說著,一邊緩緩松開捏著花枝臉頰的手。

    可花枝還是保持著偏頭看他的姿勢,挪不開自己的眼。

    她能感覺到此刻顧長夜身上嗜血的殺氣,身體和心都本能的顫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感覺到花枝的視線,視線不動聲色的滑過她,然后重新落到賈家父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賈大人不是說本王要找的人不在你這嗎?”

    面對顧長夜的冷聲質問,賈賀只慌了一瞬,便立刻鎮定下來:“這個小姑娘就是王爺要找的人?這在下還真不知道,既然如此,人,王爺帶回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覺得本王很好欺負?竟然敢帶走本王的人,自然是要還回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賈賀憤憤的咬住牙關,頓了片刻后忽然奸詐的一笑:“王爺,若是小兒強行把這個女子帶回來,在下也不說旁的,定會將他交給王爺處置,可事情并不是王爺所想的那樣,是這個女子,不知廉恥的勾引小兒,他一時經不住誘惑,這才會把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帶回來,若要處置,王爺應該處置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吧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顧長夜的劍眉微挑,又看向花枝,陰冷的聲音含了點戲謔:“你勾引他?要離開我?”

    花枝吸了吸哭的有些發紅的鼻尖,很是委屈的搖頭,可她否認后心里卻沒有底。

    顧長夜會相信她嗎?

    過去她也曾多次遭人陷害,可顧長夜從沒有信過她,或許這一次他也不會相信。

    那頭賈文也橫了心,要將所有的事都賴在花枝頭上,見花枝搖頭,滿是輕蔑地說道:“王爺可不要被她騙了,這幾日她可一直都主動黏在我身上,當真是個輕浮浪蕩的女子!”

    聽著賈文的詆毀,花枝水汽朦朧的杏眼里流出更多的委屈,剛停下一陣的淚珠子,似乎又要滾出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微微蹙起,喉間滾出一絲微不可聞的嘆息。

    她怎么如此愛哭?

    顧長夜煩躁的收回視線,將心底的火氣都算在賈家父子的頭上。

    “把人帶上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身后走上兩個侍衛,后面跟著一個低著頭,身上穿著樸素衣裳,頭戴小廝布帽的男子。

    正是布莊的伙計。

    一走進屋內,看著劍拔弩張相對的顧長夜與賈家父子,他的雙腿就抖得和篩糠一樣。

    看見這個伙計,賈文同樣也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李叢走到伙計身旁兇戾的推搡他一下:“說!”

    伙計被嚇得向一旁縮了一下,然后連忙點頭,顫聲開口:“前,前日,那位姑娘到布莊里挑選料子,可是身上的銀錢不夠,正準備離開時,不小心撞到了賈少爺,然后,然后就被賈少爺強行擄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血口噴人!!”賈文雙目猩紅,激動地大喝一聲打斷伙計的話,然后又十分畏怕的瞥了顧長夜一眼。

    見顧長夜各處棱角都散著寒意,他慌張的解釋起來:“王爺,您別聽這家伙瞎說!我怎么可能會做這種事!”

    顧長夜開口,口中吐出的字一個比一個陰冷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會做?在龍城,花燈節那次,你不就已經做過一次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