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121章 密道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121章 密道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王爺,方才屬下多有冒犯,還請王爺責罰!”

    李叢抱拳低下頭,等著面前的人出聲發落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摘下黑金面具,神色一如往常的清冷,語氣淡淡地說道:“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感覺到顧長夜沒有生氣的意思,李叢懸著的心悄悄放下

    “王爺是怎么出來的?”他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回答,神色有些漫不經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皇宮里最大的秘密,便是地下那條可以貫通到皇宮各處的密道。

    這個秘密,只有顧家各個登上皇位的人才能知曉。

    先皇將此秘密傳于顧長錦,顧長夜本是不該知曉的,可顧長錦將這個秘密分享給了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知道顧長錦有自己的顧慮,所以才會將這個秘密高速給他。

    可即便知曉密道的存在,他也從未用過這個密道,今日也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他回到王府第一件事,便是找出暗衛的衣裳換上,隱藏住身份,正打算找李叢交代之后的事情,就發現花枝住的房間已被木板封死。

    只看一眼,顧長夜便猜出這應該是路嬤嬤的主意。

    他本不想對此理會,正準備轉身離開時,便聽到花枝拍門大喊的求救聲。

    身體的行動已經快于他的思考,他越發不知自己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,接下來我們怎么辦?”

    李叢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合眼,微不可聞的呼出一口氣后,沉聲說道:“查瓷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叢略微停頓,接著說道:“可是那個奸細已經死了,我們要如何證明賈文的死與您無關,還有那本賬簿上的璽印,我去查看過,王爺的璽印沒有被動過的痕跡,一定是賈賀那家伙找人偽造的!”

    “賈賀怎么可能造出以假亂真的璽印,能做這種事的人只有一個。”

    夏禾。

    顧長夜想到此人,眸光頓時一沉。

    賈文一死,他便算到夏禾這次,定是準備了能除掉他的法子,否則以夏禾陰險狡詐的性格,斷不會貿然出手。

    “賈文的死只能在他的尸體上入手,至于璽印,派人去查都城內可有仿造印章的高人。”顧長夜一邊思索一邊交代著。

    李叢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掐算了一下時間,皺眉說道:“我離開天牢有一個時辰了,需馬上回去,之后的事情,就全部交由你來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屬下遵命!”

    顧長夜點頭,然后轉身走出去兩步,又倏然停下。

    李叢站在他身后,有些不解地看著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顧長夜重新轉過身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府內奸細死掉的事,夏禾很快便會知道,很可能會再派刺客去王府,在王府里加幾個人守好,不要放走活口......”

    說到這,他猶豫了一下,才接著說道:“客棧這邊也叫暗衛守好。”

    李叢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總覺得王爺這話的重點不再前面那一大串,而是只有后面那一句。

    李叢偷偷地瞧著顧長夜的臉色,然后不小心撞到顧長夜略微泛寒的視線,他便急忙低頭應道:“知道了,王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這才轉身離開,再沒有回頭。

    第二日晌午,有人敲響了花枝客棧的房門。

    花枝正坐在窗前,憂心著顧長夜的事情,聽到敲門聲,猶豫片刻才走到門口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門外是李叢含著笑意的聲音。

    花枝推開門,“李侍衛?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給你送吃的啊!”李叢沖她眨眨眼,然后走進屋內,將手中提著的飯菜全部擺上桌子,“快過來吃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在桌邊坐好,看著桌上精致的飯菜,略有些為難地說道:“李侍衛不必為我費心的,隨便給我弄些飯菜便好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成為通房后,花枝在王府的伙食也是同其他下人一樣的,眼前李叢準備的這些飯菜,她連想都不用想。

    “這些就是隨便弄得,再說了,王爺若是知道我讓你吃得不好,定是要罰我的。”李叢一邊說著,一邊將筷子放到花枝的手中。

    花枝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侍衛是不是誤解了顧長夜的意思?

    顧長夜從不關心她吃得好不好,更不會因為誰讓她吃得不好了,而去責罰旁人。

    對她,冷漠疏離,嫌惡惱火,那才是花枝所認識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見花枝奇怪地看著自己,李叢催促道:“快吃吧,一會兒涼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輕笑,然后感激地說: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她夾起一筷子菜,只吃了一口,便又放下筷子,轉頭認真的看著李叢問道:“王爺現在怎么樣了?可有查到什么?什么時候能將王爺救出來?”

    李叢看著她有些無奈地嘆氣。

    看來若是不告訴她王爺安好,她是不會安心吃飯的。

    “王爺現在是安好的,瓷土的事已經在搜集證據了,只是還沒有想到辦法將王爺救出來。”李叢如實地說道。

    知道此事復雜難辦,可當花枝聽李叢說還有想到辦法時,心底還是一陣焦急。

    “最難辦的是賈賀呈上去的那個賬簿,上面有王爺的璽印,眼下根本沒有辦法證明那上面的璽印是假的,只要有那個證據在,王爺便是將結黨營私,牟取私利的罪名坐實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聽李叢沉聲說著,臉色隨著他的話越變越差。

    李叢看她的模樣,急忙出聲安撫道:“不過王爺一定不會有事的,你不要著急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不著急?

    花枝也沒有了吃飯的胃口,有些喪氣地坐在那,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才能幫到顧長夜。

    李叢有些懊悔,都怪自己嘴太快,做什么和阿奴說這么多,反倒讓她更加憂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目前的狀況都在王爺的掌控之中,隨意你不要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不相信看向李從:“都在王爺的掌控之中?”

    李叢笑著點頭:“相信我,我在王爺身邊這么久,王爺心思有多縝密,我最了解了,你先好好吃飯吧。”

    良久,花枝緩緩吐出一口氣,重新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李侍衛不用擔心我,我可以照顧好我自己,你去忙吧!”花枝看著他認真說道。

    眼下比起她,顧長夜更需要李叢,她不能讓李叢在她的身上浪費時間,所以便立刻乖巧的吃起飯菜,不想讓李叢擔心她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