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31章 瘋女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31章 瘋女人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看著花枝自信的模樣,李叢也跟著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個東西也已準備好。”李叢從懷中拿出一個小木盒,遞給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接過后,打開后垂首嗅了嗅。

    李叢問道:“這東西真有那么神奇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你便知道了。”花枝說完,頓了一下,抬起頭有些擔憂地看向李叢:“明日我能見到皇上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之前王爺給我留下枚玉牌,皇上看見這枚玉牌,自然是會允許我們面圣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這才放心。

    若是一切都能按她所想進行,明天就可以見到顧長夜了。

    花枝雙手緊握在一起,心底暗暗歡喜著。然后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眉心微皺,臉上又露出苦色。

    看她模樣有些異常,李叢有些奇怪地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李侍衛,那些瓷器花了兩千兩黃金。”

    聽著花枝有些失落的聲音,李叢依然不解: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枝抬起頭,有些低落的開口:“我竟害的王爺一下子沒了這么多黃金,王爺回來......會不會罵死我?”

    李叢一時怔愣住,半晌,‘撲哧’的笑出聲。

    “阿奴,你不怕明日面圣的事,倒是怕王爺因為銀子罵你?”

    花枝搖頭,想了想,最后又誠實地點了點頭,人更加沮喪起來。

    “放心,兩千兩黃金的確不是小數目,但還不至于讓王爺散盡家財,而且,王爺自有辦法讓這些黃金回來的。”見她的模樣,李叢輕聲安慰道。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花枝的眼底微微一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淺淺一笑,心底放下不少。

    馬車穿過熱鬧的長街,路過衙門,門口還貼著明日處死顧長夜的告示。

    花枝掀起簾子看了一眼,眸光沉了沉。

    這樣的告示,在外張貼了兩日,想來都城的百姓都在罵顧長夜吧。

    夏禾這樣做實在是陰毒,不僅要了顧長夜的命,還讓他落得一身罵名。

    花枝扶著窗框的手暗暗收緊,心底越發惱火這個夏禾的做法。

    車又向前行駛了一段,花枝正準備放下簾子時,忽然看到街角三個青年,正圍著一個乞丐拳打腳踢。

    花枝忍不住多看了幾眼,發現那個身著襤褸的乞丐,似乎是個中年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停一下!”花枝忽然沖前面的車夫叫道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叢不知道發生何事,問花枝時,她已經急匆匆的帶上頭紗走下馬車,于是他便也急匆匆地起身下車,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花枝小跑上前: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三個青年聽到聲音停下手,轉身看著一襲異域服飾的花枝跑來,一陣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見她身上穿的極好,一瞧便是富貴人家,三個人也不敢說話過于不善,但依然有些不屑地說道:“不要多管閑事!”

    花枝卻好似沒聽到他們的話般,身體擋在那名乞丐身前:“好端端的,為何要打她?”

    “一個臭要飯的,我們想打就打!滾!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人剛說完,身后猛地被人踹了一腳,整個人摔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和我們家小姐說話呢?道歉!”李叢收回腳,兇狠地看著那三個青年。

    三個人一見李叢,便知道打不過,急忙齊聲看著花枝說道:“對不起!對不起!”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李叢高喝一聲,三人便連滾帶爬地跑了開。

    花枝看向李叢微微低頭,客氣地說道:“謝謝你,李侍衛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,快看看她有沒有受傷吧。”李叢隨意的擺擺手。

    花枝轉身蹲下,看著乞丐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破了幾個洞,露出的胳膊上全是青紫的傷痕,想來身上的傷更多。

    看著她,花枝竟想起自己在鬼市被人販賣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”花枝的手輕輕地搭在她的肩上問道。

    那女人卻像是沒聽見般,失神的搖著頭,還不停地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“放過小姐,放過小姐,求你了,放過小姐吧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聽不懂她再說什么,摘下遮臉的面紗,又湊近幾分,柔聲說道:“沒事,別害怕,我不會傷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頭搖晃著看向花枝,臉上布滿污痕,眼底一片空洞。

    可視線一觸及花枝,女人的眼睛頓時大亮。

    “小小姐!您快跑!離開這里,他們一定在找你!快!快跑!!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像是發了病般,死死地抓著花枝的胳膊,長長的指甲都隔著衣服陷進肉里,疼的花枝倒吸冷氣,用力也掙脫不出。

    她歇斯底里地喊著跑,惹得街上不少行人的視線。

    身后的李叢急忙上前,用力的扒開女人的手,將花枝解救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個瘋子吧!”李叢有些惱火地看著女人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皺眉看著女人,沒有半點生氣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!還是不要理這瘋子!”

    李叢在一旁說著,花枝卻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李侍衛,你稍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說完,花枝便小跑開。

    李叢看著她跑到一個賣饅頭的小攤前,回來時,手中便捧著連個熱騰騰的饅頭。

    她重新蹲下身,將饅頭塞進女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!”

    熱騰騰的白面饅頭,蠻夷著香氣,十分誘人。

    女人低頭有些犯傻的盯了饅頭半天,然后倏地張嘴,大口大口的咬起來,也不仔細咀嚼,狼吞虎咽的將饅頭咽下肚。

    見她吃了,花枝便放心地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和李叢重新回到馬車上,臨走前,花枝又趴在窗戶上向女人的方向看了看,見她還在吃,花枝淺淺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想幫她,不如給她些銀子,她之后還能自己去買。”李叢忍不住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看向他,解釋道:“你看她的模樣,神志不太清醒,給她銀子,她也不一定會買吃的,若是碰到剛剛那樣的壞人,搞不好我們前腳剛走,后腳她的銀子就被人搶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叢頓時明了:“你的心思還真是細。”

    花枝苦笑:“也不是我心細,過去經歷過,所以知道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的眸光微微有些暗淡,似是回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經歷過?”

    李叢喃喃地重復花枝的話,皺眉看著她的臉。

    他知道阿奴是王爺從鬼市買回來的,但除此之外,對她一無所知。

    到底她都經歷過什么?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