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2章 她是我的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2章 她是我的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走了。”李叢看著她吃飯了,這才安下心,站起身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花枝忽然想到什么,開口說道:“李侍衛若是回王府的話,可否交代長柳,幫我照顧一下我門前鳥籠里的燕子?”

    “燕子?既然如此,不如明日我將那鳥籠給你送過來,你自己照顧它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樣實在太麻煩李侍衛了。”花枝不好意思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李叢連忙笑著擺手,“不麻煩,反正我每日本來都是要來回跑的,也是順道就將燕子給你送來了,有燕子陪著你,你也不會那么無聊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猶豫,半晌才輕輕點頭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皇宮。

    陰森的天牢之中,彌漫著經年不曾打掃的灰塵,

    鐵架上掛著各種各樣的刑具,每一個都足以讓囚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顧長夜被關在最里側的一間牢房,墻壁的最上面有一個巴掌大的小窗,顧長夜站在下面,有陽光透進來,剛好落在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他微微瞇起眼看向那個小窗,眼底涌動和陽光相沖的陰戾。

    這里他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在這些囚室的下方便是水牢,他曾在那里整整待了兩年。

    這里的所有刑具他都受過,只是為了從他嘴里問出一個不是真相的真相。

    顧長夜陰冷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沒想到,他還能再回到這里一次。

    牢房外,傳來一陣腳步聲,從遠至近,最后停在顧長夜的牢房前。

    沒有轉身,顧長夜也猜到來的人是誰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恭親王有沒有很懷念這里?”身后傳來夏禾略帶戲謔的聲音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光迅速降溫,沒有出聲回答他。

    夏禾用指尖抹下一小簇灰塵,用手指捻了捻繼續說道:“有二十年了吧?這里可從沒有人打掃,想來這些灰塵,也是恭親王不在這里的二十年積攢下來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這才緩緩轉身,一臉冷漠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夏丞相這么喜歡這里,不如也請你進來坐坐。”他冷聲說道,聲音里涌動殺氣。

    夏禾卻沒有半點被他嚇到的模樣,狐貍眼得意的微微瞇起,語氣滿是輕蔑:“那要看你有沒有本事請我進去坐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倏地斂起身上的殺氣,轉身悠悠的走到角落里簡陋的床榻上坐下,淡淡地說道: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夏禾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都到這一步了,嘴還是這么硬!

    若不是還未給顧長夜定罪,夏禾真的很想現在就進去,親自拿著那些刑具在顧長夜的身上用一次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平日里心思縝密,步步為營的恭親王,既然也會為一個女子走錯棋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微垂眼簾,他知道夏禾只是來此看笑話的,不打算再理會他。

    似是猜到顧長夜的心思,夏禾緩緩勾起唇角,眼里閃過看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,不過若是旁的女子,我也不會如此驚訝,不過你那么痛恨溫云歌,竟還能如此在意她的女兒,這倒是在我意料之外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倏然抬起眼簾,視線凌厲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反應這么大?這不就等于我猜對了?王爺是對那丫頭動心了?”夏禾的笑容越發夸張,帶著點癲狂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越來越冷,眸底積起蒙蒙的黑霧,似要將夏禾吞噬掉。

    夏禾對于能激怒顧長夜這件事,感到甚是滿意。

    “和你針鋒相對這么多年,眼下你馬上要敗在我手里,我竟有些不舍,不如將那個小丫頭交給我,今后我替你折磨她,保證她生不如死,也算了卻你的一樁心愿。”他一邊笑著,一邊說道,眼底閃著期待的光,明顯認真的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他,半晌,一字一句陰冷地說道:“不準動她,她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見他未答應,夏禾略有些失望的樣子:“怎么辦?我突然對她很感興趣,能讓恭親王動心的女子,到底是個什么滋味,我倒是挺想嘗嘗......”

    “滾。”顧長夜打斷他的話后,重新合上眼,躺倒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知道他這次是真的不會再理會自己了,夏禾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消失,轉而變成一種陰冷怨毒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恭親王殿下,便在這里好好享受最后的日子吧,或許午夜夢回時,還能見到可憐的蕭貴妃。”

    “哦!對了,當年那兩個巫蠱小人還在下面水牢里存放著,等王爺死后,我定會想辦法將那兩個小人同王爺一起下葬的!”

    夏禾自顧自地說著,而顧長夜的身體背對著他,一動未動。

    最后聽到夏禾的腳步聲,漸漸走遠,顧長夜才猛地睜開眼睛,眸底一陣顫抖。

    一直到子夜,顧長夜才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重新換上暗衛的衣裳,戴上面具,輕松地便打開牢門的鎖,輕聲的走到天牢的東側,按動墻壁最上方的一塊石磚后,墻壁上立刻出現一道僅能容納一人的細窄縫隙。

    順著密道,他一路走到宮門前的機關前,用同樣的方式打開一道縫隙,走出去后便到了宮外。

    他立刻回到王府,李叢已經在書房里等他。

    看見顧長夜進來,李叢立刻低頭說道:“王爺,剛剛暗衛已經從賈宅的密室里拿出幾件瓷器,三個有皇室刻印的,三個沒有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邊摘下面具,一邊走到桌前,拿起桌上的瓷器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瓷瓶的光滑的表面,然后倏然將瓷器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叢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,本以為他要用這些瓷器作為證據,沒想到他一言不發的就將這瓷器摔爛了。

    心一下提到嗓子眼的李叢,暗暗打量著顧長夜的神情,心想是不是天牢里發生了什么,他正在氣頭上。

    可是從顧長夜的臉上看不出半點波瀾,更無從看出他是喜是怒。

    顧長夜又隨手拿起一個瓷瓶,‘啪’的一聲摔在地上,然后蹲下身,拈起一片碎瓷,仔細打量起來。

    李叢急忙也蹲下身,“王爺小心,這碎瓷銳利的很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理會他,半晌沉聲說道:“果然,賈賀在瓷土上動了手腳。”

    李叢看向他手中的碎片,然后問道:“那屬下明日便拿著這些瓷器面見皇上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要如何向皇上說明其中緣由嗎?若是貿然進宮,很有可能打草驚蛇,讓他們連這些證據都處理掉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們該怎么辦?”李叢犯起難來。

    打打殺殺的事他干的順手,可用腦子和別人鉤心斗角,對他來說就有些難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抬眼看向窗外的夜色,眸底暗流涌動。

    “不急,叫人看好賈賀,這幾天他肯定會急著賣掉這些有問題的官窯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