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5章 巫蠱案的線索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5章 巫蠱案的線索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的眼睛倏然睜大。

    頸側柔軟的觸感,帶著無名的惱火廝磨著。

    花枝被嚇得一時傻住,回過神時,胸口里頓時充滿怒火。

    這人在做什么?!

    花枝用上全身的力氣,一把將他推開。

    “你,你做什么?!”她怒氣沖沖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可回應她的只有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的繼續生氣地喊道:“我還心想你是個好人,你,你怎么能輕薄我!”

    依然是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花枝從來沒有和誰這樣吼過,這還是第一次,可只吼了兩聲,沒人應答后,她便開始有些泄氣。

    這人可是顧長夜培養出來的暗衛,身手定是極好的,若是他突然要強迫她做些什么,她定是反抗不了的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花枝開始害怕起來,眼底頓時泛起濕意。

    她在黑暗中站了許久,見對方都沒有什么動靜,然后便在黑暗里摸索著,走到桌前,將燭燈重新點燃。

    屋內已經只剩下她一個人。

    她手中端著的盤子里,少了一塊糕點。

    花枝愣怔一陣,然后心頭一陣惱火,一陣委屈。

    怎么就白白讓旁人輕薄了呢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重新回到天牢時,已是丑時,他剛傾身躺下,守著天牢的禁衛便巡邏過來。

    看著躺在床榻上合著眼的顧長夜,禁衛有些苦惱的撓了撓頭,半晌壓低聲音說道:“王爺,明日可不要再出去這么久了,夏丞相在這安了他的人,若是被他們抓到了,定會又拿此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幽幽的睜開眼,清冷的聲音在空曠的牢房里顯得有些縹緲。

    “幾個人?”

    “兩個,都是昨日新被派到天牢的,不用想便知,定是夏丞相派來盯著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聲音淡淡,顯得有些像沒把此事放在心上,將門口的禁衛弄得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還要在這里待多久?您這夜夜出去,我都跟著提心吊膽的,您要是再多呆上幾日,怕是沒等您離開這里,我就要先離開人間了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冷冷瞥向他,“啰嗦。”

    門口的這個禁衛叫楚嵐,是個孤兒,顧長夜收養他后,也曾準備培養他成為暗衛之一,但是雖然身上的功夫很好,可就因為他性子活潑,話太多,最后便被顧長夜送進皇宮做禁衛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夜夜出去,是找那個姓夏的做壞事的證據去了嗎?”楚嵐趴在牢門上,眼巴巴的向床榻上的顧長夜望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微皺,最后將眼睛重新合上,不想再理會他。

    可楚嵐半點不怕他的模樣,繼續說道:“王爺怎么昨日和今日回來,身上都有一股女子身上的香氣呢?幸虧我了解王爺您的為人,這要是不知道的,還會以為您出去和哪家姑娘幽會了呢。”

    楚嵐又一項天賦異稟,便是他異常靈敏的嗅覺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身體隨著他的話倏地一僵,半晌聲音里含著隱隱的怒氣,沉沉說道:“滾!”

    聽出他惱了,楚嵐才知道怕似的,脖子向后瑟縮一下,連忙說:“是,王爺您早些休息吧!”

    說完,他便轉過身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顧長夜沉聲叫住他:“水牢下面的那兩個人偶,一直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問起這個,楚嵐的神色嚴肅起來。

    “皇上吩咐過不許任何人挪動,一直裝在木匣子里,也不許旁人打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淡漠的應道,便沒了聲響。

    以為他休息了,楚嵐悄聲的離開。

    聽見他走遠,顧長夜才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顧長錦知道他心中一直有兩個心結。

    一是阮靈的死,二是巫蠱案。

    第一件事,在顧長錦登基時,已助他了卻了心愿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,顧長錦一直為他保留著那兩個人偶。

    也只剩下這兩個人偶,是唯一和巫蠱案有關系的物件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眸色沉的和周圍的黑暗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他一直暗中追查著巫蠱案,只為還自己母親一個清白。

    明面上,他只有一個仇家,便是溫家。

    當年先皇染上古怪之癥時,便是溫云歌的父親,溫晟向先皇舉薦的蠱醫。

    這些本來顧長夜是不知曉的,后來他被送出皇宮,住進阮家時,溫云歌沒少到阮家借機羞辱他。

    也是在那時,她將此事說漏了嘴。

    顧長夜覺得巫蠱案是溫家的手筆,可在溫家的人都死光后,他才發現巫蠱案并沒有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溫家也只不過是一個傀儡而已,有隱藏更深的人躲在幕后,操控著一切。

    這個案子除了顧長夜,早就無人問津。

    但今日夏禾提起此事,顧長夜才發現,夏禾似乎也很關注巫蠱案,他開始懷疑或許夏禾和巫蠱案脫不了關系。

    可當年夏禾也只有十七歲,才剛剛在朝中嶄露頭角。

    若是和他有關,他為何要這樣做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越是思索,眸光越是低沉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才合上眼,壓住心底涌動的情緒。

    他重新平躺下,合上眼,眼前便是無數流淌的鮮血,和母妃凄厲的慘叫。

    有噩夢驚擾,他實在無法入睡,最后又睜開眼,目光落在空蕩蕩的房頂上。

    墻角里布滿了蛛網,任何響動,都有可能驚動房頂的灰塵。

    如此破敗的房間,讓他想到了他為花枝準備的那個小破屋。

    要比這里還凄慘一些。

    她嘴里時常念叨著報恩,可怎么就不記得他的那些不好呢?

    想著,他伸手從懷中拿出剛剛離開客棧時,從花枝盤子里拿走的小點心,看著一陣出神。

    或許她就是個傻子,永遠都只能記住旁人的好,記不住旁人的不好,然后便不停地念著報恩。

    賈家的那個老頭是這樣,他偽裝的那個暗衛也是這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皺起。

    若是有朝一日,她知道了當年花府十幾口人的慘死,是他一手造成,她會是什么反應?

    會想要報仇嗎?

    他還記得花枝曾說過,她恨那個一手造成她們家慘劇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若是知道了真相,她定是想要報仇的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顧長夜心底的煩躁越發加重,越發的無法入睡。

    最后他猛地收攏掌心,將那塊小點心狠狠地捏碎,然后扔到牢房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他永遠不會讓她知道真相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