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18章 解救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18章 解救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驚恐地看著刺過來的長刀,身子下意識向一旁閃躲,可那人出刀的速度甚快,長刀還是從她左臂上滑過。

    屋內的燭火因為二人的動作掀起的微瀾,輕輕跳動。

    花枝捂著左臂的傷口,皺眉看向刺殺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緩緩抬起頭,臉上一片冷然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小啞巴?”花枝震驚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她和小啞巴并不熟,在王府里也不過只見過寥寥幾面,若說他們二人之間有過什么聯系,也不過是一次將顧長夜錯認成他,另一次頂著他的名義,偷偷跟在顧長夜的隊伍之中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花枝和他再無旁的聯系,更別說有什么過節。

    花枝不解地看著他,不明白他為何要殺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小啞巴生的瘦瘦弱弱,因為不會說話,在王府的時間也不長,和她一樣沒少受其他下人欺負,完全不像會功夫的人。

    可剛剛他出道的樣子,明顯是會功夫的,而且極其厲害。

    難道過去都是裝的?

    “你是誰?為什么要殺我?”此時花枝不似過去,竟異常的冷靜。

    小啞巴看著她倏然陰森森的勾起一抹笑,“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!”

    花枝的眸光微沉。

    小啞巴也并不是真的啞,看來過去的一切都是他偽裝出來的。

    派小啞巴來的人應該不是路嬤嬤或沈憐,如今她被幽禁在這個房間里,她們只要等著她活活餓死便可以,沒必要大費周章再派個人進來殺她。

    剛剛小啞巴說她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,想來應該與賈家有關。

    可小啞巴進入王府時,她與顧長夜還沒有在龍城遇見賈文,賈家與王府更沒有什么交集,兩地又相距較遠,根本沒有向王府里安插奸細的理由。

    花枝蹙眉暗暗思索著小啞巴的身份,不過片刻她就想到一人。

    “夏丞相派你來的?”

    小啞巴一陣微愣,然后臉上便露出一副猙獰的表情:“你怎么知道?!”

    花枝的腳下不動聲色的向后退著,沒有回答他的話。

    半晌,小啞巴冷笑一聲:“猜到了又如何,反正你也要死了!如今你被鎖在這個房間里,殺你簡直易如反掌,怕是等外面的人發現你的尸體時,你都已經腐爛發臭了!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話,花枝的眼底閃過恐懼。

    的確,沒有人會來救她,在這個密閉的房間里,她只有一死。

    可她還不想死,也不能就這樣死了。

    夏禾竟然特意派人來殺她,那賈家的事情定與他有關,而且此事一定會對賈家和他都有影響。

    或許,這件事可以救顧長夜。

    花枝咬住下唇,轉身便跑到門口,用力拍門板大喊道:“救命!!”

    可卻無人應答。

    小啞巴一臉森然的向她走去,不屑的勾起唇角:“隨便你叫,外面一個人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舉起刀,刀尖瞄準的是花枝的心臟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從房頂又落下一道身影,寒光一閃,另一把長刀看向小啞巴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刀刃與刀刃碰撞,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。

    小啞巴本能的向后跳了一大步,手腕微轉,刀劍轉向突然闖進來的身上,直直刺去,帶起一陣冷風。

    唯一的燭火不甘的一跳,然后倏然熄滅。

    屋內一片漆黑,花枝不知道屋內發生了什么,只是偶爾看見金屬摩擦時迸濺的火花,和交錯于耳的刀刃碰撞聲。

    不時有冷風在自己面前劃過,花枝的心便倏地提到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她能感覺到,每當冷風劃過時,刀刃一定離她很近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緊貼著微涼的門板,身體瑟縮一下,暗暗祈禱著,雖然不知道來救自己的人是誰,但一定要讓他贏。

    半晌,突然響起刀刃斷裂的聲音,緊接著便是一人悶哼。

    花枝緊張的揪緊衣擺,也不知是何人受傷倒地。

    當燭火重新被點燃時,花枝才看清屋內的情況。

    椅子不知被那兩個人之中的誰,給生生的砍成兩半,墻壁上,床榻上好幾處極深的刀痕。

    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倒是花枝所站的位置一切完好,不見半點打斗過的痕跡。

    地上是一把化為兩截的長刀,一旁是胸口受傷的小啞巴。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向救了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,腰間掛著一個黑色的腰牌,上面只寫了一個暗字,手中的長刀還再滴著血,臉上帶著一張黑金面罩,除了眼睛完全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花枝一陣恍然。

    那雙眼睛很熟悉,有一瞬間,花枝還以為這人是顧長夜。

    可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路嬤嬤說顧長夜已經被關在天牢之中。

    天牢是什么地方,有禁軍把守,沒人可以從那里逃出來的。

    花枝微微搖頭,然后看向那名黑衣人,嚴肅地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黑衣人幽幽地看向她沒有作答。

    忽然又一個人從屋頂跳下來,花枝看過去眼睛微微一亮:“李侍衛!”

    李叢看著地上捂著傷處的小啞巴怔楞一下,然后看向黑衣人嘴巴微微張了一下,略微思忖后最終合上,只是微微一點頭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,他是誰?”花枝奇怪地問道。

    李叢倒吸一口氣,然后回答道:“這是王爺培養的暗衛。”

    花枝頓時明了的點頭。

    李叢看向地上的小啞巴問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是夏丞相安插進來的奸細。”

    李叢一聽,轉瞬拔出刀架在小啞巴的脖子上,“說!賈文是不是你殺的?!”

    小啞巴看著他一邊唇角勾起,冷冷一笑,“是又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“渾蛋!沒想到你還藏得挺深!”

    不顧李叢憤憤的樣子,小啞巴怨毒地看向站在門口的花枝,左腮微微一動,唇角驀地淌出一縷鮮紅。

    李叢一驚,急忙俯身扣住小啞巴的下巴,強迫他張開嘴巴,卻還是晚一步,小啞巴已經沒了氣息。

    李叢皺眉抬頭看向一旁的暗衛和花枝,“服毒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沒有太過驚訝,像小啞巴這樣的人,完不成任務,大抵都會走這一條路。

    “他為什么要殺你?”李叢站起身奇怪地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,并不打算隱瞞,如實說道:“我進入過賈宅的密室,我發現那里面裝的裝的全是次等官窯,按理來說次等官窯是要被銷毀的,可賈家父子似乎想要將那些瓷器偷偷販賣掉,以此牟利。”

    聽她說完,李叢的神色微沉,半晌才緩緩說道:“今日那個賈賀已將此事栽贓給王爺了,說王爺結黨營私,逼迫他從次等官窯上謀取私利,所以王爺才會被打入天牢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