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8章 反擊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8章 反擊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不行!”李叢立刻回絕。

    雖然被拒絕,可花枝依然沒有半分動搖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必須由我去。”花枝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既是我想出來的法子,我肯定比旁人更加適合,而且......”

    她停頓一下,然后低下頭接著說道:“......若真是有什么差錯,我怎么能讓旁人因我的過錯白白丟了性命,所以這件事還是由我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王爺肯定也不會同意的!不然就另尋他法!”李叢依然不肯點頭。

    花枝微蹙起眉頭,半晌輕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,是我想去做的,我欠王爺的太多,這件事我真的很想親自去,不僅僅是為了王爺,也是為了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李叢有些猶豫地看向她,卻恰好對上花枝懇求餓的視線。

    “我能證明王爺的清白,也可以保護好自己,不出半點差錯,你忘了,我可是一個人進入柔麗,還能活著出來。”花枝看著淺淺一笑,想讓李叢相信她。

    涉及她的生死,李叢還是不忍點頭。

    可花枝看著他的眼神分明在說,此事她想去做,也只能她去做。

    李叢不忍得垂下眼眸:“可是,我沒有辦法向王爺交代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低頭一陣苦笑。

    怎么會無法交代?若真是發生什么事,顧長夜應該也不會在意她的死活吧。

    花枝低聲說道:“到時,我會親自和王爺說的。”

    李叢看著她,心底一片沉重。

    阿奴對王爺的感情,他怎會看不出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從來不會騙人,只要王爺在的時候,每當她抬起視線,目光總是落在王爺身上的。

    或許這樣的事情,她早就想做一次。

    像一只奮不顧身撲火的飛蛾,明知危險,可只要是為了心中的那個人,她便會毅然決然的撲進烈火中。

    許久,李叢緩緩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過,若真發生什么事,我還是會想法子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笑著用力點頭。

    李叢無奈的嘆口氣:“想來王爺回來后定會罵我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從座椅上站起身,“我先按你說的去準備......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還有一件事,也要麻煩李侍衛準備一下。”花枝叫住他,面色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不過這第二件,可能會有些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僅想證明王爺的清白,還要將賈賀的罪名坐實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個假身份,去賈宅買瓷器。”

    “買瓷器?”李叢又開始犯起糊涂來,撓了撓頭:“你若想要幾件官窯作證據,我大可讓暗衛進去拿幾件。”

    花枝搖頭:“我除了那些瓷器,我還想要賈賀手中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李叢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見他不回答,花枝還以為將他為難住了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我知道此事不好辦,需要大把的黃金......”

    “銀兩不是問題。”李叢插嘴進來沉聲說道:“王爺最不缺的便是錢,唯一讓我覺得難的是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緊張的聽著他往下說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都是幫王爺置辦假身份,還從沒幫女子做過這事,這一時還沒想好給你弄個什么身份。”李叢摸著頭語氣輕松地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這才松出口氣。

    李叢向她微挑眉頭:“你在這里等著吧,我去置辦東西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李叢轉身離開后,走回到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那張告示還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指尖輕觸告示上顧長夜的名字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天牢內,司刑司的人剛剛離開。

    顧長夜眉眼微沉地站在牢門前。

    看來夏禾是等不及了,定是用了什么法子給皇上施壓,這才會如此之快的給他定罪。

    司刑司的人剛走不就,楚嵐便急忙的小跑回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!這,這可怎么辦才好?!頭兒好像還沒抓到人,這罪名就這么定下來了,而且后日就執行,您再等下去,豈不是要將腦袋等掉了?”

    楚嵐的最后一個字從口中脫出時,顧長夜的視線立刻陰冷地落在他的身上,將他嚇得急忙將嘴巴閉緊。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收回視線,思忖片刻后沉聲說道:“也是時候了,你給秦將軍遞個消息,后日,將東西給皇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嵐用力地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轉身走到牢房里那個窄小的窗口下,抬頭目光幽深的看向外面的天空。

    外面萬里無云,天氣晴朗。

    正是反擊的好時候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天才蒙蒙亮時,一輛奢華的馬車在賈家宅子前緩緩停下。

    因著時間尚早,街上也沒見幾個人影,一片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看見門口停的馬車,守在門口的家仆急忙轉身跑進大宅里,沒過一會兒,一個白胡子老頭匆匆大門走出,最后停在馬車的窗戶旁。

    “您就是西域來的商人?”白胡子老頭拖著有些諂媚的語調說道。

    馬車里的人淡淡地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一聽聲音,白胡子老頭皺起眉頭來。

    女的?

    剛剛賈賀特意囑咐過他,要注意這個莫名其妙忽然出現的商人,畢竟不是以前的老買家,賈賀不放心。

    此時萬萬不能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心里雖有懷疑,但白胡子老頭面上依然保持笑容:“您能否將馬車停到宅子后門,這里人多,眼雜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馬車里的女子淡淡地說道,聲音清淺微甜,甚是好聽,但顯得柔柔弱弱,半分不像一個在外行商之人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頭心底暗暗琢磨著,暗想再觀察觀察。

    馬車繞了賈宅半圈,最后停在賈宅的后門。

    這里是條細窄的巷子,平日里就沒有來往的人,的確可以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“東西呢?”馬車里的女子淡淡地問道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頭低頭輕笑,看似客氣的說道:“我們家老爺邀請您進府里坐坐,說幾句話,再看東西不遲。”

    馬車里的人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見此人有遲疑,白胡子老頭心底的疑慮越加重起來。

    此人實在奇怪,不如打發走吧。

    正這么想著時,馬車里的忽然傳出聲音。

    “我記得蜀國私販官窯是重罪,我雖對蜀國的瓷器感興趣,但還不想麻煩上身,只有驗過貨后,我才能與你們家老爺見面,若你們沒有誠意,我走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馬車里的人敲了敲車壁,示意前面的車夫離開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頭一陣怔楞。

    他沒趕人,人就要自己走了?!

    “等,等一下!”他急忙叫住車夫的動作,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搓著手說道:“這,實在不合規矩......”

    馬車里的人略有些輕蔑地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們家老爺在怕什么,這些貨我帶到西域,不正應了你們老爺家的心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