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6章 有名無實的皇帝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6章 有名無實的皇帝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被押入天牢的第五日,賈賀開始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因為此前顧長夜派暗衛,進入過賈宅的密室,拿走了幾件瓷器,日日都清點的賈賀,自然是知道密室里進過人。

    密室已不是賈宅中的秘密之地,因此賈賀開始焦慮起來,生怕此時東窗事發,這才急著將密室里有問題的瓷器全部處理掉。

    因為夏禾在天牢里安插的人,顧長夜再沒有從密道離開過天牢,李叢也只好將此消息,交給守衛天牢的楚嵐。

    “王爺,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楚嵐刻意壓低聲音,可在這空蕩蕩的天牢中,還是顯得格外的響亮。

    即便已經在天牢中呆了五日,可顧長夜依然沒有半點憔悴狼狽的模樣,面容冷峻地坐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這種時候他害怕出差錯,自然是不會找陌生人出手,以防出現旁的岔子,他定會找過去經常光顧他生意的人。”

    聽到最后,楚嵐的眼睛微微一亮:“我明白了,王爺的意思是,只要我們抓到這位下家,他的手中一定會有一份記錄入手瓷器的賬簿,人證加物證,不僅能洗清王爺的罪名,還能將賈賀的罪名定死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作聲,算是默認了這種說法。

    “可是賈文的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賈文的死自然有人可以證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好了!”楚嵐歡喜地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卻沒表現出半點歡喜,一副清冷淡然的模樣,就好像所有事情,都在他的計劃之內。

    “夏禾可有什么動作?”

    楚嵐低聲說道:“這幾日急著給王爺定罪,可皇上一直壓著此事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他略微一頓,然后長嘆一聲:“哎,王爺,您既然早就想好對策,為何不早些證明清白呢,太后這幾日一直在朝堂上施壓,皇上可是吃了不少苦頭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陣沉默,眸光微微轉動。

    良久,他幽幽開口:“若是一開始我便證明清白,夏禾定是早有準備,和賈賀之間撇個干凈,縱使賈賀定罪,也不足以動搖他半分。”

    楚嵐這才明了的點頭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出去吧,以免旁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聲將楚嵐趕走,天牢內,重新歸于寂靜......

    而此時的金鑾殿上,顧長錦坐在高高的地龍椅上,面色陰沉的猶如一場即將爆發的狂風暴雨。

    空蕩蕩的大殿里,只有他和夏禾二人。

    “夏禾,你這是何意?!”

    夏禾站在大殿中央,眼角含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:“陛下,不是臣何意,而是眾人之意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怒火中燒地瞪著他,手中的奏折,已經被他緊攥的出現褶痕。

    這是剛剛夏禾呈上的奏折,上面有七十六個人的名字,皆是奏請顧長錦按皇家律例,給顧長夜定罪。

    七十六個人。

    朝中身負要命的大臣,不過百十來人,這張奏折上就已經占了大半。

    顧長錦額角的青筋的突起,本就因為身體不適而蒼白的臉,此刻又添了幾分青色。

    他這個皇帝當的著實失敗,想當年盛州水患,他提議讓眾大臣各自捐些銀兩,以此幫助盛州受災的百姓,可最后呈到他手上捐款名冊,也不過才四十幾人。

    剩下那些人嘴上都說的漂亮,除了表面上的阿諛奉承,私底下,半點沒將他這個皇帝的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而眼下,一個夏禾,竟能帶動如此多的大臣,奏請他處死顧長夜。

    顧長錦心底的怒火滔天,甚至到最后憤怒的反倒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這個有名無實的皇帝,實在可笑!

    這些年,太后暗里把控朝政,手下又有陰險狡詐的夏禾相助,在朝中的勢力越發強大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顧長夜心思縝密,殺伐果決的手段,在朝中和太后、夏禾二人抗衡,怕是他連皇上的這頂帽子都要保不住了吧?

    如今顧長夜倒了,原本想要巴結顧長夜的大臣,也跟形勢倒向夏禾這一邊,這奏請的奏折上自然是又添了一些名字。

    “事情還沒有查清,朕自有定奪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查清?陛下,結黨營私,牟取私利可是有證據的,陛下莫不要因為恭親王是陛下的皇弟,而......”

    “夏禾!!”

    顧長錦倏然大吼一聲打斷他的話,聲音繞著空曠的大殿旋轉,撞在殿內金色的盤龍柱上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夏禾默聲看著高高在上的顧長錦,半晌,緩緩低下頭:“是臣失言了,還請陛下降罪。”

    說是這么說,可夏禾的臉上沒有半分認錯的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錦握緊拳頭,眼底充滿了血絲,怒視著夏禾。

    可他卻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若不能證明顧長夜的清白,他只要出手就顧長夜,就會落得一個徇私的罵名,怕是流傳出去,會給他和顧長夜都留一身罵名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實在不忍心對自己的弟弟動手,也沒有關系,此事交由臣來辦,今日臣便會讓司刑司擬寫告示,給恭親王定罪,若是百姓知道陛下如此公私分明,半點不包庇皇室子弟,定會是一片贊聲。”

    夏禾拱手,唇角的笑意帶著滿滿的陰險。

    半點不給顧長錦駁回他提議的機會。

    顧長錦的手緊緊握拳,片刻后又無能為力的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,告退!”

    夏禾緩緩地退下。

    轉身時,上挑的眼梢是滿滿的得意。

    等到空擋的大殿只剩顧長錦一人時,他再忍不住心中的怒火,將面前桌上所有的奏折,全都猛地揮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恨自己的無能,被一個女人的走狗死死拿捏住。

    夏禾背地里做了不少臟事,可因為他沒有抓住任何夏禾的把柄,所以他才會一直忍耐著,等著有朝一日,可以將這個佞臣連根拔起。

    可他的忍耐,如今已變成了懦弱。

    顧長錦握緊拳頭狠狠捶向桌面,震得桌面顫抖的似是隨時會倒塌的模樣。

    半晌,他踉蹌地退回到龍椅上坐下,面容上露出疲態。

    現在,他只能選擇相信顧長夜了。

    顧長錦所認識的顧長夜,是從不會任人拿捏得,怎么可能如此輕易的就被人陷害了?

    顧長夜定是心中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只能選擇相信,顧長夜一定有法子解決這一切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