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29章 伽羅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29章 伽羅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馬車里的女子,說話的聲音依舊輕輕淺淺,可語氣卻不似剛剛那般柔弱,多了幾分強勢。

    “現在不是我求你們,而是你們,在求我。”

    她聲音微涼的說完,馬車里便再沒了聲響。

    這是在給馬車外的人考慮的時間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頭開始猶豫起來。

    雖說昨日已經給顧長夜定罪,但因為最近的事情,都城內流通的瓷器查的十分嚴,這就顯得那批有問題的官窯,放在手中著實燙手。

    這人雖身份神秘,但她說話的語氣之足,看來應該是個厲害人物,而且要求先驗貨,比他們還要謹慎。

    只是驗貨而已,應該不會出現什么岔子......

    白胡子老頭思忖半天,最后對著馬車的窗戶一拱手:“您等著,我這就回去和我們家老爺通稟一聲。”

    馬車里的人沒有回應,他便急匆匆的轉身,從后門進入賈宅。

    馬車旁沒了外人,坐在車內的花枝這才長舒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沒事吧?”

    外面的車夫輕聲問她,她立刻開口回答:“沒事。”

    車夫是李叢安排的人,一看就比她鎮定許多。

    她還是第一次做這種事,剛剛通過賈家的下人說話時,她的手心一直緊張的不停冒汗。

    不過還好,并沒有露餡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白胡子老頭才抱著一個碩大的木盒,走回到馬車旁,很是謹慎的四下瞧了瞧,才將木盒舉過頭頂,遞到車窗前。

    “這是富春塔蓋瓶,出窯時蓋子被刮傷了,您看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枝淡淡地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老頭看著一雙瓷白纖細的手,露出的一小截皓腕上帶著銀質的小葉子手串,發出一串脆生悅耳的叮當響聲,從車窗的簾子后面探出。

    這手生的極好看,一眼看去白凈嬌小,指尖圓潤如脂玉,能看出簾子后面的女子年齡應是不大,只是這掌心之間,有幾處生出薄繭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個富商的手會生出繭子嗎?

    “您的手......”白胡子老頭一時遲疑。

    花枝在馬車中一怔,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她急忙裝作不悅的語氣:“我長年在外走商隊,不似你們蜀國那些養在深閨中的富家小姐金貴,生的粗糙些,不可以嗎?”

    聽出她的語氣不悅,白胡子老頭連忙賠笑說道:“老奴不是這個意思,您誤會了!”

    然后,他急忙將木盒交過去。

    手在收回時,簾子被碩大的木盒帶起,從縫隙間白胡子老頭看到,馬車內的女子一襲藕色異域鮫紗裙,裙上滿是金絲纏繞,奢華卻不落俗,清秀還多幾分出塵。

    她頭頂帶著和衣裙一個樣是的頭紗,一直垂落至腰間,長紗掩面,完全看不出面容。

    雖看不清模樣,但那樣的身姿,難免讓人想象,這面紗后面應是一位艷麗的女子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頭悄悄放下心來,心想這位雖神秘,但身著和談吐確實像個富貴人物,應不會有假。

    他的馬車旁的等了半天,才又聽到車內傳出聲音:“不知這件瓷器,你們家老爺打算賣上多少價錢?”

    白胡子老頭特意壓低聲音回答:“雖說這些瓷器都是次等官窯,有些許瑕疵,但都是好東西,那些小地方都可以忽略不計的,這價錢不貴,但也不會太低。”

    他略維停頓后,借著說道:“這件五十兩,黃金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兩?”花枝有些疑惑地反問,片刻后輕笑出聲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件白玉般的塔蓋瓶子從車窗中飛出來,轉眼掉落在地面上摔了個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啊!這!你做什么?!”白胡子老頭驚叫一聲。

    她淡漠的開口:“這破瓷器也值五十兩?不過是摻劣等瓷土的假官窯,懂貨的人二兩黃金就能帶走,既然你們家老爺這么沒有誠意便算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從車窗里丟出兩錠金子,花枝敲了敲車窗便要離開。

    見她是真的要走的意思,白胡子老頭立刻急了。

    這金子都送到家門口了,還能就這樣跑了?

    “您等一下!”老頭開口大聲叫道。

    馬車不過向前行駛了兩步之遠,老頭急忙上前兩步。

    “您既是懂行之人,我們便也不做隱瞞,府里有真貨,但就要請您進里面坐坐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在馬車內猶豫了一陣。

    眼下這老頭應該不會會再試探她了,時候進去見賈賀了。

    “好,但我誠心買東西,你們若是再有欺瞞,說什么這筆生意,我都不會和你們做了。”

    聽她如此說,老頭不停的點頭應是。

    花枝輕整裙擺走下馬車,跟著老頭走進賈宅后,左拐右拐一番,最后被他帶進正堂。

    賈賀早就已經在正堂等著。

    不過幾日未見,賈賀的臉上又多了些許褶皺,顯得更加蒼老,連頭上的白發也平添了許多。

    人心皆是肉,他痛失愛子,大抵也是不好過的。

    可花枝卻不同情他。

    萬事皆有因,有因便有果。因果相循,行惡事,得惡果。

    見老頭和花枝走進來,賈賀立刻站起身,臉上擠出客氣的笑容。

    老頭快步走上前,在賈賀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    聽老頭說完,賈賀朝花枝一拱手:“家中仆人不懂規矩,若有得罪的地方,還請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無妨。”

    賈賀朝身旁的上座一伸手:“請。”

    花枝快步走到位置上坐下,不等賈賀開口,她沉聲說道:“賈老爺,我向來做生意喜歡速戰速決,你我也不要再互相試探浪費時間,直接把貨拿出來給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賈賀笑著說道:“我也不喜歡彎彎繞繞的事,但還是想問一句,姑娘如何稱呼?”

    來之前,李叢早就給花枝準備好假身份,她自然知道如何應對。

    “伽羅。”

    “伽羅姑娘,稍等。”

    說完,賈賀稍稍抬手,老頭弓身退下。

    這次老頭倒是快了許多,沒過一會兒,便指揮著幾個人抬上來兩個大箱子。

    木箱打開后,都是花枝在密室里見過的瓷器,瓶底上皆沒有皇室刻印。

    花枝起身輕撫過瓷器,然后輕笑起來:“看來賈老爺都將好東西藏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賈賀也跟著笑起來:“伽羅姑娘說笑了,你應該知道,這些東西若是被朝廷抓到,是要被砍頭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蜀國,只要我把這些帶回西域,它們全是寶藏。”

    賈賀聽她這么一說,小聲更大了些:“好!好!姑娘是個會做生意的人,難怪身家如此雄厚。”

    “客套話免了,開個價吧!只要合理,你這里全部瓷器我都要了!”

    “全部?!”賈賀和老頭皆是一驚。

    全部買下?這個小姑娘既然如此有錢?!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