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30章 圈套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30章 圈套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全部買下的話一說出口后,花枝的心底也開始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她買瓷器的錢,全是從顧長夜那里來的,雖說顧長夜有錢,可也不知能不能將賈宅中所有的瓷器都買走。

    若是,她一不小心將顧長夜的錢財散盡了......

    花枝藏在頭紗后面的小臉倏地一白。

    顧長夜回來定會大發雷霆,或許還會氣得掐死她。

    “伽羅姑娘當真要把所有瓷器都買走?”賈賀有些懷疑的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,心中暗想,此時萬萬不能在賈賀面前露怯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花枝將話說完,賈賀突然插嘴,打斷她的話:“既然伽羅姑娘如此爽快,賈某也不抬高價,你買下這些上好的瓷器,那些殘次的官窯我便全部贈予你,分文不收!”

    花枝微怔。

    看來這個賈賀是真的著急了,如此迫切的想要賣掉這些瓷器,想來是準備講這些瓷器賣掉后,連都城這套大宅子也要賣掉,不留半點后患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輕笑一聲:“好,那些假官窯也是有價值的,但是每一件瓷器我都要親自過目一次,還需要賈老爺親自將沒意見的賬目做好,簽字畫押。”

    她說到這里,賈賀的臉色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不等賈賀拒絕,花枝輕笑著說道:“我知道賈老爺在擔心什么,不過放心,我要賈老爺親簽的賬目,只是因為這些瓷器到了西域要有個正規名頭,若是我拿著來路不明的瓷器回去,也是要被查的,賈老爺不過是幫我做個假而已,我不會將這個賬目交給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”賈賀低頭猶豫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將過去瓷器流通的賬目都銷毀了,眼下再做出一本新的,交給眼前這個身份神秘的小姑娘,實在是不穩妥。

    賈賀微瞇起眼,探究地打量著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自然是能感覺到他的視線。

    知道最難過的就是這一關,花枝又開口,繼續給賈賀施壓。

    “賈老爺可知道,為何這幾日沒有人要買你這瓷器嗎?”

    賈賀微微皺眉: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敢買官窯的人,肯定家中都有些門路,恭親王在宮中因為私販官窯一事,被打入天牢,這幾日朝廷對這件事正抓得緊,誰敢在此時往火堆里跳?”花枝柔聲解釋。

    賈賀這才被她一語點醒。

    他暗自懊惱,明明是他推動的顧長夜一事,可怎么偏偏沒想到這一層。

    當真是糊涂了!

    看來如果現在不將這些瓷器出手,只怕之后很長的一段時間,這些東西都要壓在手里了。

    他還想等瓷器賣掉,顧長夜一事結束后,便將賈宅賣掉,回到龍城躲過這陣風頭,若是不賣掉瓷器,可該如何是好?!

    心中一急,賈賀立刻便給出答案:“好!賬目我給你做!但是我要派人,看著你們帶著瓷器出城。”

    花枝笑著應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一切談妥后,賈賀便帶著花枝,走到賈文房間里的那間密室。

    再次來到這里,那幾日發生的一切都歷歷在目。

    老爺爺死時的畫面清晰地浮現在眼前,惹得花枝心底一陣刺痛。

    不知道老爺爺的尸體,最后如何處理了。

    花枝心情沉重,半晌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。

    密室的墻壁緩緩打開,地上的大箱子還保持著花枝之前見過的樣子。

    倒是角落里裝著阮靈之物的小箱子,似乎被人移動過。

    花枝每個箱子里的瓷器都仔細地察看一遍,然后轉身笑道:“沒問題,賈老爺開價吧。”

    “黃金,兩千兩。”

    花枝在心底暗暗盤算了一番這個價格。

    這些純高嶺土制得的瓷器的確價值不菲,外加那些假官窯,倒也值算這些錢。

    只是,兩千兩黃金,怕是尋常人家用上幾輩子,都賺不出來這些錢。

    讓她用顧長夜的錢,如此痛快的買東西,她心底還是有些發怵的。

    可轉念一想,于她來說,顧長夜的命可比兩千兩要貴上許多。

    縱使天下所有的奇珍異寶相加在一起,都抵不過她心底的顧長夜貴重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夜我會讓人來貴府收貨,賈老爺便準備好賬目,明日一早我們便會帶著這些瓷器出城。”

    花枝咬咬牙便痛快的回答了賈賀。

    哪怕等顧長夜回來回罵她罰她,她也認了,只要他能回來就好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思忖片刻,然后轉身走到角落里的小箱子前,抬手將箱子的蓋子打開。

    里面還是那些玩具。

    花枝隨便撿起一個,用手捏了捏,笑著問道:“這是你們蜀國孩子的玩具?”

    看著花枝手中拿的物件,賈賀微微一怔,然后笑著回答道:“是的,怎么?伽羅姑娘對這些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家中有小孩子,這次來蜀國前,便想著帶些好玩的東西回去。”花枝想著說辭,輕聲講道。

    賈賀微微偏頭想了一陣。

    這一箱子本是當初沈家受害時,他在沈家搜刮寶貝,不小心拿錯的東西,本就是一堆垃圾,這次還是夏禾說要看看,所以才特意帶來的。

    前幾日夏禾已經看過,也沒說什么,便離開了,賈賀還想著,這堆垃圾過幾日就扔掉呢。

    既然這位這么喜歡,那就順手送給她,還當是賣她個人情。

    想好后,賈賀說道:“伽羅姑娘若是不嫌棄這些舊物,賈某便全都送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花枝想要的正是這結果。

    顧長夜那么珍稀阮靈的每一件事物,自然不會想讓這些東西繼續留在賈賀手中,既然如此,她便替他將這些東西帶回去。

    事情定下后,賈賀笑的都合不攏嘴,一直將花枝送到后門外面停著的馬車上。

    “賈老爺不必送了,那么多瓷器,賈老爺準備賬目,怕是要花些時間吧?我們明早還要趕路,賈老爺還是快些回去,莫要耽擱我們明日的行程。”花枝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伽羅姑娘慢走!”

    馬車這才向前駛去。

    離開賈宅有些距離時,花枝的身體驀地一松,抬手將頭紗摘下,長吁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馬車行過兩條街,便拐進一條小道上,一個身影迅速的閃上車后,馬車繼續向前行駛。

    李叢一上車,看著異域裝扮的花枝怔了一陣后,急忙搖頭,讓自己清醒了幾分,輕聲問道: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花枝彎唇淺笑。

    “兔子已入圈套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