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12章 最重要的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12章 最重要的人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抬起衣袖將臉上的淚水擦凈,回頭看去,才發現顧長夜就站在自己的身后,皺眉看著她。

    看他陰沉著臉的模樣,花枝才想起自己剛剛,好像是將他的手甩開了。

    想來他定是氣極了。

    可花枝沒有先認錯,而是急著跪在他的腳邊,硬著頭皮低聲懇求道:“王爺讓阿奴付出什么代價都可以,能否將這位老爺爺的尸體安葬?”

    顧長夜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幽幽開口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位是阿奴的救命恩人,我恨自己的無能為力,不能償還他的恩情,現在只求為他死后能換一隅安寧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淚眼婆娑地望著他:“王爺,無論您想讓我付出什么代價都可以,阿奴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報恩。

    聽到這兩個字,顧長夜心底涌上一股火氣。

    對他,她也總是嚷著報恩。

    那是不是他和這個丑陋的老頭一樣?

    是不是只要對她好一點,她就會掏心掏肺的報恩?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,原來她的報恩這么廉價。

    花枝望著他,發現他的臉色越發難看,然后突然將她猛地從地上拖拽起,力氣大的,好像要將她的手臂從身體上扯下來般。

    不顧花枝痛苦地嗚咽聲,顧長夜將花枝夾起大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,是不肯答應我嗎?”花枝也不掙扎,任由他擺布,只是有些固執的詢問著剛才的請求。

    顧長夜惱火的‘嗯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花枝便再沒了聲音。

    他夾著花枝翻身上了馬背,讓花枝側坐在身前,用力踢了下馬肚子,馬兒便朝前跑去。

    花枝頭靠在他胸膛上,不吵不鬧。

    半晌,顧長夜才聽到她低聲嗚咽的哭聲。

    他低頭看去,才發現,她正緊咬著下唇,嫣紅的唇瓣被她咬的泛白,似是苦苦忍耐著,想將自己哭的聲音都咽回肚里,可還是斷斷續續的音節,從她的唇瓣之間,不受控制的滾出。

    一雙杏眼似是哪處的泉眼般,不斷滾出淚珠。

    那日她在雨里落著淚,還硬擠著笑容的畫面又出現在腦海里。

    顧長夜倏然勒緊韁繩,將馬停下,低頭看著她惱火地問道:“哭什么?!”

    花枝哭的身體不時地顫一下,抬起頭望著他,眼底的委屈蔓延出來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王爺,我控制不住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因為那個老頭?”

    花枝默聲片刻,然后緩緩地點下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身上的寒氣頓時暴漲,一只手用力地捏住花枝的臉,將她強行往自己的懷中又帶的近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為了報恩,你什么都能做?那本王讓你做通房,你怎么百般的不愿!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惱火的模樣,眼淚落得更兇。

    淚珠從她的眼眶里滾出,墜落,最后被他的手背接住。

    顧長夜只覺得那滴淚珠似是一簇火苗,將他的手背驀地燙了一下。

    心中的煩躁不減反增。

    他眉心的褶皺緊了緊,片刻后惱火的將花枝的臉甩開。

    眉眼冰冷的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了?這種事有何動怒,不理會她,任她是哭是鬧,都是她自己的事,她越難受,他就該越痛快。

    可眼下,他并沒有覺得有多痛快。

    花枝仰著頭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他寬敞的懷將她顯得格外嬌小,花枝坐直身子也還不到他下巴的位置。

    顧長夜正冷著臉不知在想什么,忽然,花枝張開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倏地一僵。

    花枝的頭靠在他的胸膛上,聽著他有力的心跳,手臂又收緊幾分。

    這兩日,她一直想著如何能從賈文的手中逃出來,導致她沒有閑暇去想旁的,眼下抱著他,花枝才發現,不過兩日,她竟無比的想念這個懷抱。

    被他擁著入睡,也不過才不到一月而已,而她卻已不可自拔的沉淪。

    或許,這并不是件好事,她越是深陷,到離開的那日,便越是痛苦,可是她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原來痛苦,傷心和絕望都可以忍耐,唯有愛一個人是忍耐不了的。

    他們身后策馬跟上來的李叢,看見這一幕急忙停下馬,一擺手讓身后的人馬也都跟著停下,想了想又帶著眾人掉轉馬頭回避開。

    花枝就那樣靜靜地抱著他,貪婪的汲著他身體的溫暖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沒有推開她,任由她抱著。

    半晌,花枝才低聲開口:“對于我來說,王爺和老爺爺是不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陣沉默,然后鬼使神差地問道:“哪里不一樣?”

    “心里。”她的聲音因為哭的有一點點沙啞:“老爺爺是我的救命恩人,但只是恩人,可王爺對我來說,是這世間最重要的人......”

    心底那股酥麻的癢意瞬間蔓延整個身軀,讓顧長夜根本來不及克制。

    等回過神時,他的手已經按在花枝的腦后,將她整個人壓在自己的懷中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氣,想讓自己忘掉剛剛心底那抹異常的躁動。

    許久,他才找回往常冷漠的聲音,手從她的腦后離開,抓住韁繩,繼續向王府前進。

    一路上,花枝一直緊緊地抱著他。

    等到王府時,顧長夜低頭看向她才發現,她竟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。、

    這兩日,她一直繃著神經,眼下一遇顧長夜溫暖的懷抱,放松下來,眼皮就再撐不住。

    看著她乖巧的睡顏,剛剛那股酥麻的余韻又在作祟,顧長夜強迫著自己將視線移開,然后視線又落在花枝的額頭纏的細布上。

    雪白的細布上有一抹刺眼的鮮紅,讓顧長夜的眉心不由自主的緊蹙起。

    他略微沉氣,然后將花枝抱著自己的手移開,翻身下馬后,又將她攔腰抱下來,朝王府內走去。

    一走進王府,便看見守在門口處的路嬤嬤,和攙扶著她的沈憐。

    看見顧長夜懷中抱著的花枝,路嬤嬤本來嚴肅的臉變得更加陰沉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她沉聲開口喚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視線淡漠的看向她們,片刻淡聲說道:“憐兒,帶路嬤嬤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!”路嬤嬤的聲音提高幾分,厲聲說道:“無論一會兒王爺是要打要罰,今日老奴都要僭越的說一句!”

    “為了溫......”路嬤嬤本想提及花枝的身世,可想到身旁的沈憐還在,頓了一下,然后說道:“為了一個下賤的通房,王爺不惜大動干戈搜城,實在是有損身份!”

    一旁的沈憐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心底卻是竊笑著等著看一場好戲。

    她也沒想到自從路嬤嬤知道花枝通房的身份后,會如此討厭她,眼下也不用她下絆子,事事都讓這個老太婆開口就行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