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16章 幽禁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16章 幽禁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悠悠的睜開眼,落入眼底的是熟悉的房間,她還怔了一陣,半晌才想起,她已經得救了。

    她緩緩吐出一口氣,又忽然想起昨日,自己抱著顧長夜說的那番話。

    若是過去,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敢那樣和他說話的。

    可是被關在賈宅的那兩日,她似是度過了幾百個日月,想極了顧長夜。

    所以才會情不自禁的就抱住他了。

    想著,花枝的臉的微紅起來。

    昨日,他一定很生氣,抱著他說胡話就算了,最后還睡著了。

    可花枝此刻卻非常想見他,也顧不得如果見到他是會挨說還是會挨罰,只要能見到他,她便什么都不怕。

    想著,花枝翻身從床榻上坐起,剛好房門被推開,長柳端著一個瓷碗走進來。

    看見她坐起,長柳淺笑著開口:“你醒了!昨日大夫還說你額頭上的傷有些深,又受了不小的驚嚇,我還怕你一時半會醒不過來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昨日王爺吩咐給你請的大夫,你那額頭上的傷還真是嚇人,不過大夫說你那傷之前應是處理過了,只要好好養著,沒什么大礙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沒有聽進去長柳后面說了什么,有些失神的抬手觸碰朝著細布的額頭,才發現細布已經換成新的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淡淡勾起,淺淺一笑。

    他本可以對她不管不顧,只要死不了,便沒有必要幫她請大夫,可他還是請了。

    心底忽然夢生起一種期待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對她也有那么一點點動心呢?

    “王爺呢?”花枝抬頭看著長柳,有些急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爺去早朝了,還沒有回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垂頭一陣失落。

    長柳歪頭看著她那模樣,笑著走到她面前,將瓷碗遞到她面前:“先把藥喝了吧,估摸著時辰,王爺也快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點頭,乖巧地接過瓷碗,嗅了嗅味道,一陣蹙眉。

    這藥聞著太苦了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畏苦,但也不是不能忍耐,便左手捏住鼻尖,自己強迫自己將苦澀的湯藥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長柳站在一旁看著她皺巴著笑臉的模樣,只覺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長柳。”花枝將瓷碗交還給長柳,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長柳有些無所謂的搖頭。

    她和花枝的來往不多,和府里的其他人不同,對花枝她既無喜歡,也無討厭。

    長流正準備轉身離開時,忽然偏房的門被人兇狠地推開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發怔地看著沖進來的路嬤嬤和沈憐,見她們皆是面色陰沉,花枝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前身:“婆婆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她問出發生何事,路嬤嬤猛地抬手,一巴掌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扇在花枝左臉上。

    “賤奴!!就是因為你,連累的王爺被人栽贓陷害,身陷囹圄之中!當初是老婆子我眼瞎,沒有看出你竟是這幅面目!我是老糊涂了,怎么不早早勸王爺將你這個下賤東西趕走!”

    路嬤嬤指著她的鼻子一句接著一句的大罵著,可花枝旁的都沒有聽進去,只聽到了四個字。

    身陷囹圄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花枝捂著泛腫的側臉,愕然地看著路嬤嬤:“婆婆,身陷囹圄是什么意思?王爺現在在哪里????”

    路嬤嬤身體微微顫抖,明顯被氣得不輕。

    一旁的沈憐急忙伸手扶住她,才穩住她的身體,路嬤嬤這才看著花枝,繼續痛恨地說道:“你別叫我婆婆!你不配!因為你,王爺遭賈家小人的陷害,現在已經被關在天牢之中!若是王爺有個什么三長兩短,老婆子便是賠上一條命,也要讓你付出代價!”

    花枝驚慌地搖頭:“怎么回事?為何要關押王爺?明明是賈家父子的錯,為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沈憐在一旁暗暗地冷笑一下。

    看著花枝此刻狼狽的模樣,她感覺爽快極了!

    “來人!把這房間給我封死!!”路嬤嬤用盡全身的力氣低吼道。

    沈憐攙扶著路嬤嬤一走出偏房,立刻便有五六個身強體壯的家奴上前,手中拿著厚實的木板和鐵錘。

    花枝雙目震驚地看著他們:“你們要做什么?!”

    路嬤嬤站在門外,冷哼一聲:“你就是個禍害!現在王爺不在王府,老婆子就算是以下犯上,也要幫王爺除掉你這個禍害!”

    那幾個家奴已經乒乒乓乓的敲打起來,將木板敲在窗戶上,一點一點將窗戶封死。

    花枝眸子顫抖的搖頭,然后又慢慢地鎮定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或許有法子救王爺!”

    路嬤嬤卻沒有理會她的話,指揮著那幾個人,將每一處花枝可以逃出去的地方,都封的嚴嚴實實。

    花枝咬住下唇,朝門外沖出去,卻被一個高大的家奴,粗暴的推回房間。

    路嬤嬤冷眼輕蔑的睨著她,然后轉身沒有半點猶豫的大步離開。

    沈憐站在門口幸災樂禍的繼續看著,然后看到屋內還在傻站著的長柳,冷聲喚道:“長柳,還不出來?難不成你想在里面陪她?”

    長柳倏然回神,轉頭看花枝一眼,咬咬牙,然后扭頭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兩扇窗戶被封死后,家奴們將門緩緩合上,用鐵鏈將門鎖起,然后連門也用木板擋死。

    屋外雜亂的聲響也越漸遠去。

    窗戶被封的密不透風,只有幾縷微弱的光亮,從模板的縫隙間鉆進來。

    花枝站在昏暗的屋內,失措地看著面前的門。

    到底發生了什么?為何一夜之間顧長夜便成了囚犯?

    真的是因為她嗎?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一點一點蹲下,雙手緊緊地抱住自己,讓整個人蜷縮在一起。

    是她不好,總是給顧長夜添麻煩,讓他去費神救她。

    花枝忍不住哭起來。

    說好了,她要報恩,換成她來保護他的,可是為何會變成現在這樣呢?

    花枝將頭埋在臂彎之中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才緩緩抬起頭,用力將臉上的淚水擦凈。

    現在不是哭的時候,她知道賈家的秘密,或許可以將顧長夜救出來。

    她抬頭看向房門,眉頭緊皺起來。

    眼下,她必須先離開這個房間,才能思考要如何幫顧長夜。

    而此時偏房的門外,還有一個人沒有離開。

    長柳怔怔地看著被封死的偏房,一副糾結的模樣,躊躇半晌,她猛地轉身跑出主院。

    在王府內找了半天,才看見從地牢里走出,面色十分那看的李叢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!”長柳一邊喊住他,一邊焦急地跑向他。

    李叢轉頭看向長柳,微微蹙眉:“長柳?怎么了?”

    長柳上氣不接下氣得跑到他面前,喘了幾口氣,才說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阿奴被路嬤嬤和沈小姐幽禁起來了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