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32章 香虞花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32章 香虞花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天將明時,十幾輛馬車拿著通行的文書,浩浩蕩蕩的走出都城城門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輛馬車也看不到蹤影時,一直跟在后面的老頭才松出一口氣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而此時,花枝正站在高高的紅墻之下,等著李叢將那份重要的證據交給她。

    今日是個陰雨天,天空一片灰蒙蒙,沒有半點日光。

    花枝在這里等了許久,才看見李叢從遠處跑來,將賈賀親手簽下的賬簿交給花枝。

    他有些氣喘地說道:“賈賀的那個家仆盯得還真是緊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法子,將那個車隊掉了包。”

    看著手中的賬簿,花枝的心跳有些加快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真的可以嗎?”李叢有些猶豫地問她。

    花枝的手緊緊攥住賬簿,目光堅定地抬起頭:“嗯,我們進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叢點頭,看著花枝將頭紗帶好后,二人走進重華門。

    拿著顧長夜的玉牌,二人入宮一路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走到金鑾殿時,眾位大臣早已在金鑾殿內,正看著大殿中央的賈賀,奇怪的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賈賀自己也沒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今日一早,他前腳剛派人出門送西域的商隊離開,后腳便有宮里的人過來傳旨,說皇上召他入宮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罪名不是已經定下了嗎?為何還要召他入宮?

    賈賀百思不得其解,只好帶著一頭霧水穿戴整齊后,急忙入宮。

    大殿內,有人在低頭竊竊私語。顧長錦坐在高處,也沒有呵止眾人聲音的意思,而是視線幽幽地看向夏禾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夏禾站得筆直,唇角噙著一抹淺笑,面容上沒有半點在大殿內見到賈賀的驚訝或慌亂。

    最先按捺不住的,是站在夏禾身后的秦將軍。

    他急著完成顧長夜交代的事情,可不知為何今日大殿之上的氣氛實在詭異,他幾次開口,都被周圍低頭小聲議論的人打斷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......”

    他躊躇半晌,終于找到合適的時機開口,卻沒想剛吐出三個字,身后金鑾殿的大門緩緩打開,殿內所有人的視線齊齊向后看去,根本沒有人注意他剛剛要說什么。

    花枝緩緩地走到大殿中央的賈賀身旁跪下。

    她還是昨日的那一身裝扮,賈賀一眼便認出她。

    “伽羅姑娘?你,你怎么在這里?你不是已經......”賈賀看著她一臉震驚地問著,臉上的血色已經褪的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花枝沒理會他的疑問,面朝著高高在上的顧長錦俯首叩頭:“民女叩見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起身,你說你有證明恭親王是無罪的證據?”顧長錦面色嚴肅地看著她,周身是無法掩蓋的帝王氣。

    花枝微微低頭,輕聲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說著,花枝從懷中拿出賬簿交給一旁的內監,由他呈給皇上。

    顧長錦接過賬簿翻看起來,而下面跪著賈賀身體開始不停的打顫,瞳孔因為恐懼微微放大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他刻意壓低聲音顫聲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依然沒有作答,只是淡淡的瞥向他。

    隔著面紗,賈賀看不清她的臉,卻能感覺到她的視線。

    “賈賀!”顧長錦倏地出聲,將眾人皆嚇了一跳,“這個賬簿你要如何解釋?!簽署的日期就是昨日!別和我說,這賬簿也和長夜有關?他昨日可是還在天牢里!”

    他的眸光凌厲,聲音壓得極低,一聽便是憤怒極了。

    還沒有人見過這樣的顧長錦,頓時大殿內,再沒有一人敢低語半個字,都低下頭,心里暗暗掂量著眼下的形勢。

    怕是恭親王要翻案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這,這不是皇上想的那樣......”

    賈賀語無倫次地解釋著,最后心一橫,轉頭指著花枝說道:“是她!她同恭親王顧長夜是一伙的,偽造賬簿,想要加害于我!還請皇上明察!”

    顧長錦冷哼一聲,看向花枝:“你要如何證明,這本賬簿上的內容屬實?”

    花枝沒有半分慌張的模樣,淡定自若的回答:“賬簿上記錄的瓷器,此刻就在大殿之外,全部都可以和賬簿的記錄對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一旁的賈賀青筋盡數跳起,雙目猩紅的怒視著花枝,恨不得立刻轉身掐住花枝的脖子,讓她住口。

    可他的身子剛剛動了一下,視線便落在夏禾的身上。

    夏禾一雙眼笑的彎起,從縫隙間露出絲絲寒光。

    賈賀只覺得身上一陣惡寒,頓時心頭的怒氣都被嚇得沒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皇上,賈賀之前所呈上的賬簿是假的,民女也有辦法證明。”

    花枝聲音輕輕淺淺的流出,和朝堂上的氣氛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顧長夜輕輕點頭:“說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嘴巴微微張了張,卻又緩緩合上,沉默良久,忽然又俯首,沉聲說道:“在民女說之前,皇上可否許民女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若民女可以證明恭親王的清白,皇上可否實現民女一個愿望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微蹙眉心,似是思索,良久沉聲回答:“好。”

    花枝緩緩松出一口氣,然后直起身子,從懷中拿出一本折子。

    “這是恭親王在被打入天牢之前,伽藍寺修繕的批閱。有一事,是極少有人知道的,王爺在批閱公務時,除了皇室王位的璽印,還會用到特制的印沁泥。”

    她雙手將折子打開,“此泥除去常用的水、油、朱砂外,還添加了一種名叫香虞花的花瓣,此花平時并沒有香味,一旦燃燒,便會散發一股奇異的香氣。”

    “哦?這么神奇?”顧長錦一邊唇角微微上揚,有些不可置信,但又饒有興趣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輕輕點頭,繼續說道:“王爺的印沁泥便是由此花制成,只要燃燒帶有璽印的紙張,便能聞到香虞花的花香。”

    說著,花枝從懷中拿出打火石,沒有絲毫猶豫,就將手中的折子燃燒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此等重要的折子,豈能讓你說燒就燒!”一旁有一位上了些年紀的老臣忍不住喊道。

    花枝沒有作聲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知道不能燒的。

    可只有這樣做,才能證明賈賀呈上的奏折是假的。

    火苗很快將折子吞噬殆盡,一縷青煙徐徐升之,不過片刻,大殿之內便飄蕩著一股濃郁的花香,濃郁的有些惱人,任人怎么在面前揮袖,都揮不去這股味道。

    花枝的唇角緩緩彎起。

    “皇上,將賈賀呈上的賬簿撕下帶有璽印的一頁,若是燃燒沒有花香......”

    她轉頭看向賈賀,帶著十足的氣勢說道:“便是他在造假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