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0章 古怪的暗衛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0章 古怪的暗衛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聽李叢這么說,花枝的眼睛微微一亮,一時也顧不上旁的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急切地問道:“你知道王爺的情況?”

    李叢猶豫片刻,才緩緩說道:“我有法子見到王爺,至少能確定王爺現在一切無恙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知道顧長夜安好,花枝長長的呼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見花枝松一口氣的模樣,李叢下意識的彎唇一笑,背脊卻不知為何倏地升起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李叢的視線轉到花枝身旁的暗衛身上,才發現那人黑漆漆的眸子,正落在他的手腕上,似是感覺到李叢的視線,那人又看向他的臉,眼底閃過一抹兇色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打了個寒戰,略有些不解的低頭看去,發現花枝的手還緊緊地拉著自己的手腕,頓時明了背脊因何而來的寒意。

    李叢不動聲色的抽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花枝并未在意他的動作,轉頭小口的吃起包子。

    她抬著手臂,李叢才發現她左臂上被刀劃出的血口。

    “你這傷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也偏頭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傷口,片刻后笑著說道:“沒事的,傷口不深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下,另一邊忽然伸出一只手,用力的將她向一旁扯去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怔楞地看著那名暗衛,不知他為何突然拉扯自己。

    這人實在古怪,一言不發,還一直盯著她看,眼下又突然拉扯她,將她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見他一只手緊緊地扣住她的右臂,另一手緩緩抬起,用指尖輕挑花枝左臂上被劃破的衣袖,視線幽幽地盯著還在冒著絲絲鮮紅的傷口。

    花枝看見他的視線略微一沉,然后便明了,這人應該也是在擔心她手臂上的傷口吧。

    想來他也不是壞人,剛剛還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這么想,花枝便在心底放下這人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真的沒事,現在都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,雙眼笑的彎起,像兩個彎彎月牙,唇角的梨渦若隱若現,惹人心醉。

    可那人還是不肯放手,只是將灼灼的目光移到花枝的臉上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看向他的手才發現,他的手背上也有一道傷口,雖然不深,但也有血從傷口中溢出,應是剛剛和小啞巴打斗時留下的。

    花枝急忙從身上掏出絲帕,然后抓住他的手想要幫他包扎。

    “你受傷了,我幫你包扎一下。”花枝輕聲說著,低著頭十分認真的捧著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隨著花枝的動作低垂,似是在想什么的模樣,然后未等花枝系緊絲帕,他抬手便搶過絲帕,反倒迅速地幫她將傷口包扎好了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看著他的動作傻怔一陣,片刻抬頭笑著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她說完謝謝后,有一個瞬間,花枝好像從這人的眼底看到一抹溫柔,可未等她細想,那抹溫柔便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身后的李叢忽然干咳兩聲。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來,轉身看向李叢,見他一副有些尷尬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李叢擠出一抹有些生硬的笑容,然后斂起笑意,嚴肅地說道:“阿奴,你剛剛說的那些事,我要去告訴王爺,我們先從這里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從這里出去?”花枝轉頭看了看門窗,“可是這里的門窗已經封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叢笑著指了指房頂:“當然從上面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也抬頭看上去,房頂一個碩大的洞,一眼便能看到外面璀璨的星光。

    半晌她搖了搖頭:“我還是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!在這里你會被活活餓死的!”李叢沒想到她會這么說,有些吃驚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路嬤嬤本就因為我騙她,而生我的氣,我又連累的王爺被人陷害,她那么心疼王爺,惱我怨我都是正常的,如今賈家的事情我也告訴你了,也沒有離開這里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李叢嘴巴微張,剛要勸她,花枝繼續說道:“我若是偷跑出去,一定會惹得路嬤嬤更加不高興的。”

    她說話的樣子堅決,讓李叢不知道該如何勸她。

    “這......”李叢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看向那名暗衛。

    本來花枝以為自己說服了李叢,下一秒自己的腰忽然身后的暗衛攬住。

    她還沒反應過來,暗衛已經帶著她腳踩著桌子借力,一步便蹦上房頂,又一個轉身,從房頂飛身而下,帶著她落在空無一人的院子中。

    “你,你這是......做什么?”花枝看著他呆愣半天,半晌才回過神,結結巴巴的問道。

    她的臉頰微微泛紅,也不知是因為被旁的男子抱著的羞惱,還是因為剛剛從房頂落下被嚇到了。

    暗衛幽幽地看著她,既不回答她的問題,也沒有松手放開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花枝的臉漲得更紅了些,“你,你能不能......”

    這時,李叢也提著小啞巴的尸體從房頂落下,暗衛看見他,這才緩緩放開花枝。

    李叢在這,花枝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發現花枝的神色有些異常,李叢以為她還是想回去,開口說道:“既然已經出來,便不要回去了,這次的事也不能怪你,夏丞相一直和王爺針鋒相對,即便沒有你,他也是會想法子陷害王爺的,等事情解決后,王爺回來定會和路嬤嬤不會讓路嬤嬤再責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低頭躊躇一陣,片刻后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“這幾日我先在府外為你找家客棧住下。”見她答應,李叢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沒有拒絕。

    李叢說得對,既然已經離開那個房間,便在外面安心待著吧,或許她還能幫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“對了,拜托李侍衛不要通王爺說,瓷土的事情是我發現的。”

    李叢不解:“為何?”

    花枝輕聲嘆氣,輕聲解釋道:“王爺向來不相信我說的話,若說是我發現的,王爺一定聽不進去的,不如就說李侍衛你查到的,王爺更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李叢微微蹙眉露出些為難的神色,然后偷偷瞥了一眼花枝身后的暗衛。

    “......好吧。”最后他略有些猶豫地答應。

    趁著夜深,李叢將花枝送到城東的一家客棧內,一切安頓好后,和那名暗衛轉身離開客棧。

    一直拐進一處陰暗的胡同里,李叢緩緩停下步子,倏然單膝跪下。

    “方才屬下多有冒犯,還請王爺責罰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