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15章 陷害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15章 陷害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淡淡的移到地上的血書,一眼看去只看見幾字。

    恭親王,殘殺我兒。

    這是賈賀用自己的血一筆一筆寫出來的,一早便托人送到皇上的手中。

    血書御前狀告,任何人看,都是蒙受了巨大的冤屈。

    “為了一個女人,大動干戈搜城便罷了!還敢濫用私刑,草菅人命!你是這王位坐的太高,已經目無王法了吧!”顧長錦指著顧長夜,一聲吼得高過一聲,手指被氣得不停地發抖。

    末了,他干咳起來,本就蒼白的臉此刻變得更加沒有血色,一旁的小太監急忙上前扶著他在龍椅上坐下,不停地念著:“皇上,保重龍體!”

    可不管顧長錦多么氣惱,顧長夜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模樣。

    他輕撩起蟒袍的前擺,單膝跪下。

    顧長錦一邊咳著,一邊看著下面的顧長夜,半晌才平緩了氣息,冷聲問道:“你有什么要說的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抬頭薄唇剛動了動,一旁的夏禾搶先開口。

    “皇上!昨日的事微臣也是知道的,今早賈老爺還特地到丞相府前跪著要見微臣,求微臣帶他入宮,他要面見皇上,微臣不知他已經給皇上遞了血書,所以......便帶他入宮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額頭的青筋跳起,半晌才從喉間滾出兩個陰沉的音節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現在就在殿外候著。”

    “讓他進來。”

    沒一會兒,面容憔悴,十指因為寫血書被緊緊包住的賈賀,走進金鑾殿的中央,撲通一聲跪下。

    “皇上!草民叩見皇上!求皇上一定要為小兒申冤啊!”

    賈賀叫的聲聲凄厲,惹得眾大臣一陣騷動。

    顧長錦的視線在顧長夜的身上掃過,頗有些痛心的皺起眉頭,然后重新看向大殿中央的賈賀:“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!”

    “前兩日,小兒在城中偶遇一名少女,被那女子勾引,一時昏頭便將她帶回了家中,沒想到昨日恭親王殿下便帶著人,闖進草民在都城的宅邸,說小兒強搶民女,將那女子和小兒都一起帶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然后昨夜便有人到王府告訴草民,小兒已經......已經被他殺了!”

    賈賀雙目眥裂的看向顧長夜,指著他大吼道。

    顧長錦直覺一股氣郁結在胸口,讓他無法呼吸,他低頭又是一陣緩和,然后抬頭看著顧長夜,拿出帝王的威嚴,冷戾的問道:“你說什么要辯駁的?”

    顧長夜抬起清冷的眸子,背脊挺得筆直:“賈賀之子強搶民女是實,微臣搜城是實,帶走賈文是實,可賈文不是微臣殺的。”

    龍椅上的顧長錦身子略微一晃:“所以,你承認賈文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尸體呢?”

    “還在王府。”

    一旁跪著的賈賀再沉不住氣,朝顧長夜發了封板的撲過去:“不是你殺的還能有誰?!不就是一個女人!便是我兒真有錯,按蜀國律法也罪不至死!你為何要殺他!”

    大內侍衛沖上前,一把將賈賀攔住,但賈賀還是拼命地掙扎著,似是想要沖過去咬斷顧長夜的脖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放肆!!”

    顧長錦大吼一聲,群臣跟著一陣發抖,賈賀這才慢慢停下來。

    這時一道婉轉的女聲響起:“皇上,不要動怒,保重龍體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宋婉思婀娜的從右側走到龍椅旁的位子上坐下,眼波流轉動人,含著抹嘲諷瞥了眼單膝跪著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太后。”看見宋婉思,顧長錦的眼底流出一抹不耐煩,不過轉眼便將這種情緒隱藏掉。

    “恭親王為國立下眾多功勞,一時為個女人氣盛也沒什么大不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太后!”顧長錦打斷她的話,目光凌厲地看著她,不想讓她再說下去。

    可宋婉思低頭輕笑一下,看向賈賀繼續說道:“畢竟一條人命,恭親王應當給個說法,也不是什么大罪,看看這位賈老爺需要什么,給些補償便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命不是大罪,那朝廷命官,結黨營私呢?”賈賀倏然開口。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看向賈賀,剛好賈賀也在看著他,陰冷的一笑。

    賈賀俯身,將頭實實在在的往地上一磕,沉聲高喊:“若是為個女子的確不值得恭親王殺人,他之所以要殺小兒,是因為他想讓草民歸順于他,用次等官窯在民間販賣,以此來謀獲私利!”

    聽到這,顧長錦終于再按捺不住,右手重重的拍在龍椅上,身子騰的站起:“賈賀!你可知栽贓朝廷命官是什么罪名?!”

    “草民沒有栽贓!草民有證據!”

    說著賈賀從懷中拿出一本冊子,交給一旁的小太監,然后有太監呈給顧長錦。

    顧長錦翻開冊子,看著上面一列一列的條目,臉色從蒼白變得陰沉。

    那上面記載都是過去應該銷毀,可實際上并未被銷毀的次等官窯,都流向了何處。

    賈賀在下面繼續說道:“這些都是瓷器流通的證據,草民一直都不想和他同流合污,卻迫于他的威壓,不得不低頭,這次他又要謀取私利,草民不想再忍耐,準備揭發他的真面目,這才發生了之后的事情......”

    隨著賈賀的話,大殿上開始騷亂起來,都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畢竟顧長夜的為人在朝中盡人皆知,冷情冷性,不和任何官員來往密切,縱使別人去巴結他,他也從不理會。

    實在難想象,顧長夜這種一本正經的人會貪圖私利。

    顧長錦也不信,翻看著販賣瓷器的賬簿,每一頁都有顧長夜的璽印。

    證據確鑿。

    顧長錦抬頭看向他,胸口那股郁結之氣,猛地向上一涌,頓時咳出一口血來。

    “皇上!!”眾人驚慌大喊。

    連向來臉上如冰結一般的顧長夜,此刻都一陣動搖。

    一旁的宋婉思倒是很淡定,手做蘭花狀,輕輕點了點一旁的太監總管;“將皇上扶回寢殿,叫太醫為皇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后娘娘!”

    太監們慌張的將皇上扶下去,金鑾大殿之內便由宋婉思一人掌控。

    她微微合眼,唇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才抬起眼簾,斂去笑意,沉聲喊道:“來人!將恭親王顧長夜,以結黨營私之罪押入大內天牢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