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3章 違背初衷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3章 違背初衷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李叢猜不出顧長夜的用意,只能點頭應下,照著他說的做。

    可他左想右想,這其中還是有諸多不解的地方。

    最后李叢忍不住開口問道:“王爺,我還是不明白,官窯都是敬供給皇室的,那個賈賀怎么敢在瓷土上動手腳,就不怕被發現?”

    顧長夜將手中的碎片扔掉,站起身拿起桌上的面具,“賈賀可比他兒子聰明很多,送進宮里的瓷器自然是沒有問題的,所有出問題的瓷器都是次等官窯,但凡出窯就有問題的瓷器,司查官是不會查的那么仔細的。”

    李叢頓時明了的點頭:“賈賀這家伙也太滑頭了,想出這種辦法謀私!”

    他說完,顧長夜沒有再接這話,戴上面具走到門口。

    “王爺是要走了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淡淡的‘嗯’了一聲,忽然想起另一樁事,沉聲問道:“巫蠱案有沒有新的線索?”

    他突然提及巫蠱案,李叢的神色也微斂起來,“回王爺,還在調查當年那名蠱醫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這些年他雖然很少提起調查巫蠱案的事,但李叢知道,他從沒放下過。

    今日忽然提起,定是在天牢里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李叢有些擔憂地看著顧長夜的背影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眼簾微垂,掩去眸底的微顫。

    良久,才平息眼底的波動,重新睜開眼,視線卻剛好落在書房外,房檐下掛著的鳥籠。

    一只燕子正扭頭用喙梳理著自己的羽毛,雛燕細軟的絨毛已經褪去大半。

    “它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李叢順著顧長夜的視線看去,以為顧長夜是嫌棄這燕子,急忙解釋:“阿奴現在人在客棧,這燕子沒人照顧怕是沒兩天就會餓死,就想著給阿奴送去,王爺放心,屬下馬上就將這籠子拿走!”

    說完,李叢就走上前,用桿子將籠子挑下。

    “她倒是還沒忘了這只鳥。”顧長夜聲音微涼的說道。

    李叢暗暗揣摩著此刻顧長夜的喜怒,生怕顧長夜因為這燕子同阿奴生氣。

    “王爺,阿奴很擔心您,她一直認為是她害了您,今日連飯也吃不下,我這才想把這燕子給她送去,讓她分散下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龐隱在面容下,視線落在鳥籠里的燕子上,許久未言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李叢輕聲喚他,隱隱覺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聽到李叢的聲音,顧長夜才在面具后淡淡的‘嗯’了一聲,以作回應,然后轉過身,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李叢以為他這是要走了,卻沒想顧長夜僅邁出一步,有重新轉回身。

    “給我吧。”他朝李叢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李叢沒有明白他的意思,傻怔地看著顧長夜伸出的手。

    然后他抬頭看向顧長夜冰冷的面具,發現顧長夜一直緊盯著鳥籠,這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不是要回去......”李叢弱聲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作聲,只是視線依舊放在鳥籠上。

    李叢這才將鳥籠交到顧長夜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看著顧長夜拿著鳥籠,從院子的外墻飛身出去,有些無奈地搖頭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站在客棧外,一處角落的陰影中,看著花枝所住的那間屋子的窗戶。

    這么晚了,她的屋子還有著光亮。

    他又低頭看了眼鳥籠。

    自己到底是怎么了?為何要攬下這差事?

    就好像他很想見她一樣。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,心中惱火自己的異常。

    夜風吹過客棧門前的兩盞燈籠,惹得燈火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街上空無一人,清清冷冷,帶著無邊的寂寥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沉的呼出一口氣,想要轉身離開這里,之后將手中的鳥籠隨手丟掉。

    他不能再做出違背自己初衷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他準備轉身時,花枝的影子忽然出現在窗戶上,顧長夜剛挪動一下的腳步倏然停住。

    她在窗前來回走了一圈,最后在窗前停下,也不知怎么了,想后來退了一步,燭火將她的影子倏然拉長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不出她想做什么,突然有些好奇起來。

    細長的影子向左側稍微挪動兩下,在窗紙上留下一大片空白,然后在空白的地方忽然出現一個模仿小狗的手影。

    小狗晃動兩下,似是覺得膩了,那雙手換了個方式,在窗紙上又比劃出一只豎著耳朵的小兔子。

    之后,她還無聊的比劃了一堆小動物,鴨子,公雞,鴿子......

    兒時顧長夜的母妃,也經常用手影逗弄他,只是自蕭貴妃死后,他便將這兒時在皇宮內唯一的樂趣,也忘得一干二凈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站在陰影里,卻有一種錯覺。

    她窗內溫柔的燭火,透過窗紙,穿過長長的街道,最終籠罩在他的四周,驅散了他一身的孤寂。

    今日所有的焦躁,都被她輕輕撫過,了無痕跡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應是覺得累了,她收回手,最后連人影也從窗紙上消失。

    顧長夜剛松開沒多久的眉頭,又開始皺緊,心底隱隱閃過一抹失落。

    她是要睡了嗎?

    他心底暗暗想著,等回過神時,身體已經本能的飛身到花枝的窗前,將窗戶緩緩拉開。

    花枝正趴在桌子上,指尖蘸著茶水在桌子上無意識的寫著,心底愁思著顧長夜的事情,忽然聽到身后的響聲,像一只受驚的小動物,立刻繃直背脊轉頭看去。

    她驚訝的看著跳進來的人,嫣紅嬌嫩的唇微張著,一時都不知自己該問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正是昨日那個救了自己的暗衛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在花枝的臉上滑過,然后悠悠的走到她面前,將鳥籠放在桌子上,隨后目光落在剛剛桌面上未干的水漬上。

    顧長夜。

    花枝這一整日,蘸著茶水反復寫了無數遍他的名字,好像只有這件事,才能消解她心頭無限的愁緒。

    面具后的顧長夜,唇角不自覺的彎起。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面前的人,然后突然發覺,他正看著自己剛剛在桌面上留下的字跡,面頰頓時紅起來,急忙慌亂的用手掌將桌上的字跡抹去。

    “我,我在練字呢!王爺的名字取得好,橫豎撇捺都能練到......”她看著面前的暗衛,慌張的解釋著。

    說完,花枝皺巴著小臉低下頭,心底更加懊惱,在心底暗想,花枝啊花枝!你在胡亂說什么呢?!

    許久,她才抬起頭來,看著面前人冷冰冰的面具,哀求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,可不可以不要告訴王爺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