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11章 發誓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11章 發誓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見顧長夜提起龍城的事,賈文的臉色瞬間沒了血色。

    “把人帶走!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命令,李叢狠狠將擋在賈文身前的賈賀推開,另外的兩個侍衛上前把賈文扣住,準備將他強行帶走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情景,賈賀感到一陣眩暈,身子虛晃一下。

    看來顧長夜這是要來真的了,賈賀也顧不上維持表面的恭敬,黑著臉指著顧長夜吼道:“顧長夜!你想對他做什么?!”

    顧長夜幽幽地看著他,唇角緩緩勾出一抹陰寒至極的笑:“我說過,我不喜歡別人碰我的人......”

    說著,顧長夜抬起手,指尖輕輕滑過花枝沾滿淚水的臉頰,繼續說道:“賈文哪里碰過她,我就要將他哪里用刀切下來。”

    他的指尖帶著暖意,花枝眸子微顫地看著他,任由他的溫暖滲入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不要!!爹!救我!”賈文驚慌失措的搖著頭,朝賈賀撕心裂肺的喊著,龐大的身軀拼命想從兩個侍衛的手中掙脫出來,卻被二人死死壓制。

    賈賀想沖過去攔住,卻被李叢攔下。

    “顧長夜!你最好把我兒子放了,否則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!”賈賀咬牙切齒地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卻不再理會他,視線緩緩移到屋內大敞著的密室,他看向李叢,視線微動,李叢立刻領會其意,朝密室走去。

    賈賀見此,急匆匆沖過去,張開雙臂擋在密室前:“做什么?!人你們已經找到了,還想搜什么!”

    “怎么?賈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嗎?那里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?”顧長夜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賈賀的視線略有些心虛向身后的密室里一瞥,半晌勾唇冷笑道:“我們賈家光明磊落!自然沒什么見不得人的,但里面的東西可不能給你隨便亂搜,這里面是存放獻給皇上的肉腐留骨,若是磕了碰了,這罪名我可擔不起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色沉了沉,剛欲說什么,身后忽然匆匆跑進一名賈家家丁,大聲喊道:“老爺,夏丞相來了!”

    他話音剛落下,一個身穿正紅色蟒袍的男人,帶著意味深長笑意走進房間內。

    男人三十多歲的模樣,長相俊朗,可偏偏眉眼是天生帶著幾分狡詐的狐貍眼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從顧長夜身上滑過,最后緩緩落在顧長夜懷中的花枝身上,滿是譏諷地說道:“沒想到恭親王如此大動干戈的搜城,竟是為了一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看見他,顧長夜的臉色又陰沉幾分:“我也沒想到,還能把夏丞相給招來。”

    夏禾輕笑:“我是來提醒王爺,適可而止。既然王爺要找的人找到了,便就此收手吧,我剛剛在門口看見賈老爺的兒子,也被王爺的人帶走了,王爺已經做得夠多了,若是被皇上知曉,定是要責怪的,就不要再為難賈老爺了。”

    夏禾這是在警告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倏然冷笑:“本王只是對賈府這個密室好奇罷了,難道夏丞相不好奇嗎?”

    夏禾朝密室走了兩步,又停了下來,半晌,甚是不在意地說道:“我倒是不好奇,之前賈老爺就說過,但凡敬供給皇上的瓷器,他都有想法子好好保管,這賈府有個密室也沒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色微沉。

    夏禾既然敢來這攔他,估計已然做好了對策,看來今日是不能動賈宅了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顧長夜神情,又轉頭看向另一頭的賈賀。

    賈家父子的所作所為,哪怕死上百次都不足惜,看顧長夜的模樣,也定是想將賈家父子都抓起來的。

    “那個密室里的瓷器......唔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賈賀氣鼓鼓的剛吐出幾個字,嘴便被身后的顧長夜突然捂住,將她準備揭露賈家的話全部都堵在了口中。

    她不解地抬頭看顧長夜,卻見他微蹙眉頭,低下頭緩緩靠近她的耳邊。

    “聽話,把嘴巴閉緊。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低沉磁性,但不難聽出他此刻的心情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讓說,花枝雖心底有著隱隱的不甘心,卻還是將那些話咽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夏禾幽幽地看了他們二人一眼,半晌語調輕松地說道:“我事務繁忙,就不再多留了,王爺也別再為難賈老爺,最好早早把賈公子放了,免得傷了和氣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做聲,看著夏禾抬腳離開。

    在和他擦肩而過時,夏禾的腳步微頓,視線落在花枝的臉上,眼底有一道光閃過,卻只是一瞬,他便繼續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夏禾一離開,賈賀的身體又緊繃起來,滿眼提防地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但顧長夜已沒有再動他的興趣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是想打蛇打七寸,有十足的把握再動賈家,可因為花枝的事,已經打草驚蛇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松開圈著花枝細腰的手,轉而抓住她的手腕,準備帶她離開,卻沒想到她倏然從自己的手中掙脫,沖到遠處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頭身旁。

    額頭的青筋倏然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花枝此刻心里根本無暇顧及,自己的舉動會不會激怒顧長夜。

    她慌張的用右手,按住老爺爺心口處汩汩而出的鮮紅,失措的喃喃道:“老爺爺,你會沒事的,我馬上叫大夫來,你一定要堅持住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我自己就是個大夫啊......”老爺爺緩緩抬起手抓住她手腕,氣若游絲的說道:“不要費力了,就算心口的傷治好了,我體內的毒也已經發作了,治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她,所有的話都哽在喉嚨里,混著難過,讓她無法呼吸。

    老爺爺扯著自己猙獰可怖的臉帶出一個笑容,想讓她不要為自己難過,可只維持了幾秒,他便斂去笑容,想到自己這張嚇人的臉,笑起來一定更可怕。

    “別哭了,看到你可以平安無事,我便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爺爺,對不起,我沒能救你。”

    老爺爺笑著搖了搖頭:“小姑娘,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爺爺,我還沒有問過您的名字,還有您的兒子叫什么,我一定會找到他,完成您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我叫陳德,我的兒子叫陳羽,字云逸......若你真的能見到他,告訴他......我是愛他的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越來越弱,最后沒了聲音,連握著花枝的那只手也驟然松開。

    花枝急切的抓起他的手,緊緊握著:“對不起,我一定會找到他的,我一定......”

    她到底沒能保護好想要保護的人。

    握著老爺爺的那只手緩緩收緊,花枝暗暗發誓,這樣的死別,她再不會經歷一次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