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7章 棄子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7章 棄子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住的客棧外面,是一條喧鬧的長街,越是到晌午時,長街上的人越多,人聲鼎沸,從樓上看下去人群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住在這家客棧的幾個人都覺得實在吵鬧,花枝在屋子里,聽到過幾次門外有人的抱怨聲,都說這聲音嘈雜的頭疼。

    可花枝卻很喜歡這熱鬧。

    王府里的人也很多,可卻總覺得有些冷清,大抵是因為顧長夜清冷不喜喧囂的性子,所以將王府也打理的和他一樣。

    太過清清冷冷,顯得過于寂寥。

    不像窗外這條長街,充滿了人間的煙火氣。

    花枝趴在窗框上,看著下面走動的人群,覺得這樣發呆甚是舒適。

    若是顧長夜能在身邊就好了。

    花枝輕嘆一口氣。

    她已經在這里等了五日,日日都盼著李叢能送來顧長夜安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可除了安好,也再沒有其他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花枝微微歪頭,視線落在長街左側的盡頭,一群官兵朝客棧這邊走來。

    在這種長街上很少能看到官家人出現,尤其是如此之多的官兵。

    花枝隱隱感覺似乎發生了什么事,下意識的將身子坐直,頭微微向外探去。

    那幫官兵最后在客棧下方的一塊告示板前停下,打頭的人手中拿著好幾張告示。

    這附近沒有衙門,這塊告示板,平日里只不過是尋常老百姓用來尋物用的,只是偶爾發生了極大的事情,才會被朝廷征用。

    官兵將告示貼好后,便迅速圍上一群人,看了告示后,人群里發生了不小的騷動。

    花枝在樓上想要看清那上面寫的什么,可是費力了許久,也未能得果。

    “阿奴?!你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樓下忽然傳來李叢的聲音,花枝低頭看去,李叢正在她窗戶的正下方,手中不知提著一包什么東西,有些驚訝地望著她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,你看那邊!”花枝的身體又向前傾了幾分,指著告示板的方向喊道。

    李叢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也發現告示板前異常的熱鬧,于是快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側身擠進人群里,好不容易才走到人群的第一排。

    花枝看見李叢在告示板前站了不過片刻,便急忙大步的走上前,一把將告示撕了下來,然后轉身急匆匆的往客棧走來。

    李叢往回走時的面色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李叢便推開花枝的房門,陰沉著臉走進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告示上說的什么?”見他神色不對,花枝的心底也隱隱不安起來。

    李叢在桌前坐下,默聲片刻,眉頭緊鎖著,半晌將手中緊攥著的告示,帶著些許惱火的拍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那個夏禾,定是在宮中威脅陛下了,事情還沒查清,怎可隨意給王爺定罪,還四處貼告示,這分明是想毀掉王爺的聲譽!”

    李叢憤憤地說著,花枝一邊聽著,一邊看著告示上面的字。

    今恭親王顧長夜,借以權位相挾,草菅人命,私販官窯,結黨營私,陛下雖心有痛惜,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陛下決意絕不姑息才,按蜀國律例后日將其處以斬首,以此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“后日?!”花枝心底咯噔一聲,慌張地看向李叢。

    李叢的手指不停地敲打這桌面,明顯也有些不安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夏禾搞的鬼,只有他急著處死王爺,他和王爺斗了這么久,好不容易把王爺送進天牢里,定是急著讓王爺消失!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焦躁的搖了搖頭,一把拉住李叢的胳膊:“比起這些,我更想知道可有法子證明王爺的清白?”

    看到花枝著急的模樣,李叢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幾分,略微猶豫片刻后,輕聲說道:“王爺這幾日讓我盯著賈賀,他應該急著找人將那些有問題的官窯出手,若是能抓到經常和賈賀交易的人,便能從那人手中找到收入那些瓷器的賬簿,到時人證物證都在,賈賀的謊言便能戳穿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抓到人了?”

    李叢懊惱的搖頭:“賈賀那家伙看著著急,可這幾日只是到處找人詢問買家,也沒見要將瓷器出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花枝咬住下唇,一顆心全都系在顧長夜身上,跟著他的事情懸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后日便要斬首,若是賈賀還不將瓷器出手呢?難不成就眼睜睜地看著顧長夜被拉上刑場。

    眼睜睜地看著顧長夜......

    花枝用力地搖頭,想將所有不好的念頭都拋掉。

    她發誓要變強,保護好顧長夜,便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他受傷。

    他曾救她那么多次,哪怕是搭上這條命,她也要顧長夜完好無損的回來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等了......”

    聽到花枝喃喃的聲音,李叢有些不解:“什么不能再等了?”

    花枝抬眼,目光堅定地看著他說道:“我們不能再等賈賀的交易人了,行刑的日子就在后日,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王爺沒說過其他法子,難道我現在去找王爺,商量其他的法子?”

    “我有個法子,李侍衛,你信我嗎?”

    李叢怔怔地看著花枝半晌。

    她的眸光堅定,沒有半點猶豫,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的模樣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李叢發現眼前的阿奴,變得和過去越發不一樣。

    她敢看著他的眼睛說話,收起了以往的懦弱,變得更加堅強。

    這樣的她,似乎變得更加耀眼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?”

    李叢被花枝的聲音叫的回過神,有停頓了片刻后,沉聲說道:“你說說。”

    花枝用力地點頭。

    “即便沒有真的賬簿,我也有法子證明皇宮里的賬簿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這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花枝立刻俯身,趴在李叢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    “這!這若是被人揭穿可是欺君之罪!!”聽花枝說完,李叢立刻驚叫一聲。

    看他差點跳起來的樣子,花枝急忙按住李叢的肩膀,讓他不要慌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,我真的不想王爺受半點傷,眼下這是最好的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見李叢還在猶豫,花枝看著他認真的說道:“相信我,我自有萬全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李叢正在心底暗暗盤算著,要不要將此事稟給王爺,他實在不敢做決斷。

    可看著花枝的樣子,他忽然有一種,可以相信她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躊躇半晌,最后使勁的咬咬牙說道:“我可以信你,大不了隨便找個人,若真是惹得皇上生氣了,就全當棄子了。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話,花枝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,她幽幽說道:“這顆棄子由我來當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